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刷卡成功了?

  这个男人,居然真的这么有钱?

  西装男和杜怀雅,瞬间惊呆了。

  几人错愕的看着面前的林霄,全然不敢相信发生在眼前的事实。

  面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西装男感觉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

  刚才还讥讽林霄没钱,没想到林霄一下子就闹出这么大的动作来。

  他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视野中的林霄,依旧是那样一副表情。

  他将衣服全都打包后,带着陈琪琪就走了。

  眼见二人的背影,杜怀雅恨得牙痒痒,双眼之中满是嫉妒。

  她的目光落在了西装男的身上。

  “ho

  ey,他买了好多衣服啊,人家也想要嘛!”

  她娇滴滴的说出这种话,换来的却是西装男的白眼。

  “你想要就要?给我搞清楚你的立场。

  ”西装男没好气的说道,“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

  ”

  这话,一来撒火,二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说到底,西装男本身就是个富二代,钱全是他爹的。

  偶尔给女人花个百十来万也不要紧,但要是花一千多万,那他承受不起。

  杜怀雅立马就识趣的闭上了嘴,一副做错事情的小猫模样。

  “ho

  ey,对不起哦。

  ”

  “行了行了,打包衣服结账,赶紧走吧。

  ”

  说完这句话的西装男,盯着林霄的背影,心里属实不是滋味。

  至于导购,这会儿才后知后觉的害怕起来。

  能一口气花这么多钱的,那是普通人?

  这明摆着是个低调的土豪。

  这种人,今天自己没给人家好脸色,还说出这样的话来。

  以后也别指望人家能照顾你的生意了。

  这还是轻的,要是林霄想要搞她,那不是分分钟让她完蛋吗?

  此刻的导购,虽然害怕,但着实也没其他什么办法

  离开这里后,陈琪琪看着拎着大包小包的林霄,一时间脑袋空空的。

  她好半晌才鼓起勇气,对着林霄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有钱。

  ”

  “不过,你花这么多钱给我买这么多衣服,你就不觉得肉疼吗?”

  “也没多肉疼。

  ”林霄回答,“单纯看之前那几个家伙不顺眼而已。

  ”

  对于这话,陈琪琪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过了一会儿,她才鼓起勇气对着林霄说道,“我们互相留个联系方式?”

  “也行。

  ”

  完事之后,林霄找了个出租车送陈琪琪回家。

  刚把大包小包全都放在车上。

  林霄的视野中就出现一辆有些眼熟的车子。

  正是之前那个长发男开着的那辆别克君威。

  “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富婆对着开车的长发男怒道,“我让你给我买的东西,你都没给我买?”

  “还得等回家路上我想起来,再原路折返回来?你怎么办事的?”

  “对不起,对不起,”长发男连声道歉,“我马上把这件事情搞定,不会让你耽搁太久的,我保证。

  ”

  车子缓缓朝着林霄这边驶过来后,见到林霄的富婆笑了一声。

  “停车。

  ”

  停车的长发男也见到了林霄和陈琪琪,心里咯噔一声。

  他心里这叫做一个尴尬,这之前才在林霄和陈琪琪的面前丢人,怎么这就又碰到了?这不是让自己难堪吗?

  富婆率先下了车,上下打量了林霄和陈琪琪一眼。

  “有事?”林霄问道。

  “也没什么。

  ”富婆回答,“就是之前从这小子嘴里,知道了你们的事情。

  ”

  这样说着的富婆,盯着陈琪琪看了一眼。

  “是朵漂亮的花,不过也就是野地生长的喇叭花,平平无奇。

  ”

  “老婆啊。

  ”下车的长发男也连忙解释起来。

  “我和她真的没什么了。

  我之前也和你解释过了,我之所以先前和他们说话,无非就是想报复一下而已。

  ”

  “是吗?”富婆冷哼一声,“怕不是你们要旧情复燃吧?”

  “不是的不是的!”长发男急忙辩解道,“我心里恨透她了,我怎么可能再去爱一个抛弃我的女人。

  现在我的心里,就只有你。

  ”

  “哼,姑且信了你的鬼话。

  ”富婆轻蔑的用手一指陈琪琪,“女人,搞清楚你的地位。

  这家伙是我的狗,我

  .

  -->>

  想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

  ”

  “你要是敢背着和我的狗发生些什么,当心你这张小脸被陌生人划得稀巴烂。

  ”

  富婆又扭头看向了林霄,“穷小子,看好你的女人。

  要是她给你戴绿帽子,那可就是你活该了。

  ”

  刚说玩,富婆就愣在了原地,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之前她也只是不屑的瞥了林霄一眼,并没有认真看林霄的脸。

  而现在,林霄容颜的每一个细节,都深深烙印在了富婆的眼帘。

  顿时,富婆的脸上就堆满了笑容。

  “没想到你这小子这么帅,身材也这么有料。

  ”

  她走到林霄的身前,对着林霄就不老实的探出手来。

  见到富婆的动作,林霄眉头微皱。

  “你这是做什么?”

  “你看你,害羞什么,我只是想和你认识一下而已。

  ”富婆说着咽了一口唾沫。

  她立马从自己的名牌包包里取出一张名片,对着林霄递过去。

  “我是云知声公司的老板,正好想要一个男秘书,你有没有兴趣?”

  说着,富婆就掏出一张银行卡对着林霄递过去。

  “卡里面有十万块,是我的一点小小礼物,你不要客气,收下吧。

  ”

  富婆的动作,再加上她说出来的话,直接就让林霄的眼中满是厌恶。

  林霄用冰冷的声音说道:“男秘书?”

  他一指长发男,“怎么不让他当啊。

  ”

  “哎呦,他是我干儿子。

  ”

  这话,让陈琪琪一下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未免也太过好笑了,这个长发男口口声声叫富婆为老婆。

  富婆倒好,直接称呼长发男为干儿子。

  见到陈琪琪笑,富婆也是直接拉下脸来。

  她对着陈琪琪厉声道:“小件货,你笑什么笑?”

  “区区一个穷鬼而已,你又怎么知道我的快乐?你回家吃大便去吧你!”

  因为被富婆叫干儿子,长发男是又委屈又尴尬。

  每天被迫营业也就算了,还动不动被嫌弃软弱无能。

  这位富婆的快乐完全是建立在他的痛苦之上。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