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反问一声:“而且,你觉得,得了风寒的人会有你这么好的脸色吗?”

  闻,这人又吃了一惊,眼神之中满是对林霄的佩服。

  林霄又看了一眼排在这人后面的四个男人。

  “好了,轮到你们这四个医生了。

  不要着急,一个一个来。

  ”

  听到这话,这四个医生也是不由得吃了一惊。

  既然林霄这样说了,他们四个也只好按照林霄说的来办。

  等问完各自的问题之后,四个医生,已经被林霄博大的知识给深深震撼住,目光之中满是对于林霄的钦佩。

  “林医生,”打头的那个人率先开口:“这年头,想找到一位真的有博学的中医实在是太难了,请你务必要将我们几个收作徒弟!”

  “是啊!林医生,你的医术实在是让我们太佩服了,要是跟着你的话,我们绝对会有所收获的。

  ”

  “林医生,我们会给您交费的,请你务必要收我们为徒。

  ”

  “好吧。

  ”听到这话的林霄点了点头,“你们五个以后就在这里工作。

  ”

  一听这话,反而是这五个人给愣住了,一副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的样子。

  “林医生,你说真的?”打头的那个人对着林霄试探着问道。

  “哦?”

  “就是,您这样的高明医术,收徒弟不需要经过层层选拔,看看我们谁天赋最出众吗?”

  林霄笑了一声,“哪里需要那么麻烦。

  我以后说的东西,你们可能有人听得懂有人听不懂,这总归有个接受过程。

  ”

  “更何况,我也不指望你们能掌握多少。

  掌握一些皮毛,就足够你们在日常中给人看病了。

  ”

  五人感激的对着林霄点了点头。

  “另外,我不需要收你们的钱,也没什么学徒期。

  你们直接上就是,遇到什么问题请教我就行。

  ”

  一听这话,这五个人的眼中顿时就又是更多的感激。

  不过说到底,收了这五个人,对林霄来说还真有不少好处。

  眼下他这医馆正缺人,像是这样的医生,只要稍微指导,很快就能派上大用场。

  到时候,除非什么疑难杂症,否则根本就不需要他自己在医馆里带着了。

  而等这五个人医术提升上去,设立分馆之类的,也能让他们自己带专业人才。

  转眼间,几天的时间匆匆过去。

  有着林霄的指导,这五个人的医术有着明显的提升。

  林霄感觉再过几天自己就能从这边抽身了。

  而在这一天黄昏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闯入了这里。

  是一个身材挺拔而又英俊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大风衣,脑袋上还带着一定黑色圆帽。

  这样的装束,看上去给人一种不祥的感觉。

  “您好,请问我能为您做些什么?”

  面对服务员的询问,男人根本就不予理会。

  他上下打量了几眼这个医馆的布局,在原地自自语起来。

  “不错不错,这家新开的医馆漂亮的很,真的是讨人喜欢。

  对这里我很满意。

  ”

  这个时候,林霄也走了出来。

  男人的目光和林霄的目光正好碰上。

  “你就是这里的老板?”男人对着林霄问道。

  “是啊。

  ”

  “林老板,我叫张文远。

  ”男人对着林霄递上了一张名片,上面有着这个男人的联系方式和地址。

  接过名片的林霄念了出来。

  “福瑞医药有限公司?这种大地方的老板,来找我这么一个小角色做什么?”

  张文远笑着,“当然是和你来谈生意的。

  ”

  “生意?”

  “是的。

  ”张文远也压根不在乎什么礼仪,直接就找了张沙发给坐了下来,“你最近的事迹,我听说了,中医嘛,治好了不少人的病。

  ”

  张文远对着林霄意味深长的笑着:“不过呢,看病救人能赚多少钱?营销才是硬道理。

  ”

  似乎是料定了林霄会感兴趣一般,他直接就对着林霄解释起来。

  原来,这个张文远想要借助林霄的名头,来开发一款中药补品。

  这款中药补品暂且不考虑有什么效果,只要吃不死人就对了。

  接着,就打着强健身体的名头将这个中药补品来牟利。

  “你看过电视上那些广告吧!什么做了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捐出某某配方作为噱头。

  我们可以这样搞。

  ”

  “这样一来呢,你这里的名

  .

  -->>

  望会一股脑的提高上去。

  ”说到兴奋处的张文远猛地一拍林霄的肩膀,“到时候,单单是广告费,就能让你再办一家公司来开。

  ”

  “至于产品的利益嘛!我们八二分,我八你二。

  当然,这是你不用出任何物资的前提下,怎么样,你够意思吧?”

  听完张文远的这一番话,林霄的眼中已经满是鄙夷。

  “药是用来治病救人的,而不是被你这样用来赚血汗钱的。

  ”

  “你,还有良心吗?”

  张文远嗤笑一声,“良心?那算是什么东西?不会吧,难不成现在还有人要讲良心,有良心能赚钱吗?不能赚钱要良心有个什么用。

  ”

  说完,张文远嬉笑着对着林霄竖起中指来。

  “你这个伪君子,我就和你点明了吧。

  保守估计,你至少能赚到这个数。

  ”

  张文远对着林霄晃了晃自己的的中指,“不要误会,可不是一百万,而是一千万。

  啧啧啧,一千万的利润啊,难道你就不心动吗?”

  对此,林霄嗤之以鼻。

  好一个八二分,好一个良心没用。

  正是因为这样的人多了,这世道活着才那么艰难。

  “我不感兴趣,请回。

  ”林霄冷冷答道。

  一听这话,张文远的眼中顿时就现出怒意来。

  “你这家伙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八二分都不能让你满意?我七,你三,这样一来总行了吧?”

  “这无关乎你的那几个臭钱,而是我做人的原则。

  ”林霄冷冷回答。

  “呵呵,好一个原则。

  ”听到这话的张文远恶狠狠咬牙,“狗东西,我是看在你有利用价值的份儿上才过来和你谈生意,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

  ”

  “这话应该对你自己说。

  ”林霄回答。

  “你!”张文远气得被林霄给噎住,恨恨说不出话来。

  好半天,他才吐出一口浊气来。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