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2章:自作孽,不可活!

  然而,令他意想不到同时也令在场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林霄毫不犹豫的一口回绝。

  “抱歉,我没兴趣。”

  此话一出,周围一片安静。

  除过袁征以外的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林霄。

  他们怎么也无法相信,林霄竟然考虑都不考虑一下,直接就拒绝了。

  这可是亿林集团的董事长李志林的财产,以亿林集团雄厚的财力,李志林肯定给自己留了一大笔钱。

  这笔钱的数量,估计会让普通人叹为观止!

  亿林集团已经倒闭了,这是李志林在倒闭之前,给自己留的钱!

  不是亿林集团的钱!

  但是林霄却一点也不心动,甚至就连神情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这就不能不令在场众人感到震惊了。

  “你没兴趣?你怎么可能没兴趣?你知道我有多少钱吗?你知道我那笔钱到底有多少吗?那可是几十亿——”

  李志林急切的说道,而且眼巴巴的看着林霄,对他投去乞求的眼神。

  听到几十亿这三个字,在场的好些人眼神都变了,有的人甚至倒吸一口凉气。

  几十亿是什么概念?

  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一年的收入也就在二十万上下,这还是理想化的情况。

  而一年收入二十万,十年便是二百万,一百年便是两千万。

  几十亿的财产,一个普通的家庭几辈子都赚不来!如果有了这样一笔钱,就可以躺在床上悠闲的过完下半辈子了!

  就算是再不爱钱的人,听到几十亿这三个字,也没有办法继续保持冷静。

  但是,林霄却轻笑起来。

  “几十亿很多吗?或许对普通人而,几十亿确实是一笔天文数字,可是对我来说,几十亿又算得了什么?李志林,你太高看金钱的魅力了,也太高估你的实力与财力,不好意思,我对你的钱一点兴趣都没有。”

  林霄摇摇头,神情依旧淡然如水。

  听到这话,在场的京南军区特种兵,一个个都不由自主的对林霄投去了震惊、敬佩的眼神。

  而刘梅和刘诗琦,则显得十分激动。

  袁征面露微笑,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这便是他熟识的九星统帅!

  不为金钱动容,更不会为金钱折腰!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让他为其效劳!

  但是李志林却崩溃了。

  最后的希望没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没了,他怎么可能还坚强的起来?

  “那你抓我和我女儿来做什么?那你还见我干什么?林霄,你不要故作清高,我不相信你不爱钱!”

  林智林就像疯了一样大吼。

  林霄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李志林,这比任何嘲讽都让李志林感到心酸心痛。

  自己为了钱,奋斗了大半生,可是到了这个年轻人的面前,自己庞大的财产却毫无价值,这实在是太讽刺了!

  “我让袁征带你们来,是为了告诉你们,害了你们的人不是我,是你们自己。”

  林霄淡淡的说道,并摇了摇头,像是在为李志林和李子然惋惜。

  “你放屁!”

  李子然终于忍不住了,破口大骂。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李子然知道自己和父亲李志林再没有丝毫脱身的可能,所以她干脆破罐子破摔,发泄心中的怨愤与仇恨。

  “难道不是吗?李志林入狱,是因为他自己干了太多违法的勾当,如果他没有做出违反法律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将他送入大牢?”

  林霄加重语气说道。

  此话一出,李子然顿时哑口无。

  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林霄的实力确实很强,势力也十分庞大,远非李志林可比。

  但如果李志立没有违反法律,林霄只能杀了他,绝对不可能通过法律手段来制裁他。

  所以李志林入狱,真正的责任,在他自己身上,而不是林霄害了他!

  林霄看向李子然,接着说道:“你现在也要面临法律的审判,这难道也是我害的?是我林霄雇佣外国的雇佣兵,绑架刘院长和刘诗琦?”

  李子然想要反驳,但是她却发现,自己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而李志林,此刻已经面如土色,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李志林,李子然,你们自己反省反省吧!”

  林霄冷酷的话语,令李志林和李子然都感到怅然若失,好似未来一下被斩断,再也没有了希望。

  李志林还处于失神的状态,而李子然,却低下头,轻声啜泣起来。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眼眶里溢出来,顺着脸颊往下滑落,最后落在地上。

  只短短片刻,她面前的地面就被眼泪打湿了一小片。

  李子然后悔了。

  但是现在后悔,已

  .

  -->>

  经迟了。

  “带他们下去吧......袁征,联络衙门,这两个人交给衙门处理。”

  林霄挥挥手说道。

  “是!”

  袁征重重点头。

  随后,林霄又看向京南军区特种部队的大队长,说道:“那帮雇佣军衙门处理不了,这已经是兵方的范畴,所以这帮人就交给你们了,你们押送走吧,妥善处理这帮人。”

  这个京南兵区的特种部队大队长,用力点点头。

  押送这么多外国的雇佣兵回去,绝对是大功一件。

  雇佣兵很快就被特种部队带走了,而衙门的人也很快赶到。

  不过,李子然被押送离开之前,深深的看了一眼林霄,也不知道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也许是懊恼。

  也许是悔恨。

  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毕竟时光不可能倒流。

  处理完这些事,接下来也就该送刘梅和刘诗琦回秦淮福利院了。

  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回到秦淮福利院之后,情绪才终于稳定下来,悬了好久的心也终于落回谷底。

  林霄让袁征外出买了好些吃的回来。

  坐在桌边,看着刘梅和刘诗琦两个女人狼吞虎咽,他的心情也逐渐变得愉悦。

  “慢慢吃,别着急,小心噎着。”

  林霄对刘梅和刘诗琦说道。

  刘诗琦顿时红了脸,非常不好意思。

  她毕竟是个女人,而女人对自己的形象一向都很看重,所以害羞是难免的。

  但她长时间没吃东西,现在真的饿得受不了了,所以很快就又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