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

  而台下众人,也是微微发愣,随后很多人都是露出了冷笑。

  赵俊发处心积虑的,安排这么一出,结果秦婉秋直接给赵权拒绝了,当真是有些可笑。

  但,赵权却是丝毫不着急。

  他既然敢来这里,哪能不做好万全准备?

  “婉秋,我本来不想来打扰你。”

  “但是,我看到很多人都嫌弃你,不愿意接受你,我赵权心中难受。”

  “别人嫌弃你,我不嫌弃,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赵权面带认真,眼中都是散发着温情。

  连下面很多女孩子,都被感动了。

  可是,秦婉秋依旧无动于衷,只是微微点头。

  她为什么如此固执的,不愿意跟赵权接触?

  或许是因为,林霄曾经跟她说过,让她离赵权远点。

  “我去,装什么白莲花呢?你都没人要了,还在这挑三拣四呢?”

  忽然,台下传来一道戏谑声。

  听到这句话,很多人都是微微皱眉,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但,却是根本找不到人。

  “我觉得说的不错,秦家招婿都没一个人报名,现在权少来了,她还在那故作清高?”

  “说白了,这就是作!太作了!都没人愿意要你,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么?”

  “权少也真是够大度的,秦婉秋跟另外一个男人,一起生活了两年,他还愿意要她?”

  “反正,我是肯定不要。”

  紧接着,下面那些人就像是约好了一般,爆发出了一阵阵的议论声。

  并且这议论声音很大,使得舞台上的秦婉秋等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你们不要这么说,我既然喜欢婉秋,就可以为她改变自己的原则。”

  赵权装模作样,对着下面的众人呵斥道。

  而实际上,他心中早就已经乐开了花,因为这些人,本来就是他安排的。

  “权少,我们就是为你打抱不平,她太自以为是了。”

  “真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就会有人任你作呢?差不多行了啊!”

  “别怪我说话不好听,她已经跟另外一个男人生活了两年,那不就是一只破鞋么?”

  “可不是么,就这还挑三拣四的,还不喜欢权少,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台下赵权安排的那些人,越说越是过分,越说越是不堪。

  这些话,尽数飘到了秦婉秋耳中,气的她浑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从小到大,秦婉秋最重声誉。

  在学校之后,跟男生很少接触,更别说谈什么恋爱。

  即便是参加工作之后,也是安守本分,朝九晚五上班。

  从未做过,任何逾越之举。

  可此时,那一声声破鞋,像是万箭穿心一般,将她扎的千疮百孔。

  “我不是,我没有......”

  秦婉秋握紧拳头,泪水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有没有你说了不算,你跟别的男人一起生活两年,那个男人不也离开你了么?”

  “可不咋的,你都没人要了,你应该感谢权少。”

  台下两个青年,说完之后再次低下了头去。

  “我......”

  秦婉秋足足沉默了十几秒,忽然缓缓摇了摇头。

  这一刻,秦婉秋忽然觉得,她有一种,想离开这个世界的冲动。

  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值得她留恋的东西。

  “啪!”

  “啪!”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巴掌声。

  像是有人,在鼓掌一般。

  “啪嗒!”

  紧接着,这会场的大门,被两名黑衣壮汉推开。

  一名身着全黑西服的青年,步伐稳健的迈步走进。

  一边迈步,一边缓缓拍着手。

  各方宾客,包括秦家众人,以及舞台上的秦婉秋等人,全都将目光看向了这边。

  “唰!”

  这一瞬间,全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谁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会出现在这里。

  这名青年的出现,真是使得场中所有人,都尽数愣住。

  他,是林霄!

  秦婉秋的废物未婚夫,林霄!

  只是,众人印象中那个坐轮椅的瘸子,此时却是步伐非常稳健。

  没有借助任何人任何东西的辅助,就这么靠着自己缓缓迈步。

  他,他站起来了!

  并且,来到了秦家的招婿现场!

  “嗒!嗒!”

  脚步声接连响起。

  林霄身后,五十名黑衣壮汉,分成两排紧紧跟随。

  这一刻,秦婉秋愣住了,秦老太太呆住了。

  秦家众人,包括秦恪行夫妇,以

  .

  -->>

  及秦星宇他们,全都楞在当场。

  就连台上的赵权,也是缓缓瞪大眼睛,心跳速度不断加快。

  全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只有林霄等人的脚步声,在众人耳边回响。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