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8章:打人,还需要理由?

  他简单将之前服装店的事情讲了一下。

  “哼,这个家伙可真能装。我越看他就越觉得不爽。”

  围在周围的这几个混混嬉笑几声。

  “汤少,用不用我们几个帮你好好教训他。”

  “我们办事你放心,找个角落看着就好。保证让你心情舒畅百倍。”

  听到这话,西装男不由得笑了一声。

  “好主意啊,就交给你们办了。”

  “每个人给你们三万。”

  这些混混们,顿时就兴奋起来了。

  “不愧是汤少,就是大方!”“是啊,这不给汤少好好整一出?”

  “兄弟们,走起来!”

  混混们朝着林霄的方向一拥而上。

  眼见这些面色不善的人围上来,林霄微微皱眉。

  刚上车的袁征直接就跳了下来,懊恼的盯着这些混混。

  “你们搞什么啊?”

  混混们一个个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来。

  “搞什么?当然是好好教训你们一顿啊。”

  “我不记得和你们这些人有什么牵涉。”林霄应了一声。

  “你当然不记得,你也不需要记得。”打头阵的混混笑着,对着林霄竖起中指来。

  “废物东西,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今天教训定你了。”

  “是啊。”周围几个混混应和着。

  “今天把你打得屁滚尿流。”

  “嘿嘿,他说不定还会哭着叫妈妈呢,绝对很好玩。”

  当即,就有两个混混迫不及待的对着林霄招呼上来。

  面对这些家伙,林霄都懒得出手。

  他只是看了一眼袁征,袁征就明白了林霄的意思。

  上前一步的袁征,双拳分别向他们砸出,轻易命中这两个混混的面门。

  两个混混惨叫一声,那里还有还手的余地。

  整个面部都塌陷下去了,栽在地上满脸是血,凄惨的嚎叫着。

  见到这场面,打头的混混不由得面流冷汗。

  他怔怔的看着面前的林霄,简直不敢相信发生在眼前的事实。

  “你这家伙,居然敢当着我们的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你养着一个厉害的打手是不是?你别以为我们是吃素的。”

  “弟兄们,一起上。好好收拾这个狂妄的家伙!”

  说罢,这些混混们就一股脑的对着袁征扑了上去。

  袁征也是毫不客气。

  手脚并用,只听一声声凄惨的叫声。

  这些混混全都倒在地上,脸上全都是血。

  他们动弹都动弹不了了,哪里还有反抗的余地。

  “就这?也好意思出来打人?”

  袁征说着,直接拨打了调查员的电话。

  听着袁征说的话,这些混混们一个个面如死灰。

  本来他们是为了讨好西装男上来打人的,谁知道人没打成,自己这些人反倒是被打成了这么个德行。

  而且,这电话都打了。

  他们绝对会因为寻衅滋事罪被抓进去的。

  “说吧,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不说的话,我给你们玩些更好玩的。”

  面对袁征的威胁,这些混混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

  一时间,他们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把西装男给抖出来。

  躲在烧烤摊里的西装男,见到这一切后,不禁咒骂出来。

  “这帮没用的东西,亏他们刚才还好意思说出那种话来。”

  “丢不丢人啊?人没打成,反倒一个个都被打成那么一个德行?纯粹是搞笑呢吧?”

  刚说完,西装男就注意到林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他心里咯噔一声,难不成林霄发现自己了?

  不应该啊,那些混混不是还没把自己抖出来吗?

  有点心虚的西装男,连忙拿起菜单遮住脸,装出一副看菜单的样子来。

  然而,林霄已经坐在了他这张桌子前。

  手指轻轻敲了几下桌子,让西装男的心脏也跟着紧绷起来。

  “你装什么呢?”林霄开口。

  西装男心里咯噔一声,说话都带着一点颤音。

  “这位兄弟,你在说什么,我没听太懂。”

  刚说完,西装男手里的菜单就被林霄给一把抢了过去。

  和西装男对视的林霄,对着西装男笑了出来。

  “我记得你,之前我们在服装店见过的。”

  “我记得我没招惹你吧?那你为什么要找人打我呢?”

  眼见事情败露,西装男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

  他硬着头皮说道:“你在说什么呢?我没听懂。”

  “你还要装吗?”

  随着林霄的这句话,一个响亮的巴掌已经落在了西装男的脸上

  .

  -->>

  这一巴掌下去,西装男直接被抽翻在地。

  脸颊火辣辣疼的他,怔怔的看着面前的林霄,一副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的样子。

  “你这家伙,你居然敢打我?”

  蹲下来的林霄,一把揪住西装男的领带,对着西装男又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下去,西装男的另一侧脸颊也高高肿胀起来。

  “你还敢打我?”西装男对着林霄尖叫出来,“你疯了吗?”

  眼见林霄又要给自己来上一巴掌,吓得不行的西装男连声咆哮出来:

  “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告诉你,我爸可是汤澄空!”

  “你要是再这样打我,我爸知道的话,一定会狠狠给你颜色看看的!”

  见到林霄停手,西装男这才松了口气。

  看来把自己的爹亮出来,还是很有震慑力的。

  毕竟,在东海市监控市场,他爹汤澄空,多少也是相当有名望的存在。

  然而,林霄笑了出来。

  见到这样一副样子的林霄,西装男不禁心生疑惑。

  “你笑什么?”

  林霄又是一巴掌,将汤澄空再次抽翻在地。

  疼痛再加上委屈的,让汤澄空控制不住的哭了出来。

  “你居然还敢打我!我这就给我爸爸打电话!你今天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汤澄空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只是没等他打通电话,林霄就把手机拿了过去。

  “汤澄空啊,我认识。前些日子还来我这里做客呢。”

  林霄的话音落下,电话已然拨通。

  “儿子,有什么事啊。”

  “汤老板,你好啊。”林霄笑着说道。

  电话那头顿时没了声音,过了几秒,汤澄空的声音才再度响起。

  “你是林老板?”

  “不错。”

  “你怎么拿着我儿子的手机?”

  “这个嘛。”林霄笑着看了汤澄空一眼,“这就得问你儿子了。”

  那时候,西装男只感觉一阵恶寒。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