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你,不敢杀我!

  哪怕赵权今天抓的不是秦婉秋,他们也会出手。

  林霄轻轻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径直朝着赵权走去。

  “我,输了么?”

  林霄居高临下的看着赵权,淡淡问道。

  “你个废物!你就是个废物!你永远都是废物!”

  “你动我一下试试,我让你后悔!”

  赵权红着双眼,还在疯疯癫癫的大吼大叫。

  而林霄,已经失去了,跟他对话的兴趣。

  “刚才,你哪只手,打的婉秋?”

  林霄一边折着袖口,一边轻声问道。

  “统帅,他,还没有资格让您亲自动手。”

  袁征压低声音,对着林霄说道。

  “不,我要亲自动手。”

  林霄一边摇头,一边将另一只袖口,也折了起来。

  袁征沉默两秒,还是将钢刀,递到了林霄手中。

  “哪只手打的。”

  林霄手握钢刀,再次问道。

  “打尼玛打!你个废物!”

  赵权还在对着林霄,破口大骂。

  “说不上来,那我就当你是用了两只手吧。”

  林霄话音落下,赵权的右手,先被陈辉拉了出来,死死按在了地上。

  “你他妈要干什么?林霄,你有种就放开老子!”

  “你是个男人么?放开老子!”

  赵权终于是有些慌了,不断挣扎着大喊。

  “放开他。”

  林霄竟然轻轻点头,对着袁征二人说道。

  “是。”

  袁征和陈辉,立马放开了赵权。

  他们一点都不担心,赵权会伤害到林霄。

  如果林霄那么容易就会被伤到,他也不可能,坐上九星尊统的尊位。

  “你个废物!”

  赵权被松开的一瞬间,就猛然起身,一拳朝着林霄打来。

  “唰!”

  钢刀横扫,寒芒刺眼。

  “噗嗤!”

  一声刀锋划破皮肉的声音响起,锋利刀刃从赵权的手腕处一闪而过。

  宛若刀切牛油一般,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噗通!”

  紧接着,赵权这只手掌,砸落在了地上。

  被砍断的断腕处,鲜血宛若不要钱似的疯狂涌出。

  赵权瞬间愣住,瞪大眼睛看向自己的手腕。

  这一瞬间的时间,他的痛觉神经还没有发出信号。

  但仅仅过了几秒钟,那股钻心的疼痛,就让赵权宛若杀猪一般惨叫起来。

  “啊!!我的手,疼啊!!”

  凄惨的叫声,直冲天际,响彻在这月黑风高的晚上。

  但,林霄的眼中,没有半点怜悯。

  手掌挥动之间,刀锋再次一闪而过。

  “唰!”

  “噗嗤!”

  下一秒,赵权的另一只手掌,也是被一刀斩断。

  两只手掌掉落在地上,而赵权则是成了无手之人。

  两条手臂的末端,只有光秃秃正在喷血的手腕。

  “啊!”

  赵权的惨叫声,更加巨大。

  “带我去医院,我错了,求求你带我去医院。”

  “我要把手接回去,求求你!”

  赵权疼的几欲昏死过去,但他还想着,要将双手接回。

  所以他此时,直接面朝林霄跪下,想将自己的两只手掌捡起来。

  可是,没了双手的他,连捡东西这么简单的动作,都根本做不到。

  “晚了。”

  林霄抬起脚掌,随后重重落下。

  赵权的两只断手,被林霄狠狠踩碎,随后毫不留情的踢到了一边。

  “嘶!”

  如此血腥残暴的画面,让光头壮汉等人,齐刷刷倒抽一口冷气。

  他们这是,到底招惹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为什么林霄做这一切的时候,还能保持平静,仿佛已经习以为常了一样?

  光头壮汉等人,越想这心中越是惊慌无比。

  而秦婉秋此时,也跟那名小助理,站到了一起。

  由于屋内人实在太多,所以他们看不清,林霄正在对赵权做什么。

  不过仅仅听赵权那凄惨的叫声,就知道赵权此时,正在经历什么样的痛苦。

  “秦总,这,这......”

  小助理吓得面色煞白,全身都在不断颤抖。

  “他欺负我们,就该受到惩罚。”

  秦婉秋咬了咬牙,她心中同样有些害怕,但还是坚持着保持平静。

  “我希望,你今天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永远留在心里。”

  秦婉秋看着小助理,无比认真的说道。

  如果事情传出去,肯定会对林霄造成很大

  .

  -->>

  的影响。

  所以,秦婉秋必须,提前给小助理提个醒。

  “是!是!我记住了。”

  小助理连连点头,随后跟秦婉秋一起,走到了门外。

  而即便她们走到了外面,赵权的惨叫声,还是极其清晰的,传进她们的耳朵中。

  “你为什么,要作死呢?”

  “活着,不好么?”

  林霄手持钢刀,对准赵权的胸口,唰唰三刀斩下。

  “噗嗤!噗嗤!噗嗤!”

  每一刀斩下,都会在赵权的胸口,撕开一道长达几十公分的口子。

  林霄的手法极其娴熟,力道更是掌控的十分精准。

  每一刀,都不会太深,这样赵权想快点死,都是一种奢望。

  反而要在这种疼痛中,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林霄,放了我,我求求你!”

  “你他妈最好整死我,你不整死我,我就整死你!”

  赵权此时,在剧烈疼痛之下,甚至变得有些疯疯癫癫。

  一会儿对林霄痛哭流涕的求饶,一会儿又对林霄说出威胁话语。

  出尽洋相,凄惨至极。

  “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

  林霄看着蹲坐在地的赵权,眼中满是冰冷。

  “哈哈哈!你不敢杀我。”

  “你给我记着,我早晚,都找你报仇!”

  赵权疼的全身抽搐,还不忘哈哈大笑。

  “但为了斩草除根。”

  “脏了我的手,也无妨。”

  林霄话音落下,手中钢刀猛然扬起。

  随后从上到下,狠狠斩落。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