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突围 第5章 疑虑重重1

小说:仕途突围 作者:黑色暴雨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9: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陆远既愤怒,又冤枉,他万万没想到,一直苦苦寻思张启文被带走原因的自己,却被人诬陷成是背后搞小动作的主角。

  陆远强烈感觉到有人诬陷自己是背后搞张启文那个人,是故意为之,目的是转移视线,所以,陆远强烈感觉编造这个谎的人,就是背后搞张启文动作的人。

  太可恶了!

  陆远困意全消,躺在折叠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一个中午。

  下午一上班,县政府内部临时召开紧急会议,县委书记战伟杰参加,会议也就两分钟,传达市委领导的指示,县政府的工作由战伟杰兼任。而战伟杰在会上首先强调工作纪律,至于张启文,会上半句没有涉及。

  陆远坐在会议室最后一排。但即使是坐在最后一排,他也感觉到常委副县长陈大志的眼神一直在四处搜寻,直到发现自己后,这才停下来。

  不过,陆远发现陈大志看向自己的眼光里透着怪异,还有古怪的表情。

  难道,背后搞张启文的人是陈大志?

  因为县长病急不在岗,张启文被带走,战伟杰名义上兼政府这边的工作,其实,很多工作要倚仗陈大志,实际上,陈大志也就成了常务副县长,今后还能再进一步。

  难道,陈大志是张启文这件事背后的人?

  因为有战伟杰在会上强调工作纪律,会议结束后,大家都不敢乱窜,老老实实回到办公室。但机关的事本来就不多,大家很快就交头接耳起来,并不时朝陆远瞄过来,气氛非常怪异。

  晚上,陆远约了叶汉良和吕广明,三人去了之前经常一起去的“老地方”。

  “你猜测陈大志,这个有可能,但我还是觉得其他人不能排除。”

  “不管是谁,这个人都非常可恶,恶意编造谎,今后,还有谁敢用你,谁敢用一个在背后捅刀子的人。”叶汉良接着说。

  叶汉良的话让陆远背后冒冷汗,是的,自己刚开始还担心领导会忌讳自己是倒霉蛋今后不敢用自己,现在想来,原来还有这层顾虑。

  ……

  就在陆远思索这些之时,纪委来电话,说是让陆远明天一早到八点前来县纪委报到,配合调查。电话里,对方也要求陆远保密,不准泄露半点信息。

  纪委的电话让陆远压力骤增,电话放下来后,他猛灌了一杯酒。

  陆远接电话时,吕广明就坐在身边,感觉到陆远的情绪之后,立即安慰说:“不用太担心,张副县长已经被带走了几天,如今叫你去配合调查,这说明张副县长没有承认那些指控,所以才通知你去配合调查。而且,纪委只是电话通知你去配合调查,这就说明你本身没有问题,不然,就不是电话通知,而是直接上门带人了。”

  张启文至今没有承认指控。吕广明的安慰让陆远的心安定一些。不过,吕广明的话让陆远多了一些想法,张启文没有承认,是因为这些指控是纯属子虚乌有?还是张启文的心理素质好,硬是杠住?

  不过,陆远相信是前者。

  当晚三人散了后,陆远回到家里,苏晓婷还没有回来。

  陆远心事重重,从不抽烟的他,竟然点上一支烟,坐在黑灯瞎火的阳台上,思索着叶汉良所说的话。

  就在陆远陷入苦思之时,小区门外马路上一道车灯光亮起,紧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车上下来。下来之后,“身影”又俯身探头伸进驾驶室内,良久才探出头来,挥手离去。

  苏晓婷?是妻子苏晓婷!

  陆远心里既惊又疑。

  自己之前还是张启文秘书的时候,因为工作忙或者跟着张启文的应酬多,经常半夜而归,苏晓婷几次抱怨一个人呆在家里无聊,就开始约同学同事吃饭逛街,陆远心里不痛快,但也不好说什么,久而久之,苏晓婷就成了习惯。不过,陆远几次陪着张启文招待客人,倒是几次见过苏晓婷和女同学女同事在一起吃饭,之后,他也就没话可说了。不过,刚才的情形,陆远不禁多心起来。

  苏晓婷回到家后,看到陆远黑灯瞎火,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时,吓了一跳,立即骂:“干什么?”

  陆远没有理会,依旧盯着天花板。

  苏晓婷一看陆远没有反应,冷不丁问:“张启文是你举报的?”

  陆远站起来,“怎么可能?你胡说什么?”

  苏晓婷冷哼:“整个常平县城都传遍了,我胡说?”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陆远气得来回走,“别人胡说八道也就罢了,难道连你都不相信我?”

  “我信不信你有什么用?你有本事,你让大家都信你啊……”

  苏晓婷说的没错,晚上吃饭时,陆远听到叶汉良提醒后,就一直担心。

  紧张、压抑、心烦、压力大,当晚,陆远想通过求欢排解,但被苏晓婷一脚踹开。并且,苏晓婷卷起被子,跑出卧室,很快,就传来客房房门“呯”关门声音。

  陆远辗转反侧,彻夜失眠。

  第二天早上八点,陆远赶到县纪委。

  进去之后,陆远很快就被带到问话室。问话室里四壁都包着软边,还有两个穿制服的人,一左一右地站陆远的身边。要不是吕广明昨晚提示过,陆远说不定真被唬住了。

  随后,两名陌生面孔也进来,一开口,就向陆远宣读政策,宣读完后,让陆远坦白交代张启文的问题。

  “我是真不知道张副县长有什么的问题。”面对对面两位陌生面孔的启发,陆远仍然是这句话。

  “政策我刚才说过了,你是聪明人,好好想,不着急,想起来后再说。”左问右问,陆远还是这句话,两个陌生面孔早就气得紧崩脸,说完,就离开问话室。

  两个陌生面孔离开后,就没有再回来,陆远被左右两人看着,一直坐在椅子上,就连中间上卫生间,也是被紧紧地跟着……

  也不知道在里面呆了多久,陆远腰酸腿痛,疲惫不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