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征点点头,直接就开始表演了起来。

  这酒完全就不够他喝的。就跟喝饮料一样,一瓶接一瓶。

  桌子上的几十瓶酒,几乎都被他一口气给干光了。

  看得汤澄空一行人瞠目结舌。

  “爽啊!”袁征打了一个饱嗝。

  林霄问了一声:“喝够了没?”

  袁征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来,“还行吧,好像还差一点。”

  “没事,汤老板都说他今天请客了,你也不要客气。”林霄对着服务生招手,“再上几十瓶一模一样的酒。”

  这一次,林霄也加入了战斗。

  几十瓶酒,被速度干光了。

  林霄就又招呼服务生要了几十瓶。

  这新到的几十瓶也是一样的情况,接着林霄就又招呼服务生

  之前,汤澄空和他随行的人,都是想看看林霄和袁征的笑话。

  林霄也就算了,袁征跟水牛一样,把酒当水一样的使劲灌。

  这一百来多瓶子下来,都一千五百万多了。

  眼看林霄和袁征喝的越来越多,汤澄空和他一行人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这就等同于看着自己的钱在快速蒸发。

  终于,一人忍不住了,打算对着林霄和袁征开口。

  不过,在汤澄空恶狠狠瞪了一眼下,他终于是不敢开口。

  汤澄空僵硬的笑了一声。

  “林先生,你的酒量真是不错,你这手下也是海量啊。”

  林霄笑了一声,“该不会是汤老板觉得我们喝的太多了吧?”

  “这是哪里话。”汤澄空急忙辩解,“你们随便喝,随便喝。”

  话是这么说,不过汤澄空已经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服务生,再来一百瓶!”

  一听这话,汤澄空只感觉头晕目眩。

  就连过来的服务生,也忍不住赞叹起来。

  “两位先生可真是厉害,居然这么能喝。”

  接着,服务生的脸上就表现出一分尴尬来。

  “两位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们酒店的库存也不是很多,就剩下七十八瓶了。您看,要是剩下不够的话,可以换其他的酒?我们这里倒是有不少推荐。”

  “就这种吧。”林霄说道,“全拿上来就是。”

  “好。”

  这一顿饭下来,地上到处都是酒瓶子。

  汤澄空的脸色多少有些难看。

  要是自己消费的也不算什么。

  但汤澄空不过是想借着酒局,试探试探林霄的底细,顺便讽刺林霄一番。

  没想到什么都没试探出来,也没讽刺几句,时间全都被用来让林霄和袁征喝酒了。

  他现在都有点不想结账了。

  不过没办法,自己做出来的行为,也只有自己来买单了。

  “服务生,结账。”

  “好的先生。”服务员拿着计算器一通摁。

  “先生,我们给您抹了个尾数,你们一共消费三千七百万。”

  “你说什么?”

  没等汤澄空开口,汤澄空随行的那几个人,就已经忍不住叫出声来。

  汤澄空自己,也是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他自己吃饭撑死了超不过一千万,剩下的两千七百万,全都是给林霄和袁征喝出来的!

  他僵硬的拿出了自己的卡,这笔钱,最少得三个月才能赚回来。

  “你们叫什么叫,真给我丢脸。好像我是个缺钱花的人一样。”

  汤澄空话是这么说,但是他心在滴血。

  就连卡交给服务生的动作也相当缓慢。

  而在这时候,另外一张卡已经送入了服务生的手里。

  “拿我的结账吧。”

  对着服务生说了一句的林霄,扭头看了一眼汤澄空,对着他微微一笑。

  “汤老板,我看就免了吧。今天的账就由我来付。”

  叮的一声,钱已经刷过去了。

  那一声,让汤澄空整个人愣住,脑袋空白一片。

  “汤老板,以后要记得量力而行。还有,刺身吃多了可不好,肚子里容易生虫子,你自己多注意身体吧。”

  “袁征,我们走。”

  “好嘞。”应了一声的袁征立刻就跟在了林霄身后。

  那样子,一点都看不出醉意来。

  等林霄一走,汤澄空彻底拉下脸来。

  本来自己今天是为了取笑林霄,怎么现在反倒是变成林霄取笑他了?

  此刻的汤澄空,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要多气恼有多气恼。

  “老板,我们”

  “都给我闭嘴,我不想听你们废话。”汤澄空冷哼一声。

  他暗暗握紧了拳头,“这个该死的林先生,存心就是让我难堪!好像我没钱,他钱多了去了一样!真是气死我了!”

  这时候,一个擅长

  .

  -->>

  察观色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对着汤澄空开口。

  “老板,你不觉得这是一个突破口吗?”

  “我刚才说了什么,你耳朵聋了没听见吗?”汤澄空对着这人厉喝一声。

  这人身子忍不住剧烈哆嗦了一下。

  “嘿嘿,老板。”他僵硬的笑着,“您不觉得这个林先生,喜欢逞能吗?”

  “您看,之前已经试探出来,他刚收购吴德隆的公司,手里没有多少钱可以花。”

  “可是这会儿呢?您瞧瞧,他为了装阔,硬是咬着牙买单。”

  “您想想,他为什么要这么快就离开这里。无非就是心疼的厉害,不想让我们看到他的表情。”

  “哦~”汤澄空一下子露出了一副我懂了的表情,就连笑容也变得无比阴险起来。

  “你这家伙,说的还真有些道理。”

  “嘿嘿,老板,这种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手腕强硬,他们在某个方面也必然会吃大亏。我这里刚好有一个点子。”

  “巧了,”汤澄空笑了出来,“我也一样。”

  二人一同将自己的点子说了出来,意见得到一致后。

  包间里回荡着汤澄空几人的大笑声。

  “好,就按照这个主意去办。”

  “哼!林先生,你不是喜欢装吗?我这就让你死在装上!”

  林霄这边。

  因为两人都喝酒,林霄找了个司机开车,和袁征一同坐在后排。

  “袁征,你感觉那些酒怎么样?”

  “嘿,软弱无力,和酿造他们的人一样。喝这么多也没啥感觉,味道嘛,我觉得随手买的老白干都比那强。怕不是智商税。”

  袁征对着林霄挑了挑眉。

  “林先生,你觉得呢。”

  “一样。垃圾玩意儿。”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