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手中的命,何止几百条?

  “或许,是这样吧。”

  以林霄的性格,自然不会过多解释。

  昨天他跟刘海说,侯俊杰比较喜欢看大门的位置。

  并且二人立下约定,倘若刘部身体改善,就考虑一下林霄的话。

  若是没有得到改善,就权当林霄没有说过那些话。

  现在看来,刘海的身体,定然是大大好转。

  “虽说咱们不该幸灾乐祸,但是二姐一家人,也确实得敲打敲打。”

  秦恪行将手中的食材放下说道:“林霄,做的也没错。”

  秦婉秋听到这里,心中莫名的一阵开心。

  林霄能得到秦恪行和王凤的认可,那简直比她当年考上重点大学,都更让她激动。

  虽说,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王凤看了看林霄,终究还是没有像往常一样反驳。

  “婉秋,你来帮我打下手。”

  “今天啊,老娘心情好,给你们露一手。”

  王凤捋了捋袖子,笑着说道。

  “哎,好嘞。”

  秦婉秋闻,身上所有的疲惫一扫而光。

  自从林霄进入秦家,两年来,王凤就没再做过一次饭。

  她说,林霄这个瘸子,没资格吃她做的饭。

  所以今天,真是无比难得。

  “婉秋,王姨,秦叔。”

  “以后,你们若是有什么困难。”

  “不用愁,也不用去求别人。”

  “我,应该能帮你们解决。”

  林霄忽然缓缓开口,看着三人认真说道。

  “这......”

  三人闻,均是一愣。

  互相对视了一眼,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他们不是傻子,林霄自从恢复清醒以后,这几天的行举止,他们都看在眼中。

  林霄,可能真的很有能耐。

  只不过,现在身有残疾,行事多有不便。

  “知道了。”

  王凤皱眉摆了摆手,带着秦婉秋走进厨房。

  而秦恪行,则是拿出了棋盘,跟林霄杀起了围棋。

  这股温馨气氛,极其难得的,出现在秦婉秋家中。

  ......

  “林霄,我跟你说。”

  “当年我上学的时候,围棋社难逢敌手。”

  “即便是在公司里面,我的棋艺,也鲜有人能比。”

  秦恪行一边摆着棋盘,一边淡淡笑道。

  “既然这样,那我可就要对秦叔,全力以赴了。”

  林霄嘴角带笑,淡淡说道。

  “哈哈!行,你等会儿可别被我杀的丢盔弃甲才好啊!”

  秦恪行哈哈一笑,随后示意林霄先下。

  围棋之战,缓缓拉开。

  三盘围棋下完,秦恪行连连摆手。

  “不打了不打了!我服了!”

  秦恪行摆手投降,脸上带着苦笑。

  三盘围棋,林霄三盘绝杀。

  从头到尾,秦恪行都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明明看起来很是普通的开局,但在林霄手中,就是能使出花样来。

  最重要的是,林霄的棋风凌厉无比,干脆利落。

  毫不拖泥带水,更是让秦恪行,心中略有沉思。

  “林霄,你之前在兵中,是做什么的?”

  秦恪行顿了一下,忍不住问道。

  听到秦恪行的话语,厨房内的王凤和秦婉秋,均是下意识闭上嘴巴,侧耳倾听着。

  林霄闻,却是陷入沉默。

  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告诉秦婉秋,但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说。

  一旦暴露,不仅是他要受难。

  可能包括秦家,都要受到连累。

  毕竟,如今的秦家,少了秦厉雄老爷子的庇护,已经是没有半点权势。

  李煜若是想对付秦家,那是信手拈来。

  “我之前在兵中,做一些杂事。”

  林霄目光平静,轻声说道。

  听到这个回答,王凤还是忍不住冷哼一声,刷碗的动静也是大了不少。

  “我早就知道,他在兵队就是个养猪的。”

  王凤撇了撇嘴,很是不屑。

  “可我看你下棋,充满着杀伐之气。”

  “都说棋品见人品,棋风更是代表一个人的性格。”

  “你这杀气如此之重,是不是上阵杀过敌?”

  秦恪行微微皱眉,再次问道。

  林霄闻,摇头苦笑。

  他,何止是上阵杀过敌?

  他十五岁正式入伍,征战五年,斩敌无数。

  五年时间,立下,无数功勋。

  二十岁,直封九星统帅。

  而后,最后一战,携百万兵马横推西北

  .

  -->>

  阵斩敌方十名统帅,收服失地八千里有余。

  他手中的命,何止几百条?

  但,那终究只是陈年往事。

  也不能,随便说出。

  “上过几次......”

  林霄,欲又止。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