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

  林霄稍微沉吟一秒,还是伸出手掌,跟庞飞轻轻握了一下。

  而这心中,更是对庞飞高看了一眼。

  他这几天,同样了解到了关于庞飞的一些事情,看来也都是真实的。

  二人互相攀谈一番,随后各自留了联系方式,庞飞才将林霄,亲自送到了门外。

  至此,林霄算是跟着江城地下势力的庞飞,也是搭上了线。

  在赵权还得意想着,将林霄赶出秦家,把秦婉秋占为己有的时候。

  他绝对想不到,林霄如今在这江城之中的人脉,已经是逐渐铺开。

  ......

  回去的路上。

  前面开车的司机,有些疑惑。

  “林先生,您跟这庞老大,竟然也认识?”

  他实在是有些意外,林霄不但认识李鸿信,还认识刘海,现在连庞飞都对他这么客气。

  这岂不是,真正的黑白商三道通吃?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双腿残疾的人,能拥有的人脉。

  “庞飞,还算可以。”

  林霄轻轻点头,说出评价。

  庞飞,跟陈超不同。

  陈超为人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为了敛财,不知道破坏了多少家庭,毁了多少人的一生。

  而庞飞以及他手下的势力,根据林霄的了解,却极其讲究江湖规矩。

  他们会跟别的势力拼杀,但只要普通人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也不会仗势欺人。

  仅凭这一点,就能看出庞飞的品性。

  最重要的是庞飞,做人做事,有着属于他的底线。

  林霄自认,自己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但曾经所做的,也是护国安邦之事,守护的是天下太平。

  所以在他心中,陈超这样兴风作浪之辈,自然留他不得。

  如果非要扶持一个人上位,那林霄肯定首选庞飞。

  “我是对这些道上的人,没有什么好感。”

  “这些社会上的渣滓,除了扰乱社会秩序,还有什么用处。”

  青年顿了一下,还是轻声回道。

  “可这个世界,非黑即白。”

  “各方势力混战的局势,和由一方将所有势力收并的局势。”

  “这两种局面,哪个更能带来安定?”

  林霄像是对司机说,又像是在自自语。

  这,也是他八年南征北战生涯,得出的一个道理。

  各方混战,只会带来更加混乱的局面。

  而若是有一方强势出手,将所有势力尽数收并。

  那,自然能安定下来。

  司机似懂非懂,默默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

  晚上,林霄的房间中。

  “林霄,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认不认识照片上的那个人?”

  秦婉秋走进房间后,开门见山问出这个问题。

  今天她回到家中以后,林霄去跟庞飞见面,她自己就在琢磨这件事情。

  越想,越是觉得有问题。

  照片想要删除,至少也得点个两三下。

  林霄就算是不小心,还能连续不小心两三次?

  所以秦婉秋觉得,林霄一定是故意的。

  至于为什么要故意删除,怕是只有林霄自己知道。

  “我不认识。”

  林霄摸了摸鼻尖,轻声回道。

  “你真的不认识?”

  秦婉秋微微皱起眉头,再次问了一句。

  “真的不认识。”

  林霄神色坦然的看着秦婉秋。

  他,真的不怕被秦婉秋认出来。

  照片中的林霄,只是一个侧颜,并且相距甚远,几乎看不清楚。

  并且,那时候的林霄,常年历练沙场,身材很是精壮。

  而如今的林霄,虽然身患残疾,但得益于秦婉秋这两年的悉心照料,他反而是胖了不少。

  连体型都不同,秦婉秋,肯定更是不能认出来。

  “那你跟我说说,那衣服和大剑是怎么回事?”

  “我记得很清楚,赵权拿走的那两样东西,跟照片上的一模一样。”

  秦婉秋稍微沉吟两秒,再次看向林霄问道。

  “那......是我们统一的服饰,没什么稀奇的。”

  林霄沉默两秒,再次说了个慌。

  秦婉秋,半信半疑。

  “好,就算你说的这些是真的。”

  “可你说跟那个人不认识,我绝对不相信。”

  “照片,明明就是你故意删除的,这个你作何解释?”

  “你要是跟照片中的人没关系,为什么要掩饰这些?”

  秦婉秋可不是傻子,直接问出了问题的关键。

  这一次,林霄想再隐瞒,也是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

  .

  -->>

  隐瞒。

  毕竟,不小心删除照片这种事情,实在是无法解释。

  见到林霄不说话,秦婉秋心中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

  “林霄,你知道我最讨厌被别人欺骗。”

  “我希望,你们跟我说实话。”

  秦婉秋坐直身体,眼神无比认真的看着林霄。

  林霄也是缓缓抬头,跟秦婉秋目光对视。

  数秒之后,林霄轻轻呼出一口气。

  “你,真想知道吗?”

  这一刻,林霄的眼神,散发着严肃和认真。

  仿佛他接下来要说的事情,非常的事关重大。

  “当然啦,我有强迫症的。”

  秦婉秋连忙点了点头,眼中带着期待。

  “我......可以告诉你。”

  “但你千万,不能给别人透露半个字。”

  “哪怕是王姨和秦叔,都不行。”

  林霄面对秦婉秋,终究是不想撒谎。

  “好!好!”

  秦婉秋连忙往前坐了坐。

  林霄稍微沉吟两秒,随后轻轻开口。

  “那衣服,名为九星帅服,非九星统帅不能穿戴。”

  “那把大剑,名为护国神剑,有着先斩后奏之特许王权。”

  “这帅服和大剑,唯有兵中至高统帅,方能有资格同时佩戴。”

  “而诺大兵中,人数百万,九星帅服和护国神剑,却唯有这么一套,就是照片中那人穿的一套。”

  “而照片中那个人......”

  “就是我,林霄!”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