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突围 第10章 大难临头各自飞2

小说:仕途突围 作者:黑色暴雨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9: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陆主任,我知道郭家村,我有一亲戚就是那条村子的,离乡里大概有十五公里,路非常不好走。”报到完后,陆远请父母和吕广明派来的司机下小馆子吃饭,刚一坐下,司机就说。

  “哪咋办?老陆,要不咱们回去找他们说说,安排近点的地方?”母亲一听就着急。

  父亲也犹豫。

  “妈,没用的,算了。”

  父亲想了想,也明白了陆远的心思,但他还是厉声说:“不找就不找,但你必须给我坚持住,不准动辞职走人的念头,不然,我和你妈……”

  “好了,爸,妈,我答应你们,先干着。”

  午饭吃完,陆远让司机将父母送回老家。

  一想到郭家村离乡里十多公里的路程,陆远犯难了。可再犯难也得去,自己可是答应过父母。

  老隆比常平县城还要贫穷上几倍,陆远乡上没有电摩,更没有几辆车,陆远在老隆这两个小时内,就看到停在乡政府大院里的一辆破吉普,还有就是刚才从路边开过去的派出所那台破面包。陆远倒是动过心思,但很快就灭了,老隆乡党委书记是王森的嫡系,对自己的下放下来自然是心明如镜,不然,他不会将自己安排去距离最远、条件最差的郭家村。想到这里,陆远彻底收起心思,自觉地在路边一处修车档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问了路之后,就将行李包放在车架后面,骑起自行车就往郭家村赶。

  从乡里通往郭家村的小路不是沙地,就是裸露在地面的小石头,出发两个小时后,实在是又渴又累,路过一处小村子时,陆远停下来,走进村口一户人家讨水喝。

  小村子不大,大约也就三四十户人家,村里的房屋散落四处而建,并不规则,也破烂不堪……和自己老家的一样,陆远一进来就很有亲切感,恍如回到老家了一样。

  都说越是远离城市的人就越纯朴,但奇怪的是,陆远坐下来后,就有异样感觉,这户人家的态度看起来并不纯朴,也不象老家的人那样热情。把水递给陆远后,主人站着,眼睛里全是警惕感,而且隔壁的几户人家,不时朝这边瞄了几眼,看到陆远对视过来后,就缩了回去。

  陆远心有疑虑,赶紧喝完水,在得知离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后,他赶紧站起来,扶起自行车就往前赶,这一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要是天黑之前不能赶到离家村,可就要在路上过夜了。

  紧赶慢赶,最终在天黑前到了郭家村。

  郭家村的村委办公室就设在村口的破庙里,大门紧锁。

  这个时候,各家各户都在准备晚饭。陆远找了一户人家,说明来意,就被带到村书记郭老栓的家里。

  之前前来驻村扶贫的干部来过好几拨,架子没少端,除了白吃白喝,主意没有一个,结果驻村时间一到,都各自回去,郭家村还是清贫如洗,没有变化。

  郭老栓对前来驻村扶贫的干部早就麻木了,所以,他中午就接到乡里通知说县里派来一个扶贫的干部驻村时,当时就不当回事,也就没有留在村委办公室等候,该干嘛干嘛,郭老栓早早就回到家里忙家务。

  “你就是陆干部?”郭老栓对前来的驻村的干部已经习以为常,上下打量了一下细皮嫩肉的陆远,淡淡地问了一句。

  “是的,我叫陆远,这次组织派我下来向老乡们学习……”

  “学习?”郭老栓不耐烦,打断陆远的话,接着就说:“陆干部你别开玩笑了,郭家村不是党校,穷得揭不开锅,有什么值得你学习的?要不,你回去,有什么情况,我打电话向你汇报?”

  郭老栓的态度明显就是不欢迎自己,也不知道他的态度是受乡里的招呼,还是其他原因?不过,既然答应过父母先干着,陆远就得想办法先过郭老栓这一关,想到这里,陆远笑着说:“郭支书,我也是农村里的孩子,我家在河头镇陆家湾,和咱们郭家村一样……”

  山里人本就善良,郭老栓虽然打心里不欢迎陆远,但也不好太板着脸。,于是说:“行吧,你先坐会,饭一会就好,等吃过饭,我再带你回村委,你就住在村委办公室。”

  陆远的到来,郭老栓想了想,最终还是加了个菜。不过,郭老栓家里的晚饭让陆远看出郭家村的贫困,饭桌上,也就是三个青菜,而且基本就是水煮,里面没有油水。

  以前来驻村的,都由郭老栓负责接待,每顿饭都在郭老栓家里吃,而以往那几个人,总是嫌这嫌那,嫌没肉,嫌菜里没有油水。而陆远没有,同样的饭菜,他还能吃下两碗米饭。

  郭老栓对陆远的印象有一定的改观,但因为之前前来驻村干部印象太差,所以,他这种改观的印象也是一闪而过。

  “陆干部,村里没有啥事,再说了,村里条件不好,所以,你平时可以回家去,有什么事,我会提前打电话给你,真的,真不需要住在村子里。”

  这已经是郭老栓今晚第二次这么说,虽然话说得很诚恳,但郭老栓是村书记,肯定是乡党委书记陈德纲的人,没准这善解人意的背后,就是挖一个坑,正等着自己往下跳呢。

  “郭支书,我是来工作的,不劳操心。对了,以后每天的吃饭,我自己做,就不麻烦郭支书了。还有,郭支书能不能借我一套锅碗瓢盆,以后吃饭就不麻烦你了。”

  郭老栓已经厌倦了这些驻村干部的打扰,更不想侍候这些大老爷们,马上就同意了。

  既然想到郭老栓有可能给自己挖坑设陷阱,陆远就处处小心,每天深入村民家里,和村民们聊天,也经常往村子外面走走,工作有模有样,让郭老栓等人抓不到把柄。

  不过,就在陆远小心翼翼地在郭家村呆着,想积极表现之时,苏晓婷打来电话,再次提出离婚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