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9章:那是她的福气!

  片刻之后,秦婉秋才擦去脸上的泪痕,缓缓抬头看向了林霄。

  她叹息一声,满脸无奈的说道:“算了吧,就算再怎么样,他们也终究是我的父母。”

  “待到此间事了,我也不会再回秦家了,我就陪在你身边,好吗?”

  闻,林霄笑着点了点头,开口说道:“那最好了。”

  秦婉秋破涕为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半个小时之后,林霄等人离开了别墅,朝着后海边的天音酒店而去。

  而此时已经离开别墅的秦婉秋父母,也已经回到了天音酒店之中。

  在天音酒店中,许多北城权贵齐聚一堂。

  当初在与秦家定下婚礼的日子后,金元施就已经昭告北城,他要与秦婉秋结婚的消息。

  谁知道后来秦婉秋突然失踪,直接打乱了金元施的安排。

  此刻金元施正坐在天音酒店的一间包厢中,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今天就是他与秦婉秋结婚的日子,可新娘却失踪了!

  不过好在今日凌晨的时候,秦婉秋的父母突然找到他,说是找到秦婉秋了。

  之后天刚亮的时候,两人就离开天音酒店,去找秦婉秋了。

  “少爷,北城权贵几乎都来了,若是秦婉秋没有被带回来,这一次我们金家恐怕要成为整个北城的笑柄了。”

  站在金元施身旁的老者沉声说道。

  金元施冷哼一声,开口说道:“若是我金家成为了北城的笑柄,那秦家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不过是个女人罢了,能够被我金元施看上,是她的福气!”

  闻,老者微微摇头,随后继续说道:“可惜那女人不知好歹,辜负了少爷您的一片心意。”

  “此刻北城权贵齐聚天音酒店,少爷您要不要出去见见他们?”

  金元施眉头微皱,沉默了片刻后才说道:“不见了,若是秦婉秋不出现,今天这婚礼我也不会露面。”

  “谁若是敢在背后拿这件事笑话我金家,可要考虑考虑自己是否能够扛得住我金家的怒火。”

  就在此时,秦婉秋的父母突然推开包厢的门,走了进来。

  两人看到一脸阴沉的金元施,也是立刻露出一副惊恐的神色。

  见到两人到来,金元施冷声说道:“秦婉秋呢?”

  “这这那死丫头没来”

  秦婉秋的母亲王凤小心翼翼的说道。

  金家作为北城八大家族之一的家族,对于秦家而那是何等的高高在上。

  王凤就算再为人再嚣张,也根本不在金元施这位金家大少面前耍威风。

  哪怕对方即将成为自己的女婿!

  金家与秦家之间的差距犹如天堑鸿沟一般,又岂是金元施成为秦家女婿所能填平的。

  再说了,两家八字还没一撇了,虽说今天是金元施与秦婉秋结婚的日子,但秦婉秋突然失踪,婚礼多半是搞不成了。

  如此一来,金家成为秦家的敌人都有可能,更不要说什么女婿了。

  听到王凤的话,金元施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他目光阴翳的看着王凤和秦恪行,冷声说道:“若是今天的婚礼无法顺利完成,我金家会成为整个北城的笑话。”

  “若是真的走到这一步,你们应该知道我金家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金家的怒火,恐怕还不是你们一个小小的江城秦家所能承受的。”

  闻,无论是王凤亦或是秦恪行,皆是身躯一颤,看向金元施的目光中迅速浮现出一抹恐惧之色。

  金家若是要与秦家为敌,恐怕秦家一夜之间就会被打回原形。

  本以为金元施看上秦婉秋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亦是一件能够让秦家快速发展,甚至是成为江城第一豪门的好事。

  可谁能想到秦婉秋会在婚礼前不久突然失踪,直接消失不见。

  一场婚礼没了新娘,而金家又已经将金元施大婚的消息传遍北城所有权贵。

  今日北城权贵已经全部齐聚天音酒店,若是最后秦婉秋没有现身,金家注定会成为北城权贵的笑柄。

  “这金少,那丫头说她今天会来的。”

  一旁的秦恪行开口说道。

  闻,金元施眼中顿时绽放出一抹光彩。

  他脸上的阴霾尽数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笑容。

  金元施看着秦恪行,笑着说道:“论办事,还是秦叔叔你啊。”

  “王阿姨这办事效率就不行!”

  闻,王凤露出一抹尴尬的笑容,随后瞥了一眼秦恪行。

  秦恪行也是给了王凤一个眼神,随后冲着金元施说道:“既然答应了金少,我们又怎么会食。”

  “秦婉秋会来,只不过是来的比较晚一点,金少你不用担心!”

  金元施点了点头,随后起身朝着包厢外走去。

  那个跟在金元施身旁的老者却是在走出包厢之前,突然转身看向秦恪行的和王凤,神色阴冷的说道:“希望你们没有骗少爷,否则这后果不是你们能够承受的。”

  “不敢不敢,我们怎么敢骗金少?”

  王凤身躯微颤,连忙开口说道。

  两人也确实没有骗金元施,秦婉秋今日确实会来,只不过会与林霄一起来而已。

  等到金元施和那老者离开后,王凤突然转身看向秦恪行,沉声说道:“你敢骗金少?你知道骗他的后果吗?”

  “呵呵,难不成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秦恪行苦笑一声,随后继续说道:“再说了我们也不算骗他,只不过来的不是秦婉秋一个人而已。”

  “依我之见,那林霄既然敢带着秦婉秋一起来天音酒店,说明他可能并不怕金元施和他背后的金家?”

  闻,王凤露出一抹讥讽之色,冷笑着说道:“你知道北城八大家族代表着什么吗?”

  “林霄那家伙就算不俗,却也不可能拥有与北城八大家族叫板的实力!”

  秦恪行摇头轻叹一声,随后立刻说道:“咱们里外不是人,还是趁着现在没人发现我们,赶紧离开这天音酒店吧。”

  “对对对,立刻回秦家,收拾家中的财产,随时准备跑路!”

  王凤也是脸色微变,开口说道。

  而后两人返回自己的房间,将随身行李匆忙打包后离开了天音酒店。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