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

  她去敬酒,不过是因为左浩出手还算阔绰,所以拉拢一下客户罢了。

  “几千万也算钱?这个仇,我肯定得报!”

  微胖中年拿着一张纸巾,擦着嘴角的血迹冷哼道。

  “在我魏彪的肠子,打我魏彪的客人。”

  “有胆量!有意思!”

  “李老板,你是我的朋友,今天这事儿,我为你出头。”

  “别说只是一个小富二代,便是管场中人,在我这也得老实眯着。”

  魏彪嘴角噙着冷笑,微微摇头说道。

  “彪爷,咱们去找他们谈谈话?”

  魏彪身后一名壮汉,当即上前一步问道。

  “在这康定区,我魏彪要见谁,还得主动去见?”

  魏彪皱眉反问。

  “呃......是,是,彪爷,我这就去把他们带过来。”

  身后的手下身体一颤,随后连忙带人离开。

  ......

  林霄所在的包厢内。

  众人越喝越嗨,喝大了以后更是拿酒不当酒。

  本身就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如今美女当面,那更是谁都不服输,各自拼酒。

  “我说林霄,你像个死人一样往那一坐,干啥呢?”

  白俊喝的面色涨红,斜眼瞥了林霄一眼。

  借着酒劲儿,他更是说话毫不遮掩。

  而林霄却是宛若没有听到一般,仍旧是神色平静。

  不出两天,白俊所在的家族,必然会被打散。

  林霄又何必在此时,跟他进行毫无意义的口舌之争?

  “你没喝过这么好的酒吧,赏你一杯尝尝。”

  白俊伸手拿过一个杯子,就要给林霄倒酒。

  “白俊,林霄不会喝酒。”

  “他的身体,也不适合喝酒。”

  秦婉秋当即站起来阻拦,一边给林霄使着眼色。

  “我不会喝酒。”

  林霄知道秦婉秋的意思,于是重复了一句。

  “不会喝,也得喝。”

  “你删了乐瑶的照片,还动手打了我。”

  “要是换做别人,我浩哥分分钟找人废了他。”

  “至于你,看在秦校花的面子上,放你一条生路。”

  “但这赔罪酒,你得喝吧?”

  听到白俊这么说,其他人都是默默点头。

  毕竟左浩的身份在这摆着,他可是认识魏老大的大人物,想整林霄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左浩不对付林霄,只是让他喝酒赔罪,已经算是对他非常仁慈。

  秦婉秋,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砰!”

  左浩伸手启开两瓶皇家礼炮,直接摆在了林霄面前。

  “喝完,啥事儿没有。”

  “要不然,我一个电话,让魏老大过来,亲自处理这件事儿。”

  语气凌厉,不带半点商量的语气。

  两条路摆在林霄面前,就看他怎么选择。

  除了秦婉秋和林乐瑶,其他人都是面带戏谑的看着林霄。

  洋酒的后劲儿极大,这两瓶皇家礼炮下肚,林霄绝对得醉的人事不省。

  本身还是一个瘸子,到时候要是来个大小便失禁,岂不是要在轮椅上丢尽了脸?

  而左浩,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林霄不醉,他也不好对秦婉秋下手不是。

  秦婉秋此时,无比纠结的看着林霄。

  以林霄的残疾身体,肯定不能喝酒。

  可若是不喝,左浩真把魏彪那样的人物找来,林霄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啊!

  “林霄真的不能喝酒,我来喝吧。”

  秦婉秋咬了咬嘴巴,直接拿起了一瓶皇家礼炮。

  “婉秋,我已经给你面子了,你还要护着这个胆小如鼠的窝囊废?”

  左浩一直压抑的怒火,彻底爆发,借助着酒劲儿一声怒吼。

  秦婉秋看了左浩一眼,随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仰头就要喝酒。

  “啪!”

  林霄伸手,拦住了秦婉秋。

  “没有任何人,能强迫你,做任何事情。”

  “这酒,谁都不用喝。”

  林霄轻声说完,就拿起了手机。

  本来不想闹的太过难看,所以林霄准备过了今天这场聚会再说。

  但,他们咄咄逼人。

  林霄,别无选择。

  “既然你们欺人太甚。”

  “那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走了。”

  林霄目光平静,语气带着冷意。

  “呦呵,你他妈笑死我了!”

  “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么?浩哥!认识魏老大的浩哥!”

  “怎么,看你这意思,准备打电话叫人帮忙?来,你随便打!”

  “老子倒要看看,今天我们能不能走

  .

  -->>

  的了!”

  白俊哈哈一笑,伸手指着林霄喊道。

  “砰!”

  正在这时,包厢门被人一脚踹开。

  “我草!谁他妈这么不长眼,敢踹......”

  白俊当即转头,破口大骂。

  但一句话还没骂完,后面的话,就生生咽了下去。

  不下二十名身穿黑西服的壮汉,迈步走进。

  “包厢里面的,有一个算一个,谁他妈都别想走了!”

  领头一名壮汉,一句话说出来,瞬间跟林霄的话对上了号。

  众人听到这话,下意识的看了林霄一眼。

  怎么这句话,跟林霄刚才说的,一模一样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