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后跟着的两个老人同样也是如此,跟青龙安保公司的其他人不一样。

  但他们看起来也不像是好相与的人。

  害怕林霄他们跟青龙安保公司的那些畜生一样,也会欺负她们,甚至直接杀了她们。

  林霄叹了口气:“你们不要害怕,我们并不是坏人。”

  这些女人的身材都很好,但看起来却很瘦,而且露出来的身躯布满了一些青紫的痕迹。

  有些女人的脸上甚至还残存着巴掌的指印,看那巴掌印的大小,就知道是男人打的。

  她们的眼里充满了恐惧,极力的瑟缩着身体,想要挡住林霄看向她们的视线。

  林霄转过身关上门,在门外说道:“你们先在里面待一会儿,我让人去给你们买些衣服过来换上。”

  林霄转过身,脸上的表情冷得快要往下掉冰渣了。

  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任谁都能发现现在他的心情十分不好。

  谁要是这会儿惹了他,估摸着就是撞枪口上了,肯定会死的很惨。

  马云涛和刘海明两人对视一眼,刘海明摸了摸下巴,摇头道:“我有预感,青龙安保公司的人可能会死得很惨。”

  马云涛翻了个白眼儿,“不用你说老夫也知道。”

  回到最初的那个房间,保安们都已经把食物买回来了。

  林霄却没开始吃饭,而是对他们道:“你们拿些钱出去买几套女装回来,从里到外的都要有,鞋子什么的也买几双,另外再买一些洗漱用品吧。”

  几个保安对视一眼,“林先生,买女装是要干什么?不会是为了做任务,我们要穿女装吧?”

  几个保安互相看了看他们身上隆起的肌肉,还有浑身散发荷尔蒙的汗毛,高大的块头。

  要是他们几个穿上女装,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刘海明在一旁摆了摆手,“放心,不是让你们穿的,不过你们要是再在这里磨磨唧唧的,到时候就不一定了。”

  只要不是自己穿,几个保安也没那么抗拒了,笑嘻嘻的又出去买东西去了。

  林霄看着桌子上的快餐盒饭,对其他人道:“你们先吃吧,我去见见青龙安保公司的人。”

  林霄想要从他们嘴里挖出一些信息,免得袁征他们查得太艰难浪费时间。

  打开紧闭的大门,二三十个大汉被绑着手脚,挨着倒在地板上。

  他们嘴里塞着一团东西,布条在脑袋后面打了个结,绝对不会像电视剧里面一样,轻而易举的就被吐出来。

  林霄走过去一刀挑断了一个男人嘴上的布条,“问你们一些问题,若是你们配合着说真话,说不定还有可能活着走出去。”

  林霄说着话,将一把从外面拿进来的斧头放在了脚边,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抹微笑。

  然而这一抹微笑,却让这些大汉打了一个冷颤。

  “你、你要做什么?你们是些什么人?你不要过来啊!”

  唯一一个能说话的大汉惊恐地叫了起来,看着那一把好几斤的铁斧,整个人都快吓尿了。

  有马云涛和刘海明这两个大宗师带队,根本用不找其他的保安出手,这两个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头,就轻而易举的撂倒了他们二十几个人。

  当时他们正聚集在一起打牌吆喝,根本就没想到会有人进攻他们青龙安保公司总部!

  所以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整个人脑瓜子都嗡嗡嗡的。

  然而等他们反应过来开始反攻,手上可有不少趁手的攻击利器,结果就被两个老头把他们一网打尽了,还被这些人给捆了起来。

  现在他们叫天不应,叫地无门!

  这些人手里还有他们的利器,青龙安保公司的人别提有多绝望了!

  林霄拿着一把斧头进来,一看就是要刑讯逼供的节奏。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问我!呜呜呜”

  林霄皱了皱眉头,一巴掌扇了过去。

  “没到你说话的时候,最好把嘴闭上!”

  一股难的气势自林霄身上爆发,令那男人浑身颤抖,目光中写满了恐惧之色。

  “哇噗”

  被林霄一巴掌扇得脑袋都偏了过去,男人只觉得自己脑子里一阵轰鸣。

  眼前一黑,还在冒着五彩的星星,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等他回过神之后,他的五官顿时都流出血来,被打的这一半脸直接肿得像个猪头一样。

  他惨叫一声,嘴里吐出血沫,还有几颗焦黄的大槽牙。

  林霄嫌弃的甩了甩手,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来擦了擦。

  “我问你,你们青龙安保公司平时都做些什么?”

  林霄的心里藏着一股杀气,他虽然自认为不算是个彻头彻尾的好人,但也绝对称不上是恶人。

  尊老爱幼还有爱护弱小这些,他还是会做的,如果碰见了什么不平之事,他也不会吝惜于出手。

  像青龙安保公司这样醉大恶极的存在,欺负的都是一些弱势群体,林霄更是不会放过。

  替天行道,为民除害,在所不辞!

  林霄一下说出了他们青龙安保公司平时干的那些罪恶勾当,大汉心里一惊。

  从林霄等人的行当中,可以清楚的知道这些人大概是来替天行道的。

  估摸着对于他们这些人有着极大的仇恨,而且不是正派的官方团体。

  不然他们就是被抓去用法律审判,而不是被关在这里了。

  但是这样的人才最为可怕!

  因为被抓去坐牢他们还能活命,只要联系上他们大哥,到时候还能被救出来,继续逍遥法外。

  但落在这些人的手里,却极有可能被杀,一旦死了,他们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男人还想挣扎:“我们青龙安保公司是正规的组织,不会做这些事情的!”

  林霄一巴掌呼在男人另一边脸上:“有些话,你最好考虑清楚了再说出口,否则后果你不见得能担得起。”

  “我给你点提示,挖矿、女人”

  林霄拿着斧头掂了掂,起码七八斤的斧子在他手里好像没有重量一样,举重若轻!

  浓郁的杀气在这一刻犹如实质,可再次被林霄抽了一巴掌的男人,压根没有心思再去在意这股令人心神震荡的恐怖杀气。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