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谁说,他没有那个能耐?

  “奶奶您......”

  秦婉秋瞪大眼睛,没想到秦老太太,竟然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语。

  “让他过来,我有些话要对他说。”

  秦老太太皱起眉头,淡淡说道。

  秦婉秋握紧手机,咬了咬银牙,还是没有打这个电话。

  “婉秋,这次奶奶求你。”

  “你就先让林霄,离开秦家,行不行?”

  秦老太太看着秦婉秋,无比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

  秦婉秋转头看向秦老太太发问。

  “因为只有他离开秦家,我们秦家才能不再没落。”

  “只要他离开秦家,揽秋集团的合同,立马就会跟我们秦家签订。”

  事到如今,秦老太太也是不再瞒着秦婉秋,直接和盘托出。

  “谁说的?”

  秦婉秋微微咬牙,再次问道。

  “赵公子说的。”

  “赵公子跟揽秋集团的一名高层,私交甚密。”

  “那位杨先生已经亲自放话,只要林霄离开秦家,合同立马签订!”

  秦老太太坐直身体,面带认真的说道。

  “这是赵权的阴谋!”

  “是赵权想要赶走林霄,跟揽秋集团没有任何关系!”

  “这,都是他的手段!”

  秦婉秋猛然抬头,很是愤怒的看着秦家一众。

  “我不管,这是揽秋集团的决定,还是赵公子的手段。”

  “我只需要知道,只要林霄离开秦家,咱们秦家就能跟揽秋集团签订合作。”

  “我只需要这个结果,至于过程,或者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我不想知道。”

  秦老太太看着秦婉秋,语气依旧是无比坚定。

  而听到这里的秦婉秋,终于是无奈摇头。

  秦家,注定是要用舍弃林霄为代价,跟揽秋集团搭上关系。

  “你们怎么就能确定,你们说的那位杨先生,有权力跟咱们秦家签订合作?”

  “万一,你们被赵权耍了呢?”

  秦婉秋心中绝望,但还是想给林霄争取一下。

  “这个你不用担心。”

  “那位杨先生,我已经调查清楚了,确实是揽秋集团的高层。”

  “并且,正好负责揽秋集团的医药部门,跟咱们秦家产业对口。”

  “更重要的是,他在揽秋集团很受重视,揽秋集团更是为了他,做了很多事情。”

  秦老太太说到这里,微微停顿两秒,又抬头问道:“白家宣布破产的事情,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

  秦婉秋闻点了点头,她负责秦家的一个分公司,自然会关注到这些事情。

  “那你知道,白家为什么会瞬间破产,甚至被揽秋集团收购么?”

  秦老太太看着秦婉秋,轻声发问。

  “这......”

  秦婉秋微微皱眉。

  当她刚刚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林霄。

  因为,林霄跟白俊,可是结下了梁子。

  并且白俊第一次得罪林霄的时候,后来去找林霄低头认错,秦婉秋也亲眼所见。

  所以她今天上去得知白家破产,第一反应就觉得这是林霄做的,便立马赶回家中询问。

  但后来又觉得,有些不现实。

  林霄若是利用李氏药业的关系,对白家产业实施狙击战术,让他们损失一些利益倒是不难。

  但是,想将白家这个老牌企业瞬间打散,这可不是李氏药业能够做到的。

  肯定是那种背景深厚,极其庞大的集团公司方能做到。

  秦婉秋思来想去,再加上白家产业被揽秋集团低价收购,所以就断定这可能是揽秋集团做的。

  而秦婉秋根本想不到,林霄怎么会跟揽秋集团这个庞然大物扯上关系。

  所以,这件事情,秦婉秋觉得,应该是跟林霄没关系的。

  “奶奶,您知道?”

  秦婉秋沉思半晌,随后抬头问道。

  “我当然知道。”

  “就是因为白家的少爷白俊,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这才给白家,带来了灭顶之灾。”

  秦老太太轻轻点头,看着秦婉秋说道。

  “白俊?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这一刻,秦婉秋不知为何,脑海中再次想起了林霄。

  “而这个不该得罪的人,就是那位杨先生。”

  秦老太太这句话,使得秦婉秋忍不住皱起眉头。

  白俊,不仅仅得罪了林霄,还得罪了那位杨先生?

  此时的秦婉秋,还没有想到,杨先生就是杨聪伟。

  “对!白俊得罪了杨先生,导致杨先生住进了医院。”

  “揽秋集团高层勃然大怒,打

  .

  -->>

  散白家为杨先生报仇。”

  “如果揽秋集团对杨先生不够看重,他们怎么会这么做?”

  秦老太太这番话说出来,秦婉秋更是哑口无。

  揽秋集团能为了一个人,做出这样的事情,足以说明这杨先生在揽秋集团的份量啊!

  “这事儿,准确吗?”

  秦婉秋沉默数秒,随后轻声问道。

  “揽秋集团你随便找一个员工,都知道这件事情。”

  秦老太太点了点头,语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秦婉秋听到这里,算是彻底认命。

  她深深明白,秦家绝对不会为了林霄,放弃跟揽秋集团的合作。

  即便是秦婉秋以死相逼,都不可能。

  所以,说再多也是无用。

  “哎呀,可惜啊,林霄没有对付白家的能耐。”

  “要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赶他走啊!”

  秦菲撇了撇嘴,故意嘲笑着秦婉秋。

  “谁说,他没有那个能耐?”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冷喝。

  第1章

  “岳风,把我们洗脚水倒了。”

  沙发上坐着三个女人,刚刚泡完脚。远远看去,三个美女性感有致,美的各有千秋。这三个女人,正是岳风的妻子,和她两个闺蜜。

  听见妻子的吩咐,岳风弯腰将三盆洗脚水倒掉,不敢有半点抱怨,只因为他是上门女婿。结婚三年了,他在家里没有一点地位。因为一点小事,就会被妻子和岳母骂一顿。在这家里,岳风的地位都不如一条狗。

  和柳萱结婚三年,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连她的手都没碰过!每天睡觉,岳风都睡在地板上,只因为柳萱打心里瞧不起他。

  洗衣做饭收拾房间,这些都是岳风的活。有一次做饭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个碗,结果被妻子训了半个小时。

  有一天晚上,岳风起床上厕所,结果把柳萱吵醒。柳萱直接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

  那是岳风第一次被打,从小到大,连父母都舍不得打自己!可是岳风敢怒不敢,当时只能不停的道歉。那一夜,他被罚跪了一夜。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岳风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谁叫自己当了上门女婿呢?最痛苦的是,三年的朝夕相处,自己不争气的喜欢上了柳萱。尽管柳萱瞧不起他,总骂他废物!

  岳风本是岳氏家族的二公子。岳氏家族,号称江南第一大家族。三年前,岳风用八百万现金,买了东南石油公司百分之八的股份。

  当时岳家上下几百人,纷纷指责岳风,有人说他疯了,有人说他不怀好意,想掏空家族资金。

  经家族一致同意,将岳风逐出家族,不仅如此,就连他的父母,也被逐出去,族谱除名!

  这三年里,岳风体会到人情冷暖。以前的朋友,兄弟,都想尽办法远离他。为了生活,他只能选择当上门女婿!这件事,自己从来没提过,就连妻子柳萱都不知道。

  “萱姐,你老公被你管教的不错啊。”闺蜜赵璐说道。

  柳萱冷冷笑了一声:“你说岳风么?我看见他就恶心。别人都嫁给豪门,我倒好,嫁给这么一个废物。你看他一身穷酸气,一看就是乡下来的。明天就是我们柳家的年会,带着他去,我都嫌丢脸。”

  赵璐忍不住看了一眼岳风,的确,穿着一身地摊货,看着就寒酸。赵璐笑了一声:“萱姐,那我们不说他了。说点正事,听说你的公司,最近出现点问题?”

  柳萱点了点头:“上个月我们做服装生意,赔了几百万。现在公司的资金短缺,急需五百万。在一周之内,必须找到投资人,支援我们公司。”

  赵璐叹了一口气:“可是萱姐,一周之内,谁会拿五百万支援你啊。”

  柳萱并没有说话,此时的她,发现岳风已经倒掉了洗脚水,正在一边偷听。柳萱瞪了他一眼,冷冷开口:“岳风,谁让你站在这里的?滚去把我衣服洗了。”

  “还有我的牛仔裤,在我行李箱里面,也帮我洗了。”赵璐也开口说道。

  岳风哪敢抱怨,将衣服放在洗衣机里。顺便把自己衣服也洗了,明天是高中同学聚会,得穿干净点啊。心中正想着呢,结果就这个时候,手机一下子响起。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对方的号码,尾号六个八。看到这个号码,岳风紧锁着眉头,这不是岳氏家族的号码么?

  岳风好奇的打开短信,结果这一看,整个人瞬间愣住!

  ‘二少爷,求求你帮帮岳家吧。岳家急需资金,需要你的支援!’

  莫名其妙!岳风紧锁着眉头,三年前,家族把自己赶出去。现在自己一无所有,兜里只有二十块钱,家族需要资金支援,找我有什么用?

  正想着呢,手机再次滴滴一声,又是一条短信。

  ‘二少爷,我求求你帮帮家族吧,三年前您买的石油股份,如今翻了很多倍,我求求您..没有你的支援,家族就要毁了..’

  .

  -->>

  啥?!

  岳风差点从地上跳起来!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拿出一张紫晶银行黑卡。这张卡,已经荒废了整整三年了。这可是身份的象征啊,每张卡都有专门的业务员。他急忙拿出手机,直接拨打了人工服务!

  “您好,岳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一个甜美的女声传来。

  “快快快,给我查查余额。”

  “好的您稍等。”女人缓缓说道。也就是几秒钟,便再次开口:“岳先生,您卡中的余额,数目较大,我们无法查询,请您去银行vip窗口,出示身份证之后,方可查询。”

  话音未落,岳风直接将电话挂断!

  哈哈,哈哈哈!银行卡余额数目较大?!哈哈哈!没想到,因为三年前的这次投资,自己被赶出家族,没想到三年后,这笔投资竟然给自己一个惊喜!也不知道现在这张卡里,到底有多少钱!

  “萱姐,你看岳风,打电话查自己的余额呢。”赵璐忍不住笑出声,对着柳萱说道。

  柳萱也笑了出来:“我每天给他二百块钱零花,三年下来,他也攒了不少。”

  “萱姐,你就当养一条狗吧。”赵璐话音落下,三个女人笑作一团。

  岳风激动的跑过去,看向妻子说道:“公司缺五百万,要不然..要不然我帮你想想办法?”

  “哈哈哈..”赵璐笑的根本停不下来,她看了一眼岳风说道:“岳风,你知道五百万是什么概念吗?萱姐每天就给你二百块钱,你要是能拿出五百万,我叫你爸爸。哈哈。”

  “是么?”岳风露出憨笑:“那你记住自己说的这句话。”

  这个时候,柳萱终于忍不住了。这岳风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一身穷酸气,在这看着他就烦。柳萱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滚开,别在这碍眼。”

  岳风哦了一声,也没说话。

  这天晚上,岳风兴奋的一夜未睡。他甚至不敢相信,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不行,明天一定要亲自去一趟银行,查查余额!

  翻来覆去直到凌晨,才勉强睡着。结果睡的正香呢,就听见客厅中,传来岳母的声音。

  “岳风,起来送我女儿去上班。”

  岳风在睡梦之中,听到了岳母沈曼的声音,但他以为自己在做梦呢,翻了一个身继续睡。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打开,沈曼走进来,不耐烦的踢了他一脚。

  “你是聋子还是哑巴?我叫你送柳萱去上班,你听不见么?”沈曼冷冷的说道。

  不得不说,岳母沈曼真的漂亮,三十多岁的年纪。她保养的很好。

  岳风迷迷糊糊的从地板上起来,看着沈曼,满脸的懵逼。结婚三年,自己从来没和柳萱出去过,只因为她嫌自己丢人。如今竟然让我送她去上班?!

  此时柳萱也走过来,她身穿职业装,急的跺了跺脚:“你快点啊,是聋吗?还是不愿意送我?”

  “愿意愿意!”岳风头如捣蒜,赶紧换了一身衣服,骑着自己的小电动车,载着柳萱前往公司。

  柳萱一肚子火,因为公司的资金短缺,急需五百万的投资。但是现在找不到投资人,公司面临倒闭!所以紧急召开股东大会,作为公司总经理,她必须要到场。可是早上起来,刚才走到楼下,柳萱才想起来,自己的车被赵璐借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让岳风送。

  第1章

  九月初,秋风寒。

  枯黄的树叶落在宽厚的肩膀上。

  江策矗立在老树下,目光所及之处,是浸梦科技的办公大楼。

  “哥,他们联手设计陷害我,我活不下去了。”

  两个月前。

  浸梦科技资金链断裂,董事长——江陌背负起了十二亿巨额债务,公司被抵押给了天鼎企业何耀龙。

  “哥,对不起,弟弟先走一步了。”

  深夜十二点,江陌从楼顶一跃而下,当场死亡。

  一代商界才俊,就此陨落。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里面的问题,商场如战场,江陌就是可怜的牺牲品。

  冷风中。

  江策深吸一口气,仰头看着天空中闪耀的繁星。

  “陌,对不起,哥哥回来晚了。”

  “你放心,所有陷害你的人,哥哥都会让他们给你陪葬。”

  过去五年,江策去往战乱的西境从戎。

  从小喽啰做起,奋勇杀敌、屡获战功,终晋升为一方统帅,成为人人敬仰的修罗战神。

  如今,他回来了。

  夜幕之中,一个萧瑟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将一个蓝色的小本子递给了江策。

  他是沐阳一,跟随江策出生入死、征战沙场的好兄弟。

  “老大,区区蝼蚁,何必您亲自动手?”

  “只要您下令,我敢保证,三天之内天鼎企业、何耀龙等人,全都会从人间消失。”

  江策微微摇头。

  “有些事,必须由我亲手了结。”

  “属下

  .

  -->>

  明白了。”

  沐阳一略微低头,如一阵风般快速消失,不留丝毫的痕迹。

  江策整了整衣衫,朝着不远处浸梦科技大厦走了过去。

  在快要进门的时候,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拎着挎包,佝偻着背缓缓走了出来,迎面撞上了走过来的江策。

  “对不起......”老人抬头准备道歉,在看到江策那坚毅的面庞时,眼眶瞬间湿了,“大少爷,你回来了?”

  “是的,程叔,我回来了。”

  程海是浸梦科技的老员工,从小看着江氏兄弟长大,对于江策来说,他不仅仅是公司的一员,更是如同爷爷一般亲切的长辈。

  程海看了看江策,又回头看了眼公司大楼,失望之情溢于表。

  “你,回来晚了。”

  这时,一个染着一头红发的青年男子嘴里叼着烟走了过来。

  “老东西,在那磨蹭什么呢?”

  “让你收拾东西滚蛋没听见吗?”

  “再不滚,信不信你爹我给你一拳?”

  程海连连点头,“是是是,这就走,这就走。”

  由于害怕跟心急,程海手里一哆嗦,挎包掉在了地上,里面的东西滚的到处都是。

  “嘿,老不死的,你敢弄脏我的地盘?”

  红发青年快步走上来,抬脚就朝着程海的肚子上踹了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

  程海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而红发青年却躺在了大门后面五米的地方。

  江策伟岸的身影已然挡在了程海的跟前。

  “你、你敢打我?”

  “你知道我是谁吗?”

  江策冷眼看着红发青年,上去一脚踩在看何家明脸上。

  “你是谁啊?”

  程海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拉开江策,惊恐的说道:“大少爷,别冲动。他是公司董事长何耀龙的侄子何家明,我们惹不起,快走吧。”

  “走?”

  何家明站起身来掸了掸衣袖,一挥手,七八个保安冲了出来,将二人团团围住。

  “你们以为走得了吗?”

  程海吓得手脚哆嗦,赶忙说道:“何经理,真是对不住啊,大少爷他刚回来不懂事,不识您庐山真面目,我在这替他对您说声对不起。”

  “对不起?”何家明上前轻轻拍了拍程海的脸,“如果说对不起有用的话,还用执法者干什么?”

  “把这个小杂毛,还有那个老东西,都给我弄死。”

  “不用留手,我给你们担着。”

  “上!”

  几名保安拿着电棍围了上来。

  程海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大少爷啊,你可算是闯祸了,这可咋办啊?”

  江策微微摇头,往前跨了一步,将程海挡在了自己身后。

  对于征战沙场的修罗战神来说,区区几个保安,他还没放在眼里。

  就在保安们准备一拥而上的时候,忽然,一辆银色的宝马停在了公司大楼外。

  车门打开,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从车上走了出来。

  此人,正是浸梦科技的现任董事长——何耀龙。

  “怎么回事?”

  保安们一看到何耀龙,全都吓得赶紧立正。

  何家明凑过来说道:“二叔,有人闹事儿,我们正打算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哦?谁这么大胆子?”

  何耀龙走过来瞅了一眼,乐了。

  “哟,这不是江策吗?”

  “听说你五年前出去从戎,音信全无,怎么突然回来了?”

  何耀龙对何家明说道,“这位,就是前任董事长的亲哥哥。”

  何家明心中冷笑,

  前任董事长,不就是江陌?那个背负十二亿债务,被逼跳楼自杀的废物。

  弟弟是废物,哥哥又能好到哪里去?

  何耀龙笑呵呵的说道:“大家都不是外人,一场误会罢了,走,一起进去喝两杯。”

  他拉着江策就往大厅走。

  何家明阴冷的笑着,紧跟其后。

  程海担忧的看着江策进去的背影,焦急而又无可奈何,他了解何耀龙这只笑面虎,把江策‘请进去’肯定不会有好事。

  “大少爷,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公司内,江策跟着何耀龙来到了大厅。

  今天是公司年会,所有的员工都盛装出席,人人都珠光宝气、穿金戴银,一股上流人士的模样。

  江陌离开人世还不到一个月,他们却早就将其遗忘,甚至还活的有滋有味,无比开心。

  何耀龙将江策领上舞台,拍了拍手,示意众人安静。

  然后,他对着话筒笑呵呵的说道:“各位同事,请容许我耽误你们一分钟的时间,向你们隆重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

  “他,就是贪生怕死、窝囊跳楼的前任董事长江陌的哥哥——江策。”

  .

  -->>

  台下众人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江策。

  何家明乐更是的合不拢嘴,带头叫好。

  第1章

  江北省,青州市!

  机场!

  林北踏着一双特质黑色战靴,从专机之上走下,身材挺拔,眸若星辰,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迎接林北的,乃是一个身着黑色制服,英姿飒爽的年轻女子!

  即便是一身制式服装,也难掩其身材,反而更平添了几分别样的诱惑。

  只不过,林北仿佛丝毫没有注意到眼前的美景,而是陷入了沉思:“朱雀,交代你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五年前,他年少有为,仅仅二十岁,便是创立了北青集团,成为了青州企业中的一匹黑马,市值不断翻倍,然而,就在他意气风发,准备上市之际,却是遭到合伙人陷害。

  被公司副总裁唐青竹下药,诬陷他强奸,并且让诸多媒体记者,拍个正着!

  然而,当时他药性发作,神志不清,狼狈逃跑之后,隐约是被一个女子所救,这才救回一命!

  只是,等他清醒之时,便是已经在监押所之内了,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入狱一个月之后,他便是被挑选进入了一支神秘行伍,开始了五年戎马生涯。

  五年来,不断的征战,始终抽不出身来。

  直至今日!

  功成身退!

  退役归来!

  这,是他的一个心结。

  闻,朱雀当即是行了一个标准的敬礼:“报告天策,已经有一定线索了,最迟今晚,一定会有结果。”

  清脆的声音之中,是仰慕,敬重,以及畏惧!

  “好!”

  闻,林北浑身一震,冷漠的脸庞之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但随即便是剧烈的咳嗽起来。

  朱雀赶紧掏出一块白丝手帕来,递给林北:“天策,您没事吧?”

  英姿飒爽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如果不是一个月之前,那一战,眼前这个堪比神一样的男人,何至于受伤如此之重!

  但也正是那一战,斩尽来犯之敌,让这个男人,彻底封神。

  而后,于巅峰处,光荣退役,转而执掌大夏最神秘的组织“天策”!

  获封天策之名!

  天策二字,不仅为名,也更是一种无上荣耀,一种信仰!

  林天策,便是一个活着的传奇!

  也正是因为此,从“北境统帅”的位置上,退下来之后,林北不再需要坐镇北境,他,这才是有时间,回青州!

  “我没事!”

  林北再次咳嗽两声,拿开手帕,手帕之上,尽是一片鲜红之色,他却仿若未见一般。

  “百善孝为先!”林北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家人的身影来,“等我换身衣服,先送我去林家!”

  随后,率先踏步,走出机场,朱雀恭敬,紧随其后。

  青州,我回来了!

  一切恩恩怨怨,都将有个了结!

  ......

  一处老旧小区之外!

  林北驻足!

  林家,对他恩情似海。

  尤其是他的养父,林安国,将他从孤儿院领养回去之后,视如己出。

  即便是后来有了亲生女儿林楠,对他的爱,也从未有丝毫减少!

  养父林安国,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等他和林楠两人长大后,就结婚。

  肥水不流外人田,亲上加亲!

  而林楠,从小和林北也很亲近,像个跟屁虫似的。

  林楠身上有几颗痣,在哪个地方,林北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如果,当初他没有被陷害入狱的话,现在,跟林楠说不定都结婚了。

  想到此,林北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如今,时过境迁,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年少有为的青年企业家了,在外人眼中,他只是一个入过狱的强奸犯。

  恐怕,很多人,很多事,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很快,林北便是把这些想法,甩出了脑海。

  踏步走入小区!

  即便是五年没有回来了,林北仍旧是熟门熟路的找到了林家。

  五年铁血生涯,让林北早就养成了不苟笑的习惯,不怒自威!

  到了门前,林北想了想,脸上忽然是带上了一丝和煦的笑容,身上那股叱咤风云的气势,缓缓消失,宛如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邻家小子一般。

  只是,脸上带着一丝苍白之色,看起来,有些病恹恹的。

  这才敲响了房门!

  没多久,房门便是被打开。

  “谁啊?”

  一个中年妇女,出现在林北眼前,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但很快,她脸上的笑容,便是渐逐渐凝固。

  “你......你是......林北?”

  .

  -->>

  中年妇女的脸上,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妈!”

  林北出声叫道。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中年妇女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家里出了个对女人用强的罪犯,这几年来,他们没少被人指指点点。

  “淑华,谁来了啊?来者是客,赶紧迎进来,吃顿便饭!”

  这时,一个拿着烟杆,两鬓斑白的男人,也是出现在林北眼前。

  见到他后,林北浑身微颤。

  “爸,少抽点烟,别不把身体当回事!”

  林北出声道。

  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抖!

  “小北?”

  林安国抽烟的动作一滞,好像有些不相信,狠狠的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应该是感觉到了疼痛,又是上下打量了林北两眼,这才是无比激动:“小北,你终于回来了,这些年你都在哪啊?”

  当年,其他人都说林北未遂被判刑,唯独他林安国,打死都不信。

  可林北自从入狱,从此以后,便是杳无音信!

  他就连想要探监,都找不到地方,找不到人!

  “爸,此事一难尽!”

  林北神色复杂。

  “没事没事,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以后咱父子俩慢慢说,有的是时间!”

  林安国眼睛微红,神情激动。

  “你拦在门前干什么?快,快让小北进来!”

  随后,林安国这才反应过来,林北还在门外呢。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让一个强......”陈淑华低声说道,随后,他又是看向林北,道:“林北,既然你回来了,也不差这一两天,要不,你明天再来吧!”

  林北无。

  一时之间,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你说什么呢?”

  林安国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小北,别在门外站着了,快进来!”

  说着,林安国便是要拉林北进来。

  陈淑华脸色虽然不太好看,却也还是让开了路,让林北进了家门!

  进门之后,林北这才注意到,家里还有不少人。

  大都是熟面孔,林家的一些亲戚!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面色俊朗、气度不凡,一看就是富家子弟的青年,正被一众亲戚,众星捧月的围在中间。

  “玉泽,以后,我们家楠楠,就要多靠你照顾啦!”

  “楠楠这孩子,从小被她爸妈宠坏了,要是有什么任性的地方,还请你多担待着点!”

  “当然,要是她无理取闹,你就跟我们说,我们来教训她!”

  几个姑姑,正七嘴八舌的说着。

  “小姑,你说什么呢?我哪有任性,哪有无理取闹啊......”

  青年旁边,一位扎着马尾,身材曲线起伏、打扮精致的女子,眨着眼睛,有些俏皮。

  “是啊,小姑,楠楠很懂事的,我也保证,以后楠楠嫁给我,我会把她宠成小公主的。家里的事情,都有保姆会做,她就只管买买买,玩玩玩,被我宠着就行了,别的什么也不用考虑。”

  青年说道,看向众亲戚,带着绅士般的微笑,但其眼底深处,却是对这些“粗鄙”的姑姨,有些不耐。

  “也是,是我们多虑了,楠楠嫁给玉泽你,那是嫁入豪门,是去享福的。”小姑连忙说道,眼中难掩羡慕之意。

  而在这时,林安国也拉着林北,走了过来。

  见到林安国身后还有一个人。

  林楠有些好奇。

  “爸,您朋友来了吗?”

  林楠问道。

  然而下一刻,看到来人后,林楠那带着笑意的眸子,便是当场凝滞。

  内心有一刹那的慌乱,靠近李玉泽的身躯,下意识的就要往旁边挪。

  “楠楠,好久不见!”

  林北笑道。

  只是,内心的慌乱,一瞬即逝,林楠的脸色,陡然间冷了下来:“你什么时候出狱的?”

  第1章

  中海,此刻倾盆大雨。

  林家大院,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林家家主林青山在汤臣一品喜提别墅,乔迁之喜,广邀宾客,大摆筵席。

  前来贺喜的宾客滔滔不绝,整个林家喜庆一片。

  “莺迁乔木,燕入高楼,赠送千丝稠一件,祝贺林家主蒸蒸日上。”

  “吉新照佳地,紫色指新梁,老夫赠送林家主金丝雀一对......”

  众人纷纷送上乔迁贺礼。

  林家家主林青山跟他妻子徐碧芳夫妇俩满脸笑容,整个现场,和谐一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浑身被雨水淋湿,满脸狼狈的男子忽然闯进了客厅,大声哀求了起来。

  “爸,妈,淼淼,我妈出车祸了,颅内出血,立即要动手术!

  .

  -->>

  不然会有性命危险!”

  “求求你们借三十万给我吧!!!”

  男子浑身湿透,目光望向了主厅位置的林青山跟徐碧芳。

  这话一说,整个大厅随之一愣,随即传出了一阵哄然大笑。

  “这人是谁?大喜的日子找人借钱?怎么一点规矩都没有?”

  “披头散发,该不会是个疯子吧?”

  有人看着男子,满脸不解。

  有认识的人却讥笑起来:“还能是谁,林家夫妇就只有一个女儿,这人称呼林家夫妇为爸妈,不用说了,这人肯定就是林家的上门女婿,王超了。”

  这话一说,众人恍然大悟。

  林家有一个上门女婿是众人皆知的。

  两年前,林家的小姐林淼淼在林家老爷子强制的安排下,跟一个叫做王超的男子结婚。

  据说那个王超家世普通,毫无背景,无才无德。

  因为太过窝囊,一直不受林家人的待见。

  哪怕是林家独女林淼淼,对这个废物老公也是厌恶至极。

  两人的婚姻关系,更是实存名亡。

  如今一看,这王超跟传闻描述的简直相差无二啊。

  看到王超这幅鬼样子就闯了进来。

  岳母徐碧芳第一时间就发飙了:“王超,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知道地毯多贵?弄脏了你买的起吗?赶紧给我滚出去!”

  坐在沙发上面的林淼淼也皱起了眉头,一脸不悦的看着王超。

  “岳母,我妈现在就在医院,求求你救救我妈吧!三十万就当是你借给我的,行吗?”

  王超满脸哀求。

  “三十万,天啊,你在跟我说什么,你叫我拿三十万给你!王超,你真当我是傻子吗?”

  丈母娘徐碧芳站了起来,指着王超凶神恶煞道:“你这么贪钱,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啊你!”

  “我林家是有钱,但你一个上门女婿,有什么资格花我们林家的钱?赶紧给我滚,我告诉你,你弄脏的这块地毯都不止三十万,你赔的起吗?!”

  看到王超的样子,徐碧芳就觉得恶心。

  当年如果不是老爷子执意要让招王超上门,她早就把这废物给赶出家门了。

  如今老爷子躺在医院重病垂危,就再也没人给王超撑腰。

  王超神色凄凉,入赘两年,他老实本分,洗衣做饭打扫家务,从未做过对不起林家的事情。

  可即便是这样,林家的人依旧不把他当人看,把他当做了一条狗。

  王超拳头紧握,面色痛苦,目光望向了妻子林淼淼。

  “淼淼,我知道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但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你帮我最后一次可好?”

  他面色恳求,卑微倒了尘埃当中。

  但林淼淼站起来同样看着王超,笑了起来:“王超,我妈的说的对,你吃我林家的,用我林家的,我们不欠你什么,凭什么借三十万给你?就因为你是我的便宜老公?别逗了,如果不是我爷爷老糊涂了,我会嫁给你这个废物?”

  林淼淼的话就像是针一般狠狠地扎进了王超的心中。

  他拳头紧握,指甲都刺入了掌心,鲜血淋漓。

  扑通!

  王超跪在了他们的面前。

  “求求你们了,救救我妈吧。”

  王超咬破了嘴唇,嘴角溢出刺目血迹。

  男儿膝下有黄金。

  如果不是为了妈妈,他宁愿去死,也不会给林家人下跪。

  在场的宾客看到这一幕,纷纷讥笑起来。

  “这王超还真把林家当提款机了,开口就是三十万,真以为这钱是天上掉下来的啊!”

  “就是,这王超真不是个东西,我估计他妈根本就没这么严重,纯粹就是在骗林家的钱!”

  “林家小姐也真是可怜,嫁给了这么一个好吃懒做的废物。”

  “如果是我,我早把这废物一脚给踹出去了!”

  听着这些流蜚语,王超脸色苍白,嘴唇都咬出了血迹!

  噔噔噔!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西装,仪表堂堂的男子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捧着一束玫瑰花,走进了别墅大厅。

  看到这人,众人纷纷诧异。

  “这不是李氏集团的公子,李辉吗?”

  “李公子他怎么也来了?”

  “难道也是林家邀请的宾客吗?”

  “他捧着玫瑰花是干什么?难道是要跟人表白吗?”

  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下,李辉来到了林淼淼的面前。

  他单膝跪地,捧着一束鲜花,对着林淼淼深情说道:“淼淼,我受够了偷偷摸摸的日子,今天我来这里,就是想大声的告诉所有人。”

  “你林淼淼是我的女人,我们彼此相爱,才是天作之合!”

  “至于王超那个废物,他配不上你!”

  “淼淼,从今以后,你愿意正大光明的做我女人吗?”

  .

  -->>

  听着这话,满堂皆惊,没人想到,李辉公子竟是为了林家小姐而来。

  堂堂的李家公子,居然爱上了林家的千金。

  王超看着这一幕,脸色瞬间煞白起来,旋即怒火冲天!

  “我愿意!”

  林淼淼点头答应。

  王超脑海轰的一声,整个人都懵了!

  “淼淼,你......”

  王超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妻子,竟当着自己的面,接纳别的男人!

  难道他们?

  “王超,你猜的没错,我跟李辉早就在一起了,两年前就在一起了!”

  “但我并不觉的这有什么不对,因为在我心目中,你从来都不是我的丈夫!”

  “我的男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李辉!”

  这番话说完,王超脸色惨白,如遭雷劈!

  踉跄之间,差点就摔倒在地!

  “王超,你不是要三十万给你妈治病吗!”

  “只要你现在跟我离婚,三十万我立马转给你!”

  林淼淼盯着王超,沉声说道。

  王超脸色煞白,但很快,他就释然了,像林淼淼这种女人,根本就不值得留恋。

  “好!我跟你离婚!”

  对于林淼淼的行为,在场没人觉得她有做错。

  毕竟,相比于王超这个废物,李辉相貌堂堂,有才多金。

  他们两人在一起,才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至于王超,不过就是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瘌蛤蟆罢了!

  ......

  宴席过后,几人来到了婚姻所,领了离婚证。

  看到离婚证终于到手了,林淼淼别提多有兴奋了。

  随即对着王超憎恨道:“王超,老娘忍了你两年,现在终于解脱了!”

  “从今往后,我跟你这个废物再无瓜葛!”

  王超神色铁青,沉声说道。

  “婚已经离了,钱呢!”

  王超忍受着屈辱,他现在只想要看到钱。

  这是妈妈的救命钱啊!

  “钱?婚都离了,你还要想我的钱,我欠你的吗?”

  林淼淼满脸冷笑。

  丈母娘也满脸讥笑:“你在我林家白吃白住了两年,我不让你赔钱就不错了,三十万?你怎么不去做梦!”

  说完这话,他们几人纷纷大笑起来,笑声刺耳,尽是嘲讽!

  “王八蛋,我要杀了你们!”

  王超脑海轰鸣,整个人都炸了,就像是一头野兽一样,满脸狰狞的朝着林淼淼扑了过去。

  但那个李辉早有准备,他一脚将王超给踹翻在地!

  “呸,一个废物也敢跟我抢女人,老子早就想弄死你了!”

  李辉狠狠地在王超脑袋上面踹了几脚,然后带着林淼淼等人离开了这里。

  鲜血流淌进了王超的双眼,整个眼前,赤红一片,意识越来越模糊。

  “妈......妈......儿子对不起你......”

  他十指不断在地上摩擦,鲜血淋漓,艰难想要站起来。

  最终,双目一黑,彻底昏厥了过去。

  没人看到,他胸口位置的一块白玉忽然在此刻闪烁着洁白色的光芒。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