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这地方,我罩的!

  两名女孩子对视一眼,随后都是摇了摇头。

  她们真不相信,林霄还能摆平黄汉斌,这个衙门中的大人物。

  “打了对吧?”

  黄汉斌见刘梅不说话,最后确认了一遍。

  刘梅此时,有些不知所措的,伸手不断的抓着衣服。

  林霄缓步上前,就要接过话茬。

  “打了,是我打的。”

  正当林霄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刘梅猛然抬头,直接将所有责任揽了下来。

  就像是林霄小时候一样,刘梅依旧在用尽全力保护他们。

  “你打的?”

  黄汉斌微微摇头,他当然不相信。

  “有事儿,跟我来谈吧。”

  林霄缓步上前,将刘梅挡在了身后。

  刘梅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林霄挥手拦下。

  他现在,已经长大,刘梅不用再像曾经那样,拼命挡在前面保护他们。

  “你又是谁?”

  黄汉斌看了林霄一眼,淡淡问道。

  而实际上,林霄知道他这是在明知故问。

  魏康肯定是动用家里的关系,找到的黄汉斌。

  要不然,事情会传的这么快?

  “废话,就不用说了。”

  “你们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林霄跟黄汉斌四目相对,眼中没有半点紧张。

  黄汉斌摸了摸鼻尖,心中多少有些意外,他没想到林霄会这么淡定。

  “我们正常来调查取证。”

  “打人者,我们依法带走。”

  “福利院有不规范行为,我们依法判罚。”

  黄汉斌看着林霄,一本正经的说道。

  他说的这番话,也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若是刘梅,此时肯定哑口无,只能老老实实接受。

  可偏偏,黄汉斌今天,遇到的是林霄。

  “我喜欢,讲道理。”

  “你有什么权利,来对福利院进行判罚?”

  林霄看着黄汉斌,淡淡问道。

  “我们地方辖区,有权力,也有义务,去监督这个辖区的一切。”

  “包括,福利机构。”

  黄汉斌皱起眉头,语气有些不耐。

  “福利机构,也分公办和私办。”

  “公立机构,上面拨款,专款专项专用。”

  “但这里,是私人自掏腰包,未曾接受你们一分钱补助。”

  “你,有什么资格,来这里行使你那所谓的权力?”

  林霄这番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黄汉斌脸色阴沉,硬是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反驳。

  他身后十几名随行工作人员,同样是脸色微红,纷纷陷入沉默。

  有些事儿比较复杂,三两语根本说不清楚。

  要说他们有权力管吧,他们确实有权力管。

  可要严格说起来,这私人办的福利机构,跟上面出手办的,终究不一样。

  就像,公办学校和私立学校。

  公办学校九年义务教育,学费一分都不能收。

  但私立学校,一学期的学费,大几千上万的多如牛毛。

  所以,公私这两种不同的性质,终究是有很大的不同。

  “我不想,跟你说这么多。”

  “你也不用跟我在这,讲什么法规,我比你懂得多。”

  “我按照法律法规办事,你若是不配合,那就是罪加一等。”

  黄汉斌沉默数秒,随后对着林霄冷哼一声说道。

  “你吓唬我呢?”

  林霄微微皱眉,他发现这黄汉斌,有些不识抬举。

  “吓唬不吓唬另说。”

  “现在,我作为辖区负责人,要对你们这里的各项进行检查。”

  “你,让还是不让?还是说你想妨碍公务?”

  黄汉斌一定大帽子,给林霄盖了下来。

  “可以,你们检查,你们去检查吧!”

  没等林霄说话,刘梅连忙走上来,一边伸手阻拦,一边对着黄汉斌说道。

  “哼!走!”

  黄汉斌冷哼一声,带人就朝着里面走去。

  “霄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们查就让他们查吧。”

  刘梅轻叹一声,在旁边劝道。

  林霄微微皱眉,随后还是暂时忍了下来。

  “这是什么?”

  不多时,黄汉斌就带着人走了回来。

  他的手中,还拿着几个电话手表。

  “这么昂贵的东西,你们从哪来的?”

  黄汉斌皱起眉头,对着刘梅问道。

  “这是别人捐赠的。”

  刘梅立马,开口解释一句。

  “接受捐赠的账单记录有么?”

  .

  -->>

  黄汉斌的眼神中,带着一些逼问。

  林霄此时,也算是看明白了,这黄汉斌跟魏康,就是穿一条裤子。

  摆明了,就是来公报私仇么。

  既然这样,那林霄也不会,再对他有什么客气。

  “我买的,有问题?”

  林霄再次上前,接过了话茬。

  “当然有问题。”

  “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你买什么买?”

  “你们福利院,多项操作不规范,厨房卫生也不达标。”

  “所以现在,我将依法,对你们进行查处,孩子们由我们来安置。”

  黄汉斌摆了摆手,后面立马走上来五六个青年,手中竟然还拿着封条。

  “不!不要,我们不要离开刘妈妈!”

  一众孩子,纷纷吓得瞪大眼睛,口中大声喊着。

  “封掉这里?”

  “我给你,十个胆子。”

  林霄此时,终于是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冰冷。

  黄汉斌,摆明了就是前来找茬,无论刘梅怎样配合,他都能挑出毛病来。

  “你在威胁我?”

  黄汉斌闻,微微皱眉看向林霄。

  “话,我就说一遍。”

  “这地方,我林霄罩的。”

  “谁敢染指,我让谁死。”

  林霄缓缓伸手指向地面,语气无比的冰冷。

  场中,一时间陷入死寂。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