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她,不能喝酒!

  “婉秋,电磁疗法现在已经普及了,虽说龙国这边很落后,但也有很多医院开始使用了。”

  “这是一种很常见的物理疗法,针对不同的病症,会采用直流电,低中高频脉冲电疗,以及直流电药物离子导入疗法,还有静电疗很多种。”

  “效果,也是医学界公认的强大。”

  杨聪伟这一番极其专业的话说出来,所有人都是连连点头。

  虽说他们听不懂,但这一听就很高端啊!

  “林霄的情况,应该是腿部细胞受损,有很大可能是神经系统受损。”

  杨聪伟这番分析,倒是让林霄微微点头。

  他终于,说对了这么一点。

  “婉秋,你听我的,只要用脉冲电疗,对林霄的腿部神经系统进行微电击,就能激发细胞活性,以及神经系统的感官恢复。”

  “说不定,还真有站起来的可能。”m.

  杨聪伟此时,语气很是认真。

  他明白,想让秦婉秋留下来,就必须得投其所好,找准秦婉秋希望的事情。

  而这件事情,确实让秦婉秋,不得不留下来。

  “这种方法,我好像带林霄用过,但是不起作用。”

  秦婉秋想了一下,重新坐在了椅子上。

  “哎,那是因为这龙国的电磁疗法,太过落后。”

  “在我们海外,无论是对电脉冲的掌控生成,还是医疗方法,都无比成熟。”

  “能够做到对患者患处的精准定位,精准脉冲电疗,效果比这龙国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特别是我所在的海外医学研究所,那里的医疗水平,更是达到了世界高端的层次。”

  “如果婉秋你确实需要,我回头可以帮助林霄申请一下。”

  杨聪伟也是缓缓坐下,手中轻轻晃着红酒杯。

  “这,需要!需要!”

  “需要多少钱你告诉我,我去准备。”

  秦婉秋不住的点头,心中很是激动。

  “婉秋,说这话就见外了,咱们是同学嘛!”

  “别的不说,今天先吃饭叙旧,怎么样?”

  杨聪伟适时的收起话题,对着秦婉秋扬了扬杯子。

  “好。”

  这次,秦婉秋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而杨聪伟的嘴角,则是闪过一丝得意笑容。

  只是,林霄已经将杨聪伟的想法,给看了个透彻。

  “那电磁疗法这么厉害,你怎么,没有把你的肾虚,给电一下呢?”

  林霄身体微微前倾,对着杨聪伟问道。

  “唰!”

  杨聪伟的脸色瞬间涨红,面带怒意的看着林霄。

  林霄这个瘸子,认识一个领班,真以为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林霄,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要不是看在婉秋的面子上,你以为我会管你这种破事儿?”

  杨聪伟冷哼一声,语气满是愤怒。

  “林霄,你别说话了。”

  林霄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是被秦婉秋皱眉打断。

  “好吧......”

  林霄无奈摇头,只能默默闭嘴。

  不过,有他在这里,即便杨聪伟有什么小心思,林霄也不会给他得逞的机会。

  “来来来!大家喝酒,我先提一个。”

  “今天大家都要喝啊,有车的我等会儿给你们找代驾。”

  “没车的我帮你们叫专车,喝!”

  杨聪伟哈哈一笑,很是爽快的端起酒杯,对着众人吆喝着。

  “来来来!好久不见,走一个!”

  左浩等人,自然是无时无刻的,拍着杨聪伟的马屁。

  但凡杨聪伟说点什么,他们都是无比支持。

  “秦校花,聪哥要帮你这么大的忙,你不喝可说不过去啊?”

  “是啊婉秋,就少喝点吧。”

  众人见秦婉秋有些犹豫,当即连声劝着。

  “她不能喝酒,我来吧。”

  林霄缓缓伸手,将秦婉秋面前的那杯红酒,拿到了自己面前。

  秦婉秋一愣,有些诧异的看了林霄一眼。

  虽然她知道,林霄的身体也不适合喝酒。

  但林霄这种做法,还是让她心中感到很是温暖。

  “林霄,你这么做,有点不合适吧?”

  “我们同学之间,叙旧喝酒,你插什么嘴?”

  左浩眼中带着不耐,瞪着林霄问道。

  “我是她男人。”

  林霄缓缓抬头,一句话说出来,秦婉秋瞬间脸色绯红,微微低头。

  并且心跳速度,也是一阵加快。

  “你!”

  林霄这话,使得左浩等人,都是哑口无。

  “行!男人是吧!”

  “男人喝

  .

  -->>

  酒,那肯定不能喝红酒啊,喝白的来不来?”

  左浩捋了捋袖子,看起来很是豪迈,眼中还带着一股挑衅。

  “算了,林霄他不......”

  秦婉秋当即就想伸手阻拦。

  “没事,都是你的同学么。”

  “我今天,陪他们喝。”

  林霄缓缓伸手,压下了秦婉秋的手掌。

  “你,你行吗?”

  秦婉秋微微低头,有些埋怨的看着林霄。

  “......”

  林霄有些无语,兵中的铁汉,别的或许不在行,但喝酒打仗那从来不含糊。

  “行。”

  “林霄是吧?你今天要是能把我给灌醉了。”

  “你的事情,我来安排,我保证让你用上,我们海外的高端电磁疗法。”

  杨聪伟摸着下巴微微一笑,也是被林霄带起了些许火气。

  “砰!砰!”

  很快,十瓶飞天茅台,直接摆上桌面。

  “来来来,今天生死局儿,谁怂谁不是男人昂!”

  左浩当即起身,准备摆上一排酒杯。

  今天,他们必须得将林霄喝掉半条命。

  “不用这么麻烦。”

  “就这么喝吧。”

  林霄直接弹开一瓶白酒,砰的一声放在桌面上。

  “几,几个意思?”

  左浩摆酒杯的动作,当即停顿下来。

  “浩哥,他可能想对瓶吹......”

  左浩身边一个男生,小声说了一句。

  “啥玩意儿??”

  左浩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当场懵逼。

  五十三度的飞天茅台,对瓶吹?

  闹呢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