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6章:咽的下这口气?

  入夜,何家大院之中。

  在林霄等人走后,何进自己一个人在书房中待了一天,直到此刻都未曾出来。

  “咚咚咚!”

  一阵轻缓地敲门声响起,正坐在书桌前面露沉思之色的何进回过神来。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进来!”

  随着房门被退开,何天麟大步走进书房。

  “天麟?你怎么来了。”

  见是自己儿子,何进也是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看到自己父亲如此模样,何天麟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之色。

  今日何家大院外发生的事情,他作为何家大少又如何不知道。

  林霄带着云彩希和曹少敏来堵何家的大门,都是因为莫家的事情!

  何天麟拿起一旁的茶壶,想要给自己父亲倒上一杯茶水,却是发现壶中的茶水早已经冷去。

  无奈的放下茶壶,何天麟坐在了何进的身侧。

  “父亲,今天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是吗?那你对今天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听到自己儿子的话,何进开口问道。

  何天麟微微沉默,而后轻叹一声说道:“父亲,我何进虽然贵为北城八大家族之一,但终究只是排在末尾。”

  “且不说八大家族中的另外七家对我们何家是什么看法,就是那这些年崛起的李家,也对我何家虎视眈眈!”

  “今日林霄与云彩希还有曹少敏联袂而来,此事虽然打了我们何家的脸,但如今的何家真的无法再去和他们为敌了......”

  何进眼神闪烁,没有说话。

  何天麟所说的现状,他作为何家家主又如何会不知道。

  何家贵为北城八大家族,表面看似风光无限,但作为八大家族中垫底的存在,何家的压力自然也是最大的。

  且不说另外七家的实力都在何家之上,就是近些年崛起的李家,似乎也有意与何家竞争一下这北城八大家族的位置!

  “若是可以的话,我希望父亲您可以和他们三人化干戈为玉帛......”

  见自己父亲不说话,何天麟缓缓说道。

  何进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丝戾气,可瞬间这戾气就已经烟消云散。

  诚如何天麟所,哪怕是何家最为巅峰的时候,也不可能是曹家和云家的对手,更何况是现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

  可今日林霄三人如此打脸何家,这口气又怎么可能是这么容易就能咽下去的。

  看着自己父亲这般模样,何天麟哪里还不知道,何进终究还是放不下。

  “父亲,若是您真的想要报仇,我可以告诉您一个办法。”

  “前段时间那林霄带人灭了青龙安保公司......”

  何天麟缓缓说道。

  闻,何进却是豁然抬头,目光直直的看向了何天麟,沉声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这件事如今在北城知道的人可不少。”

  何天麟微微点头,而后继续说道:“沈家为了扶持青龙安保公司,这些年可没少花费心思。”

  “如今青龙安保公司被人一锅端了,沈家必然咽不下这口气,父亲你若是执意要找林霄报仇,可让沈家去试试林霄的深浅。”

  何进眼神闪烁,片刻后才一脸严肃的说道:“好!那就让这沈家去试试林霄的深浅!”

  “若是林霄不敌沈家,那今日堵门之仇也算是报了。”

  “若是林霄可镇压沈家,我亲自登门与他化干戈为玉帛!”

  何天麟松了一口气,其实有些话他还没有说出口。

  沈家虽然实力不弱,也终究不过是二流家族中的佼佼者罢了。

  那林霄背后站着云家和曹家,区区一个沈家又怎么可能能够撼动林霄。

  之所以提出这件事,何天麟也无非是想让自己父亲死心,断了去找林霄他们报仇的心思。

  至于沈家在对林霄出手之后是死是活,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对了,你......母亲那边......”

  “父亲,我和您说过多少次了,那个女人是你老婆,却不是我母亲!”

  不等何进把话说完,何天麟便皱着眉头打断道。

  何进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随后妥协着说道:“好好好,那个女人......”

  “莫大年身死,莫家分崩离析,她最近脾气可能不太好,若是招惹到你,你给父亲留些面子?”

  谁能想到,堂堂何家家主,在与自己儿子说话的时候,竟然会是这般模样?

  何天麟虽然年少,但他所展现出来的谋略,甚至还在何进这个何家家主之上。

  何进虽然是何家家主,但这何家真正做主的人,却还是他的父亲,何家上一任家主,何稻岭!

  甚至在北城其他人看来,何家的家主从始至终都是这个老爷子,何稻岭!

  而何进只不过是因为何稻岭年事已高,被推出来暂管何家的一个傀儡罢了。

  至于何天麟,从小就因为自己生母的事情,与何进关系不算太融洽,也一直跟在何稻岭身旁。

  爷孙两人的感情,甚至要比何进这个亲儿子都来得好。

  何进自然知道这一点,而且他也有意让何天麟掌管何家。

  至于自己,做个闲散权贵,不比为何家的事情操劳要来的强?

  也正是因为何进对何稻岭透露过自己的想法,所以这两年何天麟才会回到何家大院,与他这个父亲生活在一起。

  只不过因为莫晓月,父子两人的关系也没比以前强到哪里去。

  “我知道了。”

  何天麟没有反驳,只是点头答应下来。

  而后他又再次开口说道:“父亲,吃点饭就去休息吧!”

  “至于沈家那边,我会亲自去和他们谈谈的,您想要试试林霄的深浅,我会帮您。”

  闻,何进点了点头,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

  第二日清晨,何天麟便驱车前往了沈家。

  见是何家大少亲临,沈家自然也是敞开大门相迎。

  “不知何少大清早的来我沈家,有什么指教?”

  沈家家主笑着问道。

  何天麟轻笑着说道:“来沈家,自然是有事要与沈家主你谈谈。”

  “哦?不知是什么事?”

  沈家主神色一正,问道。

  何天麟也没有隐瞒,直接开口说道:“青龙安保公司被人覆灭,沈家主想必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吧?”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