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突围 第4章 栽赃陷害2

小说:仕途突围 作者:黑色暴雨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9: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陆远三人中酒量最大,但焦虑、压抑,需要通过酒精缓解,第两件刚喝完,陆远醉了。

  叶汉良和吕广明将陆远送回去。不过,两人在陆远家门口按了很久门铃,里面都没有反应,就在叶汉良从陆远口袋里掏钥匙时,陆远的妻子苏晓婷终于迷瞪着双眼前来开门。

  三人酒气熏天,苏晓婷一脸厌恶,捂鼻掩嘴,指着客厅里的沙发说:“搁这。”说完,就进里屋拿出一床被子。

  陆远挥挥手,示意叶汉良和吕广明两人离开。

  有时喝多了,晚上回家都会被妻子赶去睡沙发,叶汉良和吕广明见怪不怪,也就离开了。

  焦虑了一天,压抑了一天,再加上酒精的作用,陆远很快就呼呼入睡。

  多年秘书生涯,陆远养成了早起的习惯,尽管昨晚很晚才入睡,但第二天天刚亮,他就起来了。

  陆远洗漱完后,就要坐回餐桌吃早餐时,才发现餐桌上空空的,再看卧室,苏晓婷还没有起来。就在突然间,陆远想起张启文已被带走,自己不再是秘书,不需要提前去单位,磨蹭了好一会,他下楼买早点。

  待陆远买回早点后,苏晓婷也起来了,正在涂涂抹抹,不一会,她背着包出门。

  “早点买回来了,吃了再上班吧?”陆远招呼着。

  苏晓婷正准备开门,她停下来,转过身,冷不防问:“你昨天下午冲撞了王森副书记?”

  “哦,也不是,情况是这样……”

  就在陆远正要解释之时,苏晓婷跺脚,嚷了起来:“是这样,是这样。你是死到临头了,你也不看看自己,张启文被带走了,你还有什么依靠?啊?看不清楚自己的状况,你就等着被整吧!你死就死,不要连累我。”说完,苏晓婷猛地打开家门,随后“呯”的一声,用力将大门关上,很快,楼道里传来“呯呯呯”的脚步声。

  这一会,陆远明白了,张启文昨天被带走的事整个县城传得沸沸扬扬,好些关心自己的人都打电话或者发信息,而作为妻子,苏晓婷却没有信息和电话,原来是生气。

  陆远理解苏晓婷的怒气,苦笑一下,吃了早点后,踩着时间点来到县政府大院。

  刚一进大院,陆远立刻感觉到又有人在不远处指指戳戳,小声议论。

  张启文突然被带走,本来就是一个让人非常意外的话题,免不了好事者议论,陆远不予理会。二楼小办公室是方便服务张启文用的,如今张启文被带走,陆远不可能再回到二楼办公室,他在一楼大办公室同时还有一个座位,所以,他直接进了一楼办公室。

  当陆远走入大办公室时,就看到刚才还在热烈议论的同事马上停下来,表情非常不自然,很快就散去,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陆远朝大家点了点头,径直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子上。

  李惠玲也在大办公室内,看到陆远进来后,连忙端着陆远的水杯去接水。

  李惠玲的举动让办公室里的气氛诡异起来,偷偷地朝陆远这边看了一眼,就故意埋头干起事来,过了一会,有一人出去,而其他人也陆续跑着外出。

  办公室里只剩自己和李惠玲,陆远明白,看来大家是生怕沾上自己,被王森打击报复。

  李惠玲中间几次过来给自己续水,但都被陆远拒绝了。

  午饭时间到了,就在陆远要踏出办公室门时,李惠玲走上来了,她说帮陆远打饭回来。

  陆远不想给李惠玲增添不必要的麻烦,拒绝了。

  中午饭堂的人很多,陆远打了饭后,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吃了起来。

  很快,李惠玲也端着饭菜过来,坐在陆远旁边。

  而陆远和李惠玲所坐这一桌的周围,居然空出一大片。

  “哟,陆大秘书亲自来吃饭啊?”李胜利的声音阴魂不散,突然响起,“陆大秘书你平时都在房间里陪领导吃的,怎么今天坐角落里吃,来,来,来,去房间里吃。”

  陆远没有理会,仍然埋头吃饭。

  “李胜利你好了,有你这么恶心人的吗?”李惠玲丢下筷子,“腾”的一下站起来,因为激动,浑身上下抖个不停。

  “哟,落难的凤凰有鸳鸯相伴,患难见真情啊,真让人羡慕,好,好,好……”

  “李胜利你说什么?”陆远站起来,并朝李胜利走上来。

  “你要干什么?”陆远身体高大,李胜利心里一直发怵,他后退几步,站稳了,“别仗碰上自己牛高马大,有几份野蛮武力就了不得,我告诉你,有你哭的时候。”李胜利说完就离开,离开之前,他当着其他的人,指着李惠玲说,“还有你。”

  李胜利这一走,刚才准备看热闹的人都缩了回去,埋头继续吃饭。

  吃完饭后,李惠玲要陪着陆远回到办公室,但被陆远拒绝了。不过,此时,办公室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人,想来都想避开自己。

  陆远明白,这是大家都生怕沾上自己,李胜利刚才在饭堂里指着李惠玲的这一闹,大家更加谨慎了。

  得意处趋之,失意时避之。此时的陆远虽然心里感到悲哀,但这是人情世故,官场职场上混,没几个人不这样明哲保身。

  昨晚睡得晚,困意早就来袭,陆远准备上完卫生间后回来午休。

  可就在他进去不久,就听到有两人进来,悄悄地说:“我听人说,张副县长的事是陆远举报的。”

  “什么?”

  “嘘,别嚷。”另一人赶紧制止,压低声音,“我觉得有道理,张副县长的问题,除了他,没人……”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完全听不清。

  陆远急了,这时,他想起吕广明昨晚所说的,张启文被举报,肯定是周围熟悉的人所为。陆远万万没想到,自己却成了这个“周围熟悉的人”。

  陆远完全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