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秦碗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240章:赔礼道歉!

小说:林霄秦碗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最强战婿 更新时间:2021-10-12 17:46: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40章:赔礼道歉!

  晚上九点。

  蓝海湾娱乐会所。

  包厢内,白俊的父亲白兴才,跟魏彪坐到了一起。

  这个包厢中,美女环绕,黑衣保镖林立。

  这种生活,确实是极为享受。

  若是放在平日,白兴才自然有兴致好好玩玩。

  但是今天,他真是没有半点玩乐的心情。

  白家的事情若是不解决,破产倒闭都是小事。

  到时候上有客户要货,下有供应商催款,还有衙门找他们调查事情......

  那白家,可就彻底完了啊!m.

  “魏老大,我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正品,您看看喜欢不?”

  白兴才一脸堆着笑,将一块劳力士绿水鬼,轻轻推到了魏彪的面前。

  这种超高档腕表,正品专柜,价格得六位数。

  但,跟白家的命运比起来,这也就不算什么了。

  魏彪瞥了一眼手表,又皮笑肉不笑的看向白兴才。

  如果,那白俊跟林霄,是关系不错的朋友,那他魏彪对白兴才,绝对是客客气气。

  可偏偏,白俊跟林霄之间,好像还有些不对付。

  既然如此,魏彪当然不用给白兴才什么面子。

  “白总,我以为,你把我魏彪这个朋友忘了呢。”

  魏彪拿起手表看了一眼,随后又轻轻放下。

  听到这话,白兴才的额头,忍不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魏老大,我之前,并不知道我家那混账儿子,招惹到了您......”

  “就在今天才知道,所以这就立马赶过来赔礼道歉了......”

  白兴才根本不敢找话语掩饰,而是如实说了出来。

  “嗯。”

  魏彪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微微点了点头。

  白兴才稍微沉吟一秒,随后对着门口喊道:“混账,还不进来!!”

  话音落下,白俊缩着脑袋,战战兢兢的从门外走进。

  “跪下!”

  白俊刚刚走到二人跟前,白兴才就再次一声厉喝。

  今天,就是来赔罪的。

  只要能让魏彪满意,收回对他白家用的手段,那一切也就值了。

  白俊微微咬牙,还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虽说这么做有些丢人,但白家要是破产了,那可比丢人来的更加严重啊!

  “彪爷,我错了......”

  白俊低着脑袋,对着魏彪认错。

  “大点声!”

  白兴才对着白俊,又是一声呵斥。

  “彪爷,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

  白俊立马挺直上半身,声音抬高喊道。

  “咳......”

  白兴才咳嗽一声,随后转头微微躬身,一脸赔笑的看着魏彪。

  “魏老大,您看......”

  白兴才对着魏彪,小心翼翼的问道。

  “小孩子罢了,我不会计较。”

  “反正,也过去了。”

  魏彪微微摆手,看起来很是大气。

  “哎,哎,好,好......”

  白兴才闻很是激动,再次将那块劳力士往魏彪面前推了推。

  魏彪当然不会客气,所以根本没有拒绝。

  看到魏彪收下手表,白俊这才敢站起身体,低着头一不发。

  按理说,事情办到这里,白兴才理应带着白俊离开才是。

  聪明人打交道,话不用说的那么清楚,态度表达出来,对方就会知道该怎么做事。

  就像此时,既然魏彪已经原谅了白俊,还收下了礼物,那肯定是要撤掉,对白家的针对。

  根本不用白兴才,去亲自重复。

  但是,他如今实在是等不起,所以还是忍不住多问一句。

  “魏老大......我以后一定好好教育犬子。”

  “所以还请您,高抬贵手,放白家一马......”

  白兴才对着魏彪拱起双手,语气中满是讨好。

  “放白家一马?”

  听到白兴才这么说,魏彪却是一愣。

  “我并没有出手对付你们白家,何来放一马之说?”

  魏彪这话说出来,轮到了白兴才陷入呆愣。

  怎么?

  魏彪收完了东西,就不认账了?

  “魏老大,这......我们白家这两天,真的是无比艰难。”

  “生意接连被查,上有客户催货,下有供应商催货款,我们,真的扛不住了......”

  白兴才的脸上,带着深深的哀求。

  他再怎么说,也是一名千万富翁,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也不会这样的低三下四。

  而听到白兴才这么说,魏彪也是微微眯

  .

  -->>

  起了眼睛。

  想想那天林霄所说的话语,他忽然感到一阵胆寒。

  这事儿,必然跟林霄有关系。

  一句话,就能让白家这个发展不少年的大企业,差点被打散。

  这,是怎样的背景?

  想到这里,魏彪对林霄,那是更加敬畏。

  “白总,你知道我魏彪的性格,做了就是做了。”

  “没做,就是没做。”

  魏彪抬头看向白兴才,语气平静的回道。

  白兴才跟魏彪对视数秒,随后又是一声长叹,一脸的愁眉不展。

  这事儿,如果不是魏彪做的,那还会是谁?

  难不成,白俊还得罪了别的大人物?

  可白俊已经非常肯定的告诉白兴才,他只得罪了魏彪啊!

  “魏老大,我听犬子说,那天有个瘸子,跟您单独相处过一会儿。”

  “可能是那个瘸子,在您面前说了我犬子的坏话。”

  “但魏老大,您千万不能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啊!”

  白兴才轻叹一声,还是觉得,这事儿肯定跟魏彪有关系。

  至于白俊说,跟林霄也有过节,白兴才则是根本没有在意。

  这种毫无身份背景的无名小卒,哪有让他们白家,陷入绝境的能力?

  然而,白兴才发现,他说出这番话以后,魏彪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丝冷笑。

  “白总,怕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吧?”

  魏彪身体前倾,看着白兴才冷笑道。

  “此话,此话怎讲?”

  白兴才微微发愣,又连忙问道。

  “你可知道,你口中的这个瘸子......”

  “连我飞哥,都要客气相待?”

  魏彪一句话说出来,白兴才整个人如遭电击。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