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得饶人处且饶人?

  黄海杰能忍,但林霄不会忍。

  他得帮着黄海杰,找找曾经的血性。

  “统帅,我......”

  黄海杰脸色涨红,欲又止。

  “没有血性,忍让无度。”

  “你,没资格叫我统帅。”

  林霄收回目光,淡淡说道。

  黄海杰闻,精神剧震,随后又缓缓看向了王虎。

  “动手。”

  袁征在一旁,直接下令。

  “好!”

  黄海杰不再犹豫,拿起茶壶,朝着王虎的头上砸去。

  “你们干什么?”

  正在这时,张晓彤冲了出来,对着林霄几人大喊。

  “唰!”

  黄海杰下意识的,停下了动作。

  “砸!”

  林霄再次下令。

  “砰!”

  黄海杰不敢违抗,狠狠砸下。

  这一下,直接将王虎砸的眼冒金星。

  那滚烫的茶水,更是烫的他哇哇大叫。

  “姓黄的,老子今天杀了你!”

  王虎吃痛之下,瞬间红着眼眶,一拳朝着黄海杰砸来。

  但,袁征比他速度更快。

  他的拳头刚刚抬起,就被袁征一拳正中面门。

  “噔噔噔噔噔!”

  这一下,直接将王虎打的后退数步,鼻血更是立马汹涌而出。

  王虎连退数步,随后噗通一声坐倒在了地上。

  “砰!”

  袁征跟着上前一步,踩在了王虎的胸口。

  “你们放开他!”

  张晓彤冲过来,就要去阻拦袁征。

  “啪!”

  就在这时,林霄闪电出手,抓住了张晓彤的手腕。

  “黄海杰,你个废物!”

  “这就是你的兵中战友?竟然敢摸我?”

  张晓彤一下没挣脱掉,对着黄海杰大吼道。

  黄海杰连忙看向林霄,再怎么说,张晓彤也是他的妻子。

  林霄确实,不应该去触碰。

  “她,怀孕了。”

  林霄收回手掌,淡淡说道。

  他刚才,只不过是给张晓彤,把了一下脉而已。

  “什么?”

  林霄这话说出,宛若晴天霹雳。

  生生炸响在,所有人的耳边。

  黄海杰瞪大眼睛,而张晓彤则是当即脸色一变。

  “我从来,没有碰过你!”

  黄海杰瞪大眼睛,看着张晓彤咬牙说道。

  “哼!你个废物,我就算让你碰,你有那个能耐吗?”

  张晓彤见事情败露,索性也不再掩饰,直接承认下来。

  “嘿嘿......”

  此时躺在地上的王虎,则是露出了一抹阴笑。

  毫无疑问,他跟张晓彤,肯定有事儿。

  “你!”

  黄海杰,彻底心灰意冷。

  原本,他念及与张晓彤的感情,所以处处忍让。

  即便林霄和袁征说他,他也在极力维护着张晓彤。

  但是现在,他从未碰过张晓彤,那张晓彤肚子里的孩子,从哪来的?

  黄海杰只觉得,脑袋上一片绿油油。

  林霄,没有说错,张晓彤确实给他戴了帽子。

  “我对你,不够忍让吗?不够迁就吗?”

  黄海杰看着张晓彤,咬牙问道。

  “没意义的话,就不要说了。”

  林霄可没心情,听他们这些破事儿。

  张晓彤这种女人,也不值得黄海杰浪费时间。

  “我给你的钱,一分不少的拿回来。”

  林霄缓缓起身,看着张晓彤说道。

  “你休想!”

  “那是我的钱。”

  张晓彤这话说出来,林霄眼神骤然变冷。

  “怎么,你还敢打我?”

  “来,你打我一下试试!”

  张晓彤冷笑一声,直接将脸凑到了林霄面前。

  “啪!”

  下一秒,一道极其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张晓彤被打的连退数步,嘴角流血。

  不过,这一巴掌,不是林霄打的,而是黄海杰。

  这也是黄海杰跟张晓彤认识这么多年,第一次对她动手。

  “从此以后,你我恩断义绝。”

  黄海杰伸手指着张晓彤,咬牙说道。

  “你个废物,你以为老娘稀罕是吗?”

  “你是废物,他们也是废物,你们当兵的全都是废物。”

  张晓彤伸手指着林霄和袁征,大声怒骂。

  “掌嘴。”

  林霄话音落下,袁征立马起身,朝着张晓彤就是一耳光。

  “为兵者,风

  .

  -->>

  餐露宿,保家卫国。”

  “他们,不是废物。”

  林霄瞥了张晓彤一眼,淡淡说道。

  “好啊!好!黄海杰,你真是长胆子了!”

  “你们,都给我等着!”

  张晓彤捂着脸庞怒骂一句,随后扶着王虎就准备离开。

  “我,让你走了么?”

  林霄眼神冰冷,淡淡问道。

  “你想怎么样?”

  张晓彤咬牙看向林霄。

  “废他一条腿。”

  林霄看向黄海杰,伸手指了指王虎。

  “你敢!”

  张晓彤对着黄海杰大吼一声。

  而黄海杰,确实不敢。

  如今的他,早就被磨平了所有的锐利棱角。

  “统帅,要不,还是算了吧。”

  “得饶人处,且饶人......”

  黄海杰沉默数秒,轻声说道。

  “当你有金刚手段,具备碾压一切的实力之时。”

  “再谈,得饶人处且饶人。”

  林霄话音落下,黄海杰如遭电击。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动手,只是摆手,让张晓彤离开。

  “果然是废物!”

  张晓彤临走之前,还不忘冷笑一句。

  “统帅,征哥,对不起,让你们,见笑了......”

  黄海杰瘫坐在椅子上,眼中满是痛苦。

  “这样的人,不值得你伤春悲秋。”

  林霄缓缓坐下,淡淡说了一句。

  “是......是......”

  黄海杰轻轻呼出一口气,连忙点头应下。

  要说心中有些芥蒂,那是无法避免。

  但,既然张晓彤,已经做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他确实,没有什么可留恋。

  “统帅,征哥,你们过来一定是有事找我吧?”

  “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帮得上的?”

  黄海杰沉默半晌,随后主动问了一句。

  “你对京南,应该还算熟悉吧。”

  袁征看了林霄一眼,随后对着黄海杰问道。

  “征哥你是指,哪方面?”

  黄海杰闻愣了一下,随后抬头问道。

  “我们想找个人。”

  “京南这边,有没有姓陈的大户。”

  袁征开门见山,对着黄海杰问道。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