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

  秦老太太看着秦婉秋,无比认真的说道。

  秦婉秋跟秦老太太对视数秒,随后轻轻点头。

  “奶奶,我知道了。”

  “我这就,先回去了。”

  秦婉秋应下这件事情,没有在这里逗留,直接就要离开。

  “婉秋,咱们秦家拖不起!”

  “所以,你最多,只有两天时间!”

  秦老太太连忙跟上去,对着秦婉秋嘱咐道。

  “我知道了。”

  秦婉秋认命般的点了点头,随后离开了秦家宅院。

  而秦星宇和秦菲等人,均是嘿嘿冷笑着,目送秦婉秋离开。

  秦婉秋能办好揽秋集团的事情自然最好,但这种事情用脚指头想都不可能。

  不过,秦星宇等人,也不会太过紧张。

  他们这些人,跟秦婉秋一家不一样。

  这些年,他们可从秦家公司里面,搂了不少钱。

  即便没了秦家的产业,也能维持后半生的生活,所以他们并不是多么害怕。

  而现在,他们就等着看秦婉秋出丑。

  ......

  时间过的很快。

  一天一夜时间,转眼间就已经过去。

  这些时间,秦家的各个产业,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正在不断的回缩。

  如今的秦家,真的可以说是四面楚歌,十面埋伏。

  周围,草木皆兵。

  而更让秦家憋屈的是,他们甚至连敌人是谁,都不能完全确定。

  那敌人好像并不存在,又好像这江城的每个人,都是他们的敌人。

  在这种局势下,秦家无可奈何,只能不断回缩,不断的回缩。

  可事情总有一个极限,他们总有缩到底的时候。

  到了那时,他们秦家,可就真的要败了!

  次日。

  秦婉秋坐在办公室内,看着面前的一堆文件。

  今天的秦婉秋,略施粉黛,可也无法遮掩她脸上的憔悴。

  昨天晚上,她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扪心自问,她是真的不想嫁给赵权。

  如果是两年前,她可能就会认命,牺牲自己,去成全秦家。

  可偏偏,她的生命中,出现了一名叫林霄的男人。

  她思考良久,还是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而秦老太太已经亲口保证,只要秦婉秋能将揽秋集团的事情解决,就绝对不会再逼她去跟赵权在意。

  所以,她要想尽一切办法,办成这件事情。

  即便明知道难如登天,可她还是要咬牙试一试。

  “秦总,这是传来的最新消息,昨天晚上一夜时间,咱们再次受到了多次针对。”

  “其中包括进货渠道商,以及出货客户那边,以及药品监督部的连续排查。”

  “还有这些......”

  面前站着几个人,纷纷给秦婉秋汇报着,不好的消息。

  “我知道了。”

  秦婉秋看着眼前的烂摊子,脑海中一团浆糊。

  这一刻,她忽然想起了林霄。

  想起了林霄,那无论何时,都无比自信的笑容。

  仿佛有他在,什么困难都不算困难一般。

  可现在,秦婉秋已经,再也无法依靠林霄。

  “我出去一趟。”

  秦婉秋站起身体,随后直接下楼亲自开车。

  “揽秋集团,我今天,必须要找你要个说法!”

  “不管你们背后站的是谁,我都要弄个明明白白!”

  秦婉秋微微咬牙,随后直接开车,赶往了揽秋集团。

  ......

  与此同时。

  揽秋集团,陈辉的办公室内。

  林霄坐在办公桌后,陈辉和袁征则是一左一右的站着。

  “霄哥,这是这两天,咱们公司做出的计划。”

  “按照您的吩咐,赵家暂时没有动。”

  “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秦家这边。”

  陈辉和袁征,给林霄轻声讲述着。

  “嗯。”

  林霄一边翻看,一边微微点头。

  “霄哥,其实我有点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这么对待秦家?”

  “我并不是说您这么做不对,秦家那些人让您受了两年耻辱,您杀了他们也是应该。”

  “只是,我不明白的是......”

  陈辉挠了挠头,问到一半却是又忍了下来。

  “你不明白,我明明可以将秦家一下子摁死。”

  “为什么,还非要这么循序渐进?”

  林霄头也不抬,轻声说着话。

  “呃,是......”

  陈辉连忙点了点头。

  林霄却是没有再说话,根本懒得解释。

  “想不明白,就

  .

  -->>

  不要想。”

  袁征瞥了陈辉一眼,轻声呵斥道。

  如今的林霄,已经不是前段时间的林霄。

  那时候的林霄,还未站起来,只是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罢了。

  而现在,林霄站起来之后,跟着他一起回来的,还有自信,以及那股霸道强势。

  陈辉还想用以前的眼光去看待林霄,那绝对不是一种明智的行为。

  “是!”

  陈辉立马点了点头。

  此时他们三人,浑然不知道,秦婉秋已经到了揽秋集团的楼下。

  “霄哥,您是想用这种,不断施加压力的方式,让秦家原形毕露,对吗?”

  袁征虽然呵斥陈辉,可他自己也是忍不住好奇发问。

  “秦家,不该将赌注,压在赵权身上。”

  林霄缓缓合上档案,语气平静。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