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秦碗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1574章 :拿钱办事!

小说:林霄秦碗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最强战婿 更新时间:2021-10-17 14:41: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574章:拿钱办事!

  医馆馆长颇为郁闷的看着空荡荡的医馆大厅。

  “怪事,今天怎么这么冷清啊?”

  负责柜台的人回答道:“馆长,离我们不远处又新开了一家中医馆,现在正忙的火热呢。”

  “和我们一样的中医馆?”馆长眉毛一挑,“好家伙,抢我们的生意?这可不好啊。”

  这样嘀咕了一声馆长,立马开始想主意。

  “有了,打个横幅,就说为庆祝我妈八十岁大寿。至于价格嘛,暂时亏一下,和对方弄成一样的。”

  在馆长的提议下,这里的人立马就按照馆长的话去办。

  不过饶是如此,收效也是甚微,并没有多少人来,林霄那边的人依旧是络绎不绝。

  眼见这样,馆长恶狠狠咬牙。

  “该死的,明明都是一样的价钱,怎么这些人宁愿排队也要去那个新开的地方啊。”

  看书吧e.co

  兀的,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

  馆长对着医馆里的人问道:“你们最近有没有见到过那个三癞子?”

  收银台前的女人点了点头,“早上时候见过,好像今天往这边走了。”

  “哼,这个臭要饭的,需要他的时候人就不见了,不需要的时候各种在别人眼前晃悠,碍眼玩意儿。”

  咒骂了几句的馆长,连忙就去找三癞子,费了好大功夫。

  这个三癞子,浑身上下都是肮脏的脓包,相当恶心,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一股恶臭。

  此刻,三癞子出现在的馆长眼前,馆长嫌弃的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你这脏东西,找你还真花费了我不少力气。”

  “怎么了?”三癞子忍不住问道。

  馆长也话不多说,直接就对着三癞子甩出去十张红票子。

  见到这十张红票子,三癞子顿时就眼冒金光。

  “这这这,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馆长您怎么给我这么多钱啊?”

  “少废话,没有原因我找你做什么?”馆长冷笑一声,“拿了我的钱,就给我去办一件事。”

  “什么事?”

  馆长简单将需要三癞子做的事情说出来后,三癞子的脸上已经满是犹豫。

  见到这样表情的三癞子,馆长满脸厌恶,“怎么,给你钱你还不乐意了?”

  “不是,只是这种害人的事情,我实在是......”

  三癞子还没有说完,馆长就气呼呼的跺了一脚。

  “你不干,有的是人干!区区一个乞丐,你在这里跟我装什么呢你!”

  这样咒骂着的他,本来还打算将地上的钱给捡起来。

  可一看那些钱上都沾了三癞子身上脓包露出来的浓水,馆长顿时就收回了这个想法。

  这就好比钱一不小心掉进粪坑了,缺钱的可能会不顾一切的把钱捞出来,即便很恶心。有钱的就不一样了,直接忍痛割爱。

  “你做不做!”馆长对着三癞子厉声呵斥一声。

  “可是,这......”

  一听这话,馆长不耐烦的咂舌。

  他又取出十张红票子来,又一次甩在的三癞子的面前。

  “你一个臭乞丐,不知道要饭多长时间才能弄到这些钱。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做还是不做?事情之后,我再给你一千。”

  对三癞子这样的一个乞丐来说,这属实不是一个小数目。

  纵然不愿意,可是在钱的诱惑下,他还是用力点了点头。

  “做,我做。”

  听到这话,馆长就笑了出来。

  不管怎么说,花上三千块把自己竞争对手的名声给搞臭,还是相当值得的。

  眼下,他也伪装成一个普通人,混入在林霄医馆门前排队的人群之中,等待着三癞子的表演。

  不一会儿的功夫,三癞子就过来了。

  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长时间不洗澡的那股恶臭、再加上身体那些脓包散发出来的恶臭,整个人简直和粪坑里冒出来的狰狞人形怪物没什么区别。

  因为三癞子前来,三癞子直接就变成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已经有人忍不住捂住了鼻子,满脸嫌弃的看向了三癞子。

  “哪来的这么一个臭乞丐?”

  “是啊,又丑又恶心,还特别臭!这种人怎么好意思出来的,他不怕恶心到我们啊?”

  “就是说啊,实在是太恶心了。这种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真是晦气?”

  对三癞子的咒骂声中,大多数人都有些忍不住这样的臭味。

  只见一个身上香水味浓郁的女人,连忙从包包里取出香水给周围喷。

  不过这样,也还是掩盖不了那股臭味,她都要把香水给鼻子里喷了,可依旧是一点用都没有。

  “呕~”

  这么一声下去,女人直接跪在地上,当场呕吐起来。

  女

  .

  -->>

  人的呕吐,直接就引发了连锁反应。

  又有几个人因为恶心给吐出了出来。

  场面,一时间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

  “不行!我受不了了,再待在这里的话,我也会吐的。”

  “我也是,这队不能排了,马上走人!”

  人群中的馆长早已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看着混乱的人群,他得意的笑了出来。

  不长眼的玩意,居然敢把店铺开在距离自己这么近的位置上。而且还把价钱弄的这么低,这不弄他能行?

  馆长心中已经料定,在林霄这里的人,绝对会疏散得一干二净。

  到时候,门可罗雀。

  不过这时候,只见林霄对着袁征说了几句,袁征立马就进入了医馆里一趟,出来的时候,带着一个造型古朴的小瓶子。

  瓶子打开,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来。

  不知怎么的,这股清香将那浓郁的恶臭直接就掩盖下来。

  不光如此,闻着这股清香,还有一种提神醒脑的感觉,心里也觉得踏实了几分。

  接着,林霄雇佣的人立马就清理掉了地上的那些污秽。

  一场小风波下来,虽然走掉了一些人,不过剩下的人仍旧愿意感受感受林霄的针法。

  眼见现场再次平静下来,馆长的眼中不由得现出几分懊恼来。

  不过,有三癞子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在这里,他也不用担心计划失败。

  这不,三癞子已经直接朝着林霄的位置走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馆长心中暗自冷笑一声。

  “哼,就算能及时的稳住在场人们的情绪又能怎么样?”

  “接下来,还有更刺激更好玩的事情等着你呢?”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