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突围 第3章 栽赃陷害1

小说:仕途突围 作者:黑色暴雨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9: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陆远一直陪着张启文父母,直到很晚才离开。

  刚才陪着两位老人家,手机微信响过好几次,陆远不方便看。出了张启文的家门,陆远立即掏出手机。

  打开微信后,陆远立即看到常城镇任副镇长的同学叶汉良发来的信息,说是县招商局局长林全这一次也被带走。

  看到这条信息,陆远大致猜到张启文被带走的原因,常平是贫困县,境内交通不好,招商局这几年都没有招到一家发展商入驻,而唯一招到的,就是前些天刚签协议的仙丹湖景区项目,这是张启文带着招商局忙活了大半年谈下来的项目,林全也被带走,说明张启文这次的事与仙丹湖项目有关,与李氏集团有关。

  回到家后,家里黑灯瞎火一片,妻子苏晓婷还没有回来。

  焦虑和揪心整整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当一切都安静下来时,陆远才感到精疲力尽来袭,无力地倚靠在沙发上。

  肢体是安静下来了,可思维怎样都无法平静。

  夜深人静,陆远一个人静静地倚靠在沙发,既然猜到了张启文被带走的原因,究竟是谁在背后举报搞的鬼?

  不过,脑汁绞尽,陆远仍然想不出答案。

  就在这时,常城镇任副镇长的同学叶汉良打来电话。

  “我没事。”陆远声音疲惫。

  “睡了吗?没睡出来坐坐,我叫上吕广明,一会到你楼下接你。”

  从下午到现在,神经一直崩着,脑子一团乱,陆远本不想去,但患难见真情,目前的这个状况,大家都绕着自己走,陆远非常感激叶汉良对自己的情谊,另一个,叶汉良的岳父是县人大副主任,兴许有一些渠道信息来源,所以,他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刚放下电话,手机信息提示声音响起。

  陆远点开一看,是综合科的李惠玲发来的信息,这是李惠玲今天第三次发来的信息,张启文下午出事之后,陆远的手机就难得清闲,不象以往那样响个不停,今天的电话和信息寥寥可数,谁打电话,谁来信息,陆远清楚。不过,陆远突然想起来,张启文被带走的这件事整个常平都沸沸扬扬了,怎么妻子苏晓婷从下午到现在,都没有打一个电话或者发一个信息关心问候一下呢?

  常平县城不大,还没等陆远多想,叶汉良和吕广明两人就到了。

  三人来到路边一处大排档,夜已深,大排档里面没有客人,老板正准备收摊,看到陆远三人来了之后,兴冲冲地上来点菜写单。

  “先来两件啤酒。”

  “三件。”吕广明对老板说,说完后,他对叶汉良解释说“没事,我这两天休年假,不用值班。车子就放在这里,明天再过来取。”

  “张副县长的事我晚上听老头子说了一下,大家都在说这事突然,谁都想不到……”啤酒一上来后,叶汉良就说了。

  这个问题萦绕了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陆远一声不吭,端起啤酒,一口而尽。

  “当官的,背后的秘密有千千万万,我们小老百姓不一定能猜得到,但我想说,张副县长在关键时候被带走,这个时间点太敏感,从我们专业的角度判断,百分之百是有人故意为之。”吕广明也端起酒来,呷了一口。

  吕广明在常城镇派出所任副所长,逻辑推理强,陆远正等着他接着往下说时,可叶汉良已经迫不及待,问:“广明,那你判断,张副县长这件事谁最有可能?”

  “我们破案主要看动机,谁受益,谁就有动机,就有嫌疑。张副县长是常务,即将接任代理县长,从这方面来说,我们可以从他被带走之后,这里面谁受益去猜。不过,我刚才想了一下,有七八个人之多,一时不好判断。但不管这件事是谁搞的,都必须有熟悉张的人配合,否则,纪委不可能没有真凭实据,带走一个人。”

  吕广明的分析和陆远所猜测的一样,这个人应该是常平县内,并且,应该在县委或者县政府大院内,包括王森和常委副县长陈大志在内其他常委在内,都有实力竞争这个位置,都有可能,甚至非常委的副县长,也不排除,张启文出事,就空出一个常委的位置,一个位置空出来,就会有人填补,趋之若鹜,这就是动机……

  “今晚市里一定很热闹……”过了一会,叶汉良叹说。

  叶汉良说的没错,张启文被带走,体制内有资格竞争的人谁不趋之若鹜?就在三人喝酒的大夜晚,从端州市返回来的常平的公路上,就有好几位县领导的车子……

  官场上的事复杂得很,除了明枪,还有暗箭,事件的背后挤破头都猜不透。一通话下来,关于是谁在背后整的张启文,没有讨论出结果。

  叶汉良和吕广明谈论张启文的事纯粹是好奇,作为同学和朋友,陆远今后的去向才是他们更关心和担心的,这是两人今晚找陆远出来坐一坐的原因,所以,叶汉良话锋一转,问:“陆远,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能有什么打算?张副县长被带走,我在大家的眼里就是扫把星,还有谁敢用我?听天由命吧。”陆远苦笑,接着把下午和李胜利冲突,被王森要求写检讨的事说了出来。“检讨我不写,他笑脸虎王森再阴,也不敢因为这件事开除我,大不了把我下放到边角旮旯的乡镇,反正张副县长被带走了,就算没有和李胜利冲突这事,他也一样整我。”陆远说完,又端起酒杯,一口闷进肚子里。

  叶汉良和吕广明面面相觑,更加担心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