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

  “妈,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呢?”

  秦婉秋皱起眉头,提前回来的她们,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

  “你不清楚,他一定清楚,你去问他。”

  王凤甩了甩手掌,又伸手指着林霄说道。

  “林霄,妈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秦婉秋愣了几秒,随后重新转头看向林霄。

  “我不知道。”

  林霄缓缓摇头。

  “还你不知道?”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老娘今天非得跟你好好说道说道。”

  王凤一边捋着袖子,一边对着林霄喊道:“我问你,那远洋借贷公司的马三,你是不是跟他认识?”

  听到王凤这么问,林霄微微皱眉。

  难道,王凤他们知道了,自己跟庞飞有关系的事情?

  这,不应该啊!

  林霄几乎,从未找庞飞办过什么事。

  当初心血来潮扶庞飞上位,也只是为了,将这些人掌控在手中,也就没人不知死活的来烦他。

  所以,王凤他们,完全没有知道这件事情的理由。

  “看,他不说话了,他不说话了吧!”

  王凤见林霄皱眉沉默,当即冷哼一声,更是认定了这件事情。

  “行了别说了!”

  王凤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秦恪行这次强硬的将她拉到一边。

  “你不是一直想住大房子么?现在林霄刚刚买了房子,你是要做什么?”

  “你真把他赶出去,你还住个屁的大房子?”

  秦恪行知道王凤是什么性格,所以这句话,那算是直击要害。

  果然,王凤登时陷入沉默。

  “哼!他在我家吃住两年,不该给家里换一套房子么?”

  王凤冷哼一声,强词夺理的说完之后,但终究没有再继续针对林霄。

  “林霄,你就不解释一下?”

  王凤临走之前,还是再次问了一句。

  “没什么可解释的。”

  “我林霄行得正,坐得端,办什么事情都问心无愧。”

  “还有,我林霄做事,何须对他人解释?”

  林霄一句话说出,秦婉秋三人尽数愣住。

  “哼!你就嘴硬吧。”

  王凤心中念着林霄购买的别墅,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林霄,我妈她......”

  秦婉秋心中疑惑,转头看向林霄。

  “等到九号,我给你一个答案。”

  “现在,不用问了。”

  林霄缓缓摆手,有些事情,即便现在解释了,也没有用。

  而等到九号之后,或许就是他跟赵权,真正算账的时候。

  到那时,赵权此时所做的一切,都要为之付出代价。

  “好!”

  秦婉秋见林霄实在不想说,也就没有坚持再问。

  ......

  下午。

  秦婉秋继续去公司上班。

  林霄也是出门,去了临江湖畔大酒店一趟。

  算起来,距离九号,也就剩五六天的时间。

  那边的装修布置,林霄总是要去亲自看看的。

  而王凤夫妇二人,则是在家中休息。

  因为这远洋借贷公司的事情,秦恪行推掉了手头的一切事情。

  所以,今天倒也清闲。

  “老秦,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正在嗑着瓜子看电视的王凤,忽然眼珠子一转,看向了秦恪行。

  然后,秦恪行却是皱眉看了王凤一眼。

  “你要是没事,就去打牌去。”

  “我发现你一旦闲下来,就喜欢琢磨那些没用的。”

  秦恪行虎着脸,皱眉呵斥一句。

  “你什么态度?我要说的是正事,大事!”

  王凤闻很是不爽,对着秦恪行喊道。

  “那你说。”

  秦恪行抖了抖手中的报纸回道。

  “你说,这远洋借贷公司的合同,竟然是假的?”

  “所以我在想,林霄买房子的购房合同,会不会也是假的?”

  王凤放下手中的瓜子,往秦恪行身边挪了挪。

  “你瞎说什么呢?”

  “这种合同还能有假?更何况是婉秋跟林霄一起去买的。”

  秦恪行闻先是一愣,随后根本没有半点相信。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