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征说道:“稳步进行中。

  我现在还有时间,有什么你尽管吩咐我就是。

  ”

  “这边出了点小麻烦,我们去会会张文远。

  ”

  一听这个,袁征顿时来了劲儿。

  “好啊,我这就赶过来,你等我!”

  翡翠酒店。

  在这个五星级高档酒店的一个私人大包间里,张文远满意的做起来点燃一支烟,极为满意的看了一眼床上的这两个尤物。

  他的电话偏偏这时候响了起来。

  张文远不耐烦的接起了电话:“又有什么事情?烦死人了。

  ”

  听到电话那头急匆匆的解释后,张文远勃然大怒。

  “你说什么?这简直荒唐!”

  愤怒之下,他一拳把床砸得嘎吱作响。

  “区区一个林医生,他算是个什么东西?他能打啊,要找我算账啊?好啊,给我联系专业人士过来,我还就不相信了,我收拾不了一个小小的林医生!我能被他骑在头上?做他的白日梦!”

  咆哮完,张文远就恶狠狠的把手机给挂断。

  床上两个女人,很是识时务,立马就给张文远穿起衣服来。

  没用多长时间,五名荷枪实弹的西装墨镜男,就来到了张文远的房间。

  见到这五人后,张文远满意的点点头。

  “一口价,三百万。

  作为定金的一百万,我已经给你们了,剩下的两百万,我见到那个林医生死掉后,自然会给你们。

  ”

  “张老板放心。

  ”打头的这名墨镜男子嘴角咧起,“对付一个小小的医生而已,容易的很。

  ”

  “那就去吧。

  ”张文远挥了挥手,“早完事早收工。

  ”

  他的目光又落在了两个衣衫不整的女人身上。

  不得不说,他花大价钱找的这两个尤物,简直就是狐狸精,这会他就又感觉自己蠢蠢欲动起来了。

  可偏偏在这时候,这个房间的灯兀的一下黑了。

  “怎么回事,停电了?”张文远疑惑一声。

  “不应该啊。

  ”墨镜头子回答,“外面灯火通明,是这个房间里的线路出问题了?”

  “我靠,”张文远怒骂一声,“我花大价钱住这里,就给我这样的服务?这不行,这不给我退钱我绝对忍受不了!”

  而就在他这样说的时候,只听一声什么东西被利刃给划开的声音,接着就是一声微弱的呜咽。

  墨镜头子的鼻子动了几下,“这是血的味道?”

  突兀的感觉到不对的他,立马吼叫出来。

  “报数!都还活着没有,一!”

  二三四紧跟着就喊了出来。

  不过有一人喊出来的声音,却是带着无比的恶寒,就像是亡灵的低语。

  听到声音不对的墨镜男子,心里咯噔一声。

  “不好,有人混进来了,还杀了我们一个人!”

  连带墨镜男子在内的四个人,掏出手电筒的同时,将腰间藏着的火械也一并取了出来。

  手电筒的光芒扫射间,发现袁征的这名男子想要大吼出声。

  可没等他叫出来,他的脖子和他的手电筒,都被袁征给一刀划开。

  亲眼见到这一幕的墨镜男子惊呼一声,“他在这里,快,射击!”

  袁征的动作很快,扼住一人脖子,将他一刀抹了之后,直接将刀掷出去,将另外一名墨镜男子的咽喉给贯穿。

  仅剩下的墨镜男子,手里的是一把消音火械。

  扣下扳机的那一刻,袁征已经灵活的躲闪过去。

  而后一把就抓起死掉一人的火械来,对着墨镜男子就丢了过去,正中墨镜男子握着火械的那只手。

  闷哼一声的墨镜男子,手里的火械直接飞了出去。

  他匆忙去抓飞出去的火械。

  眼下的这个情况,对方显然是一个非常擅长近身战的怪物,没有火械的话,他只有死这一个选择。

  然而,袁征根本就不给他任何的机会。

  他探向火械的手,直接就被袁征给踩在了脚下。

  而蹲下来的袁征,也将刀子架在墨镜男子的脖子上。

  “你,你到底是谁!”墨镜男子对着袁征惊恐的问道,“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哦?”听到这话的袁征笑了一声,“也罢,我就让你死的清楚一点。

  我是林先生的部下。

  至于为什么要这样搞,谁让你们打算暗杀林先生呢?”

  袁征看了一眼张文远的位置,“而且你和这家伙的谈话,我刚好听到了。

  ”

  话音落下,袁征已经毫不留情的抹了这个墨镜男子的脖子。

  这个时候张文远,已经被吓得不轻,躲在床底下,双手抱头瑟瑟发抖,活像是一只变成圆球的刺猬。

  又是两声利刃划过什么东西的声音,接着,房间的灯亮了。

  只见一只大手就从床底下探了进来,张文远惊恐的尖叫出来。

  他本能的想要往后缩,但还是被一把给抓住了。

  被强行抓出来的他,被袁征拎着脖子提了起来。

  看清楚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后,张文远更为惊骇不已,爆发出更为凄惨的叫声来。

  视野之中,五个专业刺客,还有床上的那两个女人,都已经死掉了。

  无一例外的都是被抹了脖子。

  “叫吧,随便你叫。

  ”袁征开口说道:“这五星级酒店的隔音是相当之好,你再怎么叫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

  说完,袁征看了一眼,从张文远裤管滴答下来的大量液体,眼中顿时充斥起鄙夷来。

  “啧,真恶心啊你。

  ”

  张文远止不住的战栗着,对着袁征颤声问道:“你们到底是谁啊?到底想要做什么啊?”

  “我之前不是说的清清楚楚吗?我是林先生的部下。

  ”袁征冲着张文远阴森的笑了出来,“你该不会是到现在为止了还没有反应过来,林先生到底是谁吧?”

  “就是擎天医馆的林医生,懂?”

  听到这话的瞬间,张文远的脑袋嗡嗡作响。

  一个普通医馆的医生,能有着这样一个可怕部下?不管怎么样,那都说明这个医生不是什么普通人啊!他这是一不小心得罪了什么恐怖的人物了啊!

  他也来不及想那么多,被袁征提起来带到了另一个大套房里。

  被袁征一脚踹得跪在地上的时候,张文远这才看清楚了林霄。

  林霄,就坐在沙发上俯视着他,像是在看什么可怜的蝼蚁。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