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

  赵权听完以后,将胸口拍的震天作响。

  下午时分。

  赵俊发,联合了另外十几个江城名流,一起赶往了临江湖畔大酒店。

  这十几个人,都是昨天被赵俊发请到临江湖畔大酒店的客人,但是他们也被拦在了酒店外面。

  所以,今天都想跟赵俊发一起,好好找找这个场子。

  十几辆百万以上的豪车,一起排着长队,直接开往了临江湖畔大酒店。

  车门打开,赵俊发十几人下车,身后各自跟着几名保镖。

  一行几十人,浩浩荡荡的朝着酒店大门赶去。

  “赵总,等一下,你看看那上面的牌子......”

  忽然,一名中年拦了赵俊发一下,往上指了指手指。

  “牌子有什么好看的,咱们直接找他们总负责人。”

  赵俊发毫不在意,头都不抬一下。

  “不是,赵总,他们这酒店,好像改名了......”

  然而,赵俊发旁边这些中年,全部都缓缓站住脚步,表情有些发愣。

  “什么意思?不会是换老板了吧?”

  “知道得罪了咱们生意做不下去,所以就连夜转手了?”

  赵俊发脸上满是不屑,随后抬头看向了上方。

  第一眼看去,赵俊发微微一愣,眼睛微微瞪大。

  赵俊发连忙揉了揉眼睛,再次朝着上面看去。

  只见原本挂着临江湖畔四个大字的字牌,现在已经发生了变化。

  湖畔二字未动,但这两个字的前面,则是发生了变化。

  “揽秋湖畔......揽秋......”

  赵俊发喃喃念出,当即陷入沉默。

  而他身后这些中年,也是个个面容呆滞。

  揽秋二字。

  对于江城那些普通人来说,可能一时间还不会反应过来。

  那是对于赵俊发这些,江城商圈中的大拿们来说,这两个字那绝对是如雷贯耳啊!

  成立之初,注册资金就极其不低。

  紧接着豪气出手,以两个亿的中标价盖压群雄,拿下龙腾区的超级地王。

  随后,又大肆往外扔出订单,签下无数合作,跟很多公司都有了牵扯。

  一手组合牌打出去,揽秋集团名声大噪,隐隐有成为江城商圈之主的姿态。

  并且由于之前他们撒出去了很多订单,所以很多大大小小的公司,都跟他们有关系。

  毫不夸张的说,很多小公司,都看着揽秋集团吃饭呢。

  揽秋集团无论是财力,还是人脉,都是相当不凡。

  恐怕,没几个人敢轻易得罪。

  而此时,临江湖畔大酒店,挂上了揽秋的牌子。

  代表的意思,不而喻。

  这家酒店,绝对是已经被揽秋给并购了啊!

  就算没有并购,他们既然挂上了这个牌子,那就说明已经开始享受揽秋集团的庇护。

  在这江城之中,有几个人,敢去动揽秋集团的产业?

  或许真的有。

  但,绝对不是赵俊发这些人能够动的起的。

  “赵总,咱们,咱们还进去么?”

  一名中年轻咳一声,对着赵俊发问道。

  “进,为什么不进?”

  赵俊发微微咬牙,硬着头皮说了一句。

  昨天已经丢够了人,若是今天再来个无功而返,那他们赵家的脸面,怕是要真的丢到外太空去。

  “这,赵总您去吧,我公司忽然有点事情......”

  “不好意思赵总,我老婆要生了......”

  “赵总你先忙,我回公司一趟,秘书找我有点事。”

  霎时间,赵权身后的十几个公司老总,纷纷找理由离开。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尽数散去,剩下赵俊发带着几名保镖,孤零零的站在这里。

  揽秋集团的名声,就是这么响亮。

  仅仅是挂上一个牌子,就将这群来势汹汹的人,瞬间瓦解。

  赵俊发陷入沉默,手掌紧紧的攥着。

  没人知道,他此时的心中,是多么的愤怒。

  “这揽秋集团,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早不收购,晚不收购,偏偏在我要来对付他们的时候收购?”

  “揽秋集团,就是要跟我赵家对着干?”

  赵俊发眼底深处散发寒意,语气更是无比森冷。

  “赵总,那咱们?”

  身后的助理,轻声询问着赵俊发的意见。

  “先回去。”

  赵俊发脸色阴沉,随后转身上车。

  ......

  而另外一边。

  赵权也是开车,来到了秦婉秋的家中。

  “王姨,王姨在家么?”

  赵权拿着两盒名贵补品,

  .

  -->>

  轻车熟路的推开大门就要往里走。

  但,却是被林霄迎面挡住。

  “林霄,你干什么?”

  赵权瞥了林霄一眼,皱眉说了一句。

  “滚。”

  林霄看着赵权,淡淡说道。

  “呵呵,我赵权想去哪儿,你林霄管得着?”

  赵权冷哼一声,直接迈步就要从林霄旁边走过去。

  “唰!”

  就在这个时候,林霄猛然伸手,一把抓住赵权的手臂,随后另一只手掌猛然扇了下来。

  “啪!”

  一道清脆悦耳的巴掌声响起,赵权直接被打的一个趔趄。

  手里的两盒名贵补品,也是瞬间掉落在地。

  “林霄,你敢打我?你凭什么打我?”

  赵权无比愤怒,伸手指着林霄骂道。

  “打你,还需要理由么?”

  林霄瞥了赵权一眼,就准备关上房门。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