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突围 第2章 县长上任前被带走2

小说:仕途突围 作者:黑色暴雨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9: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带着疑虑的心思回到自己办公室后,陆远当即说张副县长下午的工作安排已满,让这十多局长和乡镇领导全部离去。

  陆远的心悬着,一直留意着张启文办公室里的动静。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张启文被架着出来。

  后天开会宣布任命,今天两规?陆远目瞪口呆,他冲出来门外,说:“是不是搞错了?肯定是搞错了。”

  “知道干扰我们办案是什么性质行为吗?让开,否则,连你一起带走。”副书记低吼。

  陆远喉咙抽搐,剩下的话憋在肚子里,最终说不出来。

  很快,张启文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里。

  陆远脑子凌乱,有一种从云端掉到地上的感觉,在走廊上呆呆地站了好一会,才迈着注满铅水的双腿转入办公室里,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

  刚才的那一幕实在让人震憾,张启文被人架着,陆远的头皮到现在还发麻。

  这一发麻的感觉让陆远突然想起中午午休的恶梦,陆远的脑子更加凌乱!

  过了好久,他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按理说,上面不会无缘无故带走一个人,特别是张启文马上就要接任代理县长之际,上面在做出双规这个决策之前,一定是慎之又慎,肯定有真凭实据。

  官场被两规,大多是行贿受贿,买官卖官,或者是利益输送。

  但陆远了解张启文的家庭情况,餐桌上饭菜和普通老百姓家里的并没有区别。再一个,张启文家里有没有钱,可以通过一件事看得出来,一个月前,张启文的父亲因病急住院需要做大手术,可家里怎样都凑不够钱,张启文当时急得团团转,最后还是自己找到在沿海工作的同学帮忙,才完成了手术。

  张启文是孝子,如果家里有钱,不可能放任父亲的病情危急而不管,所以,行贿受贿,买官卖官,这些可能性不大。

  如果这些可能性都不存在,那剩下原因是什么?后天就宣布接任代理县长了,没有过硬的证据,上面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推翻之前的决定。

  接任代理县长,代理县长?陆远被脑海里冒出这句话吓了一身冷汗:张启文今天的麻烦十有八九是这个职位惹来的。

  自县长年初住院后,陆远就听说县里好几个领导拼命地往市里跑,甚至市里也有人在活动,都在争取这个代理县长职位。张启文因为仙丹湖项目签署的加分,在竞争中脱颖而出,也由此被人……

  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陆远背后的冷汗一股接一股。

  是谁在背后搞小动作?

  陆远用力按住太阳穴,他想让自己冷静再冷静,可他发现无论自己怎样冷静,都找不到答案。

  就在陆远崩溃之时,手机屏幕上传来一条问候内容的信息。大致看了一眼之后,陆远突然想到张启文年迈的父母,人老心脆弱,相对而,张启文两鬓斑白的父母才最需要问候和安慰。

  陆远强行调整好崩溃的心情,出门下楼,他要去张启文的家里探望两位老人家。

  不过,当陆远出门时,立即感觉到走廊上的同事看见自己如同看到瘟疫一样,昔日那些一看见自己就主动凑上来打招呼的人,这会都躲得远远的,唯恐避而不及。

  得意时趋之,失意时避之,陆远无心顾及这些,急着低头赶路。

  “哟,法网恢恢,疏而有漏啊!这不是还有漏网之鱼吗?”

  是李胜利这个人渣阴阳怪气的声音,陆远不想理会,只顾往前赶。

  因所跟领导之间不和,李胜利与陆远两人争斗几年,陆远身材高大,且能善辩,打不过又争不过,李胜利每次都落下风。如今,难得这一次陆远不敢应战,难得有一次占上风的机会,李胜利立即大嚷大叫:“哟,想逃跑?快,打电话报警,把这个不法分子抓起来。”

  李胜利的叫嚷,立即把其他在办公里办公的同事吸引出来,很多人看到张启文被带走,陆远是不是李胜利所说的“漏网之鱼”,大家都不明就里,朝着陆远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李胜利,你说谁是不法分子?你再说一次试试。”陆远转过身来,靠上去,逼近李胜利,打算中午的“旧恨”和现在的“新仇”一起算。

  “你,你想干嘛?”李胜利连连后退。

  “在县委县政府大院里撒野,反了你啊?”威严的声音突然响起,县委副书记王森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下楼来了,眼神阴森,盯着陆远喝道。紧接着,王森低吼:“回去反省,写一份检讨,错误认识不到位,不要回来上班。”

  李胜利在王森剋陆远的时候,连忙拉开不知道啥时停在楼道口的小轿车的车门,待王森坐进去之后,他一脸得意,也跟着坐上车,一溜烟走了。

  王森人称笑面虎,一双隐藏在眼镜后面的小眼睛总是笑眯眯的,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他心胸狭窄,睚眦必报,谁惹上他,事后必被他秋后算帐。

  陆远知道王森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肯定会找自己找帐,因为他本来就与张启文不和,自己是张启文的秘书,如今张启文被带走,他下手更加没有顾忌了。

  不过,陆远性格轻易不服软,就算王森不放过自己,他也不放在心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个卵。

  陆远到了张启文家里后,看到家里一片凌乱,张启文老母亲坐在木沙发上啜泣,而张启文的老父亲则坐在一旁抽闷烟,一声不吭。

  面对着两位神情悲戚的老人,陆远一时不知说什么,默默地陪在老人身边。

  很快,天黑了,下班时间已了过去很长时间,张启文的爱人王倩还没有回来。难道也被两规?陆远走出阳台,偷偷打电话问王倩单位的熟人,熟人说王倩下午上班时间也被带走了。

  陆远不忍告诉两位老人王倩也被两规,放下电话后,他直接就进了厨房。

  二十分钟之后,陆远端着饭菜出来,摆在沙发前面的茶几上。

  张启文的老母亲看着茶几上的三副碗筷,控制不住,嚎啕大哭。

  而张启文老父亲也老泪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