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突围 第1章 县长上任前被带走1

小说:仕途突围 作者:黑色暴雨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9: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白日梦!白天做恶梦!

  当陆远从恶梦中惊醒时,背后湿透了,大汗淋漓。

  刚才的梦境太诡异太吓人,陆远粗喘大气,不敢再睡,待惊魂稍定一些后,一看离下午上班还有半个小时,干脆拿起毛巾准备到洗手间擦把脸,准备上班。

  此时大家都在午休,楼层里一片寂静。就在陆远走向走廊尽头的洗手间,路过复印室时,突然听到里面传出拉拉扯扯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不要,不要,啊”的低声哭喊。

  复印室里面就几台机器,平时没人办公,楼下综合科的李惠玲每到中午都会上来这里午休。

  李惠玲被侵犯!陆远马上反应过来。

  拧开房门后,陆远看到李胜利正背对门口,强行抱着李惠玲,并连声哄道:“不要叫,以后我想办法提拔你,好不好?”李胜利边说,手同时摸向李惠玲的敏感处……

  “不要,不要……”李惠玲挣扎更激烈。

  陆远气急,直接冲上前扯开李胜利,然后将他抡倒在地上。

  “啊……”李胜利吓得魂飞魄散,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时候有人闯进来,并且闯进的人是死对头陆远。

  “畜生。”陆远又上前踢了一脚,踢完,就气呼呼地拿起办公桌面电话,骂道:“畜生,我要让你坐牢。”

  “别,别……”李胜利慌了,赶紧上前阻止。

  “不要,不要。”李惠玲也着急,急忙按掉电话,“不要报警,不要报警,否则我以后没法见人。”说完,李惠玲啜泣起来。

  李惠玲的顾虑有道理,男女关系是好事者最爱嚼的话题,一旦传出去,足以毁掉一个女孩子的清白;可不报警,陆远实在无法容忍李胜利的畜生行为。

  李胜利早就吓慌了,不过,李惠玲的话让他稍微安定了些,趁着陆远犹豫之际,连滚带跑,逃出复印室。

  陆远恼怒成羞,怒吼:“人渣,别让我再看到你。”

  陆远听说,李惠玲去年参加公务员招考,因为成绩优秀而加入县政府工作,不过,陆远也听说过,说李惠玲只是成绩过硬,没有任何背景,进来后,办公室很多苦差累活都摊派给她。陆远当时听说后就骂办公室那些人欺负新人,只是,陆远是常务副县长的秘书,平时工作忙,顾不上理会这些。

  而现在看着李惠玲全身发抖、不停啜泣的孤立无助的样子,陆远内心里的正义一下子激发出来,伸手轻轻地拍了拍李惠玲的肩膀,安慰起来。

  李惠玲突然紧紧地抱着陆远,由啜泣改为放声痛哭,全身发抖。

  尼玛,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李惠玲此时的反应要是让被人看到了,就是跳入黄河都洗不清。

  “别哭了。”

  陆远的低吼,让李惠玲猛然停下来,惊恐地看着陆远。

  陆远生怕李惠玲再次反应过激,他走出复印室,就在门口等着,待李惠玲情绪稳定了些之后,就让李惠玲反锁好房门。

  这一通闹腾,陆远也没了擦洗的心思,一转身就回到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安静下来,陆远这时将恶梦和李惠玲差点被侵犯这件事联系起来。

  好险,好在赶巧遇上了,不然,后果不敢设想。

  李惠玲五官十分耐看,皮肤细嫩、白里透红,虽然身高适中,但身材匀称,特别是身上的“挺拔”,绝对不亚于“大话西游”中那位湘江女星,李惠玲去年分配进来县政府时,陆远第一眼看到后,都控制不住联想了一番……

  一个能引来陆远“联想”的女孩子,自然更会引起其他好色之徒的非分之想,不过,陆远已经成家,只是想想而已;而李胜利这个人渣,也已成家,却仗着自己是县委副书记的秘书,为所欲为。

  由不得愤怒情绪发酵,很快就到了下午上班时间。

  上班后,陆远办公室突然门庭若市起来,十多平米的房间里陆续来了将近十个行局领导和乡镇领导,并且,后面还有人从偏远的乡镇陆续赶到,都等着陆远通报给张启文,说是要向张启文汇报工作。

  奇怪的是,这些人个个面带笑容,并且事先都没有预约。出于好奇,陆远以轻急缓重,安排汇报顺序为名,试探着问大家的汇报大概内容。

  可这一问,又发现不是什么大事急事。

  诡异!太诡异!

  不过,陆远为人玲珑剔透,很快就联想到之前传闻张启文任代理县长的消息有可能成为事实,这些行局和乡镇领导消息来源广,应该是听到消息后赶来恭喜张启文了。

  县长今年年初大病住院,至今仍躺在医院里。而常平是国家级贫困县,脱贫一直是市领导的心病。

  常平这半年来,政府的工作基本由张启文主持着,特别是前几天与赫赫有名的李氏集团签订开发仙丹湖景区的合同之后,张启文接任代理县长传闻更是满天飞。

  仙丹湖景区总投资预算一百亿,全部由李氏集团独资!

  消息传出后,整个常平县都沸腾了。总投资一百亿,不仅常平沸腾,就连常平的上级端州市和端州市的上级通江省都可以用核爆炸来形容,这不,就连省长出席了仙丹湖的签约仪式,并在仪式中,省长当着所有端州市常委的面,表扬了常平县,表扬了张启文,也表扬了端州市的领导班子。

  仙丹湖项目让张启文接任代理县长的消息传了几天之后,如今梦想成真,陆远非常激动。

  他走进张启文办公室,直接就说:“老板,恭喜。”

  张启文笑了笑,也不掩饰,说:“市委组织部后天上午十点来宣布。”

  “我明白了。”得到张启文的亲口回答后,陆远激动到极点,给张启文续好水后,等情绪舒缓下来后,他说,“我办公室有十多个局长和乡镇领导等着向您汇报,好像没啥急事,您看,我是不是让他们都回去?”

  “胡闹。”张启文吃惊,立即吩咐陆远说,“马上叫他们回去,谁敢不听,把名单记下来。”

  张启文的担心和陆远一样,十多个局长和乡镇领导在这个时候挤过来,这岂不是给人留下拉山头搞派别的把柄?就在陆远点头要退出之际,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市纪委一位副书记带着两个人进来。

  都是在体制内的人,大家都相互认识,张启文赶紧站起来打招呼,并让陆远泡茶招待。

  副书记面无表情,说有事需要和张启文了解一下,手一挥,就让陆远出去。

  副书记的反应,总让人感觉象是纪委请“喝咖啡”,陆远心里惴惴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