林霄秦碗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1章:我是谁?

小说:林霄秦碗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最强战婿 更新时间:2021-10-12 17:46: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章:我是谁?

  江城。

  秦家宅院。

  一名青年坐在轮椅上,双目紧闭发出轻微的鼾声。

  脑袋歪到一侧,口水顺着嘴角流下,像是一个傻子。

  忽然,青年猛然睁开眼睛。

  像是噩梦初醒,双手紧紧抓住轮椅扶手,后背更是被冷汗打湿。

  “呼!”

  青年大口喘气,眼神中一片茫然。

  而脑海中,则是缓缓浮现出梦中那最后一幕。

  “林霄,你就是我计划中最大的阻碍!”

  “我要让你像蝼蚁一样活着,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所以我不杀你,我要让你受尽折磨的活着,像一条狗一样苟延残喘的活着!!”

  梦中那人,对着林霄咬牙切齿,仿佛要生吃林霄的血肉一般。

  “我是谁?”

  “我是......林霄!”

  青年眼中的茫然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冽。

  林霄,本为一介孤儿。

  巧合之下被第四西北军,李重光老将军收养。

  其后一直生活在西北边境,自幼在军武中生活,10岁进入兵队历练,15岁正式入伍。

  驰骋沙场,立下无数功勋。

  20岁便直封9星统帅,统领西北百万雄兵。

  并于当年,义父李重光深陷敌军战亡。

  林霄一怒之下率百万大军压境,力斩敌军十位统帅。

  一战封神,收复山河八千里。

  大战之后,力竭而倒。

  其后被手下贼人算计,趁他昏迷之际暗下毒手。

  导致林霄脑部受创,陷入半痴半傻的状态,就连双腿也是直接瘫痪。

  林霄双拳紧握,指关节咔咔作响,指甲更是深深陷入肉里。

  那一双深邃的眸子,眼白之上密布红血丝,宛若陷入癫狂的野兽一般。

  “如今我已经清醒,有些账,也是时候算算了。”

  片刻之后,林霄缓缓压下心中怒火,想要试着用双腿走路。

  但,双腿宛若不是他的一样,根本提不起力气,就像是真正的瘫痪了一般。

  林霄两手伸出,一手抚摸腿部脉搏,一手顺着腿部筋脉缓缓划动。

  “还好,只是长期卧床坐轮椅,导致血气淤堵,肢体有些退化。”

  林霄低声自语,以他所具备的医术,再辅助锻炼,很快就能恢复。

  打量着房间中略微简陋的环境,林霄脑海中那些零散的记忆碎片,也是逐渐拼凑起来。

  他陷入痴呆状态两年,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记事能力。

  “这里是,秦家?”

  林霄喃喃自语。

  江城秦家,本为将门之后。

  秦家老爷子秦厉雄,兵中一代天骄,为国立下赫赫战功。

  当年秦厉雄看中林霄的潜力,多次央求林霄的义父,让他与孙女秦婉秋定下婚约。

  秦家族人虽不知林霄在兵中地位几何,但也知道以秦厉雄的眼光,他看上的人定然不差。

  所以,自然是满心欢喜。

  可没想到,林霄退役之后,不但成为了一个半痴半傻的废物,甚至连双腿都逐渐失去知觉,完全丧失了自理能力。

  本想借着林霄,使得秦氏在江城的地位,再上一层楼。

  而如今,算盘落空,巨大的期望变成绝望,怨恨和不甘可想而知。

  而后秦厉雄战死沙场,秦氏后人青黄不接,已经沦落到了三流家族的行列。

  秦家人更是将这一切,都归罪在了林霄的身上。

  于是,更加不会给林霄什么好脸色。

  两年来,秦氏族人从未正眼相待过林霄,各种羞辱。

  秦婉秋不在的时候,林霄的地位,更是连一个下人都不如。

  即便是一个保姆,也敢对林霄出不逊。

  唯有秦婉秋,在林霄的记忆中,好像对林霄还算不错。

  “如今我已然恢复,也是时候离开秦家了。”

  “秦家若像样,我便助秦家飞黄腾达。”

  “秦家若继续执迷不悟,那我便与秦家,恩断义绝。”

  猛虎,苏醒。

  恩,要还。

  仇,要报!!

  此时,他义父已经不在,昔日手下更是将他背叛。

  如今人在屋檐下,还坐在轮椅之上,简直惨到了极点。

  “不,我并不是什么都没有。”

  “九星统帅亲卫兵。”

  林霄眸子一扫,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记忆深处的号码。

  他现在迫切的需要知道,如今的天下局势。

  “喂。”

  电话那边的声音,沉重而坚毅,仅从声音就给人一股扑面而来的压力。

  “是我。”

  林霄语气

  .

  -->>

  带着些许怀念。

  电话那边这个人,叫做袁征,是他的亲卫兵首领。

  重情重义,义薄云天。

  “砰!”

  电话那边,猛然传出一声震响。

  “你说......你是谁?”

  袁征的声音,有些颤抖。

  “林霄。”

  林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

  电话那边,陷入了长达十几秒的沉默。

  “什么东西!谁他妈让你给我打电话的?”

  “一个傻子,一个残疾,也配跟本帅打电话?滚蛋!!”

  袁征的声音听起来无比愤怒,还夹杂着丝丝颤音。

  破口大骂之后,袁征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林霄目光发愣,缓缓放下手机,脸色有些煞白。

  先有昔日手下,将他陷害到这步田地。

  再有最信任的亲卫兵头领袁征,对他这般态度。

  众叛亲离,也不过如此吧?

  “呵,呵呵......人走茶凉?”

  林霄拿着手机,嘴角升起一抹自嘲。

  ......

  而与此同时。

  远在西北的营地内。

  一名身材壮硕的汉子,目光通红的放下手机,嘴巴和身体都在不断的颤抖。

  任谁都能看出,他在极力压抑内心的情绪。

  “噗通!”

  汉子双膝跪地地上,牙关紧咬,泪水夺眶而出。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