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秦碗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1938章:真品!

小说:林霄秦碗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最强战婿 更新时间:2022-05-27 17:4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师傅,你真好!”

  云彩希感动的抱住了他的胳膊,撒娇着说到,把头靠在林霄的肩膀上。

  林霄一挑眉,把她往旁边一推,“规矩点,你师傅的身子可是你师母的!”

  ““

  云彩希讪讪松开了他的手,摇了摇头,“师傅我可没对你怎么样啊!你这就搬出师母来,是不是太有点耙耳朵了?”

  林霄看她一眼,眼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我这哪里是耙耳朵,这分明就是爱老婆,你毕竟年纪这么大了,行事要有分寸。”

  “是是是!”

  云彩希敷衍的点了点头。

  “当!”

  两人聊了没一会儿,就到了下午两点了,拍卖会正式开始。

  “欢迎各位贵客的到来,感谢各位来宾对第一拍卖会的捧场,我是这次拍卖会的拍卖官春雪!”

  “依旧是拍卖会的老规矩,价高者得!那么下面就让我们请出第一件拍卖品,红玉玛瑙佛头!”

  拍卖官春雪看起来不过才二十出头,肤白貌美,身材爆表,气质优雅中又带着一丝清纯。

  配合一身高开叉的红色旗袍,就像一只微熟的水蜜桃,散发着浓郁的迷人气息。

  她微微一笑,身侧的拍卖台上红布揭开,第一件拍品出现在众人面前。

  红玉玛瑙佛头,这名字一下就点出了拍品的材质和品种。

  “红玉玛瑙佛头,它的材质采用的是红玉和玛瑙”

  “师傅,你觉得这件玉雕值多少钱?”

  云彩希觉得这个红玉玛瑙佛头挺值钱的,不管是红玉还是玛瑙,都不是一般的材质。

  再加上雕工精细,整个雕刻细腻如丝,栩栩如生,真好像有那么一个佛头低眉敛目,怜悯地俯视人间。

  这种玉雕在整个收藏界的数量都不多,价值应该很高。

  林霄看了几眼,淡笑道:“这个红玉玛瑙佛头应该是皇家收藏,起拍价起码一千万!”

  云彩希惊讶的微张了小嘴,林霄以为她觉得这东西贵了,没想到她低声喃喃道:“才一千万啊,我以为起拍价就至少得五千万呢!”

  林霄哭笑不得,手指一屈敲了她一个栗子,“起拍价就五千万,你想最终的成交价多少?”

  果然,拍卖师春雪很快就介绍完了红玉玛瑙佛头的来历等等,起拍价就是一千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十万,很快就有人按铃竞价了。

  第一件拍品的最终成交价是三千五百万,算是来了个开门红。

  接下来又有许多拍卖品陆续上场,各种文玩古董几乎被玩出了花。

  林霄和云彩希一直没看到喜欢的,也就懒懒的瘫在包厢的舒适沙发上,悠闲的喝着茶,看底下的人敬拍。

  曹少敏坐在他们旁边摸了摸下巴,问到:“林先生的眼光这么高吗?我看前面几件拍品有些还可以呀,怎么林先生也不感兴趣?”

  “要是接下来有喜欢的,林先生尽管说,为了表示谢意,我再为您先生拍下一件当做礼物吧。”

  曹少敏身为北城八大家之一的嫡系,这么尊敬林霄,也是为了和林霄交好。

  林霄有比何家人更出色的鉴宝技术和赌石技术,以后难免有可能请他帮忙的时候,打好关系总是没错。

  林霄微微摇了摇头,干脆道:“曹先生分我的那五个亿已经够了,再说我也不是什么古玩都看得上的,就算有看得上的,也要我喜欢才会拍。”

  “好,“曹少敏点点头。

  也是,像林霄这种有本事的人,要想买什么又不是自己没钱,哪里用得着受他这点感谢?

  “接下来出场的这一件拍品,是我们拍卖会上一次的流拍品,若大家有喜欢的,请尽情竞拍!有请——成化斗彩鸡缸杯!”

  “什么?鸡缸杯?”

  “不可能吧!这里怎么可能会有成化鸡缸杯?”

  “流拍品?也就是说之前拍卖的时候根本就没人拍,这不会是假的吧?”

  拍卖师的话一出,红布揭开,顿时就在人群中掀起了风浪。

  原来这新的一件拍卖品,乃是是斗彩鸡缸杯。

  说到这鸡缸杯,那绝对是收藏界的乔楚,只是它的数量十分稀少,而且有很多难辨真假的仿制品。

  并且第一拍卖会的这个明化斗彩鸡缸杯,可是上一次拍卖会的流拍品,就更有可能是个假货了。

  林霄身体前倾,紧紧的盯着高台上的鸡缸杯,微微皱眉。

  “师傅,这鸡缸杯这么稀少,不会真是假的吧?”

  云彩希看着高台上的鸡缸杯,连忙问道。

  这明成化鸡缸杯还要回溯到明成化年间,是当时的成化帝为了取悦连长他十七岁的万贵妃特意断烧的。

  因为当时的万贵妃十分喜爱瓷器,促成了成化地对瓷器的制造十分重视。

  据说这鸡缸杯就是因为成化帝在欣赏到《子母鸡图》时,因为看到母鸡带小鸡觅食的温馨场面,十分有感触,于是将这副图烧在了瓷器上。

  以此来纪念年少时万贵妃照顾他的岁月,寄托家庭和睦的情怀,因此这只鸡缸杯也可以说是万贵妃和成化帝爱情的见证。

  曾经在一个国际拍卖会上,这成化斗彩鸡缸杯,可是拍出了2.8亿元的天价!

  “应该是真的。”林霄观察了许久,微微皱眉道。

  鸡缸杯之所以拍的那么贵,就是因为它的真,精,稀。

  但这一个鸡缸杯上竟然略有瑕疵,比起国家博物馆收藏的那一个鸡缸杯来说要略有不足。

  云彩希有些惊讶的看着林霄,“师傅也不确定啊?你看下面都没有人拍哎,说不定就是个假的。”

  林霄向下一看,拍卖师春雪在高台上镇定自若地进行拍卖,哪怕没人叫价,她的脸上也带着灿烂的笑容。

  林霄眯了眯眼,把鸡缸杯的形象又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不对,把这个鸡缸杯拍下来,它是个真货!”

  “可是师傅,这个鸡缸杯,雄鸡鸡冠上有极为明显的色差,杯子底部有细小的瓷突,并且还有清朝纪晓岚的落款,它就是个假的吧?”

  云彩希一边叫价一百万,一边疑惑的问道。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