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3章:他的路,走不长!

  “是这样,我一个朋友,从海外给我带了一些进口和牛肉。”

  “我家老爷子说,林先生小时候,跟李老先生一块来陈家吃饭,就特别喜欢吃牛肉。”

  “所以正好赶巧,让我告诉你一声。”

  陈家辉一边笑着,一边轻声说明来意。

  不得不说,这陈家辉编故事真是一绝。

  张口就来,简直就像是真的一样。

  陈卫微微摇头,他觉得陈家辉,完全没有必要解释这么多。

  让林霄来吃饭,那是他的荣幸,他也一定会赴约。

  何必浪费口舌说那么多呢?

  “啊?是这样么?”

  “那......好吧。。”

  陈家辉微微皱眉,随后缓缓挂断电话。

  “你去跟他吃饭吧,老子可没空。”

  陈卫拿起拐杖,就要起身离开。

  看他的意思,竟然要对林霄避而不见呢。

  “老爷子,您不用避了,林先生不来。”

  陈家辉微微摇头,对着陈卫说道。

  “啥玩意儿?”

  陈卫猛然转头,一脸惊讶的看向陈家辉。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林霄竟然,敢拒绝陈家的邀请。

  京南陈家的地位,放眼诺大京南,没有人胆敢小看。

  而整个京南,敢拒绝陈家邀请的,恐怕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但,林霄绝对不在这一只手之内。

  可是现在,林霄还真就,直接给他们拒绝了。

  陈卫刚才还无比傲娇的想着,自己先行回避一下。

  等林霄过来,肯定想见自己。

  到时候,自己再出面不迟。

  可没成想,人家林霄直接没有过来的兴趣。

  “他,怎么说?”

  陈卫缓缓坐下,瞪大眼睛问道。

  “他说......”

  “我记错了,他对牛肉过敏。”

  陈家辉脸色涨红,缓缓说出这句话。

  “对牛肉过......这是什么破烂借口?”

  陈卫闻一愣,随后拍桌大骂。

  “唉......”

  陈家辉轻叹一声。

  他当然也知道,这是林霄拒绝他们的借口啊!

  而林霄这个态度,已经表明了,他现在根本不想跟陈家,有太多牵扯。

  “他是傻子么?”

  陈卫沉默数秒,随后看向陈家辉问道。

  “傻子,能在段时间内,做出这般成就么......”

  陈家辉摸了摸鼻尖,轻声回道。

  “这算什么成就?”

  “一家新兴公司,前期只要有足够的资金,就能快速崛起。”

  “但,到了一定的层面,就得懂得怎么转型,只知道闭门造车,注定没有什么前途。”

  陈卫冷哼一声,他现在只觉得,林霄实在是太傻了。

  公司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想要继续发展,那就必须要借助强大的人脉。

  衙门中,也必须有强大的背景做支撑。

  林霄明明有机会,跟陈家交好,得到陈家的帮助。

  可他偏偏,不愿意来陈家一趟。

  这,不是傻子是什么?

  除非林霄能认识,比陈家还要更强大的人物和背景。

  那他自然就能,不把陈家放在眼中。

  但陈卫实在想不到,林霄通过什么渠道,认识那些大人物。

  即便他曾经为兵中九星尊统,可那也只是曾经。

  现在的他,已经退役,也没人承认他的身份。

  “老爷子,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陈家辉轻叹一声,他一直觉得,没能跟林霄打好关系,实在是有些遗憾。

  “什么怎么办?”

  “林霄这种目光短浅之辈,注定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不过是稍微有了一些成就,就开始目中无人,心高气傲,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个份量。”

  “你就看着吧,他的路,绝对走不长。”

  陈卫冷哼一声,随后拄着拐杖离开。

  陈家辉轻轻摇了摇头,心中很是纠结。

  ......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

  亿林地产,已经被归到了林氏地产名下。

  至于那些各种交接工作,以及亿林地产名下项目的运转,这些都不用林霄操心。

  袁征现在,已经对公司发展这一块,有些得心应手。

  并且这个社会,只要手中有钱,就能招揽到,非常优秀的人才,来帮自己管理公司。

  再加上,有沈磊等人的协助,这些事情办起来很是简单。

  最重要的是,那掌管着整个京南地产行业的

  .

  -->>

  大佬周正,如今也已经成了林霄的朋友。

  当初,他跟林霄立下约定,如今也到了履行诺的时候。

  有这些人帮衬着,公司各种问题,都不算问题。

  所以林霄,倒是清闲了下来。

  中午,林霄在福利院,跟刘梅她们一起吃了个饭。

  刘梅她们恐怕都不会知道,林霄就是京南商圈动荡的主角。

  因为在这里,林霄就是普普通通的身份。

  就只是,刘梅一手带大的孩子。

  在那些小孩子们的眼中,林霄是哥哥,是叔叔。

  他们之间相处的十分融洽,也只有在这里,林霄才会卸下所有防备,不用有任何提防。

  “没想到,琦琦做饭的手艺还真不错。”

  饭后,林霄毫不吝啬赞美之词,笑着说道。

  “是啊,琦琦长大了,也贤惠的很。”

  “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个臭小子。”

  刘梅一边刷着碗,一边笑着说道。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