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突围 第14章 公开检讨2

小说:仕途突围 作者:黑色暴雨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9: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陆主任,下班时,朱育才跑过来跟我说,说您目前挂在我们扶贫办考核,让我负责通知您,唉!”刘军生怕陆远将气撤在自己头上,连忙解释。

  好一会,刘军见陆远仍然不吭气,小心翼翼着提议:“陆主任,要不,您一会找陈德纲说一下,不管怎样,抬头不见低头见,他陈德纲也不能把事做绝了。”

  “小刘,我已经不再是陆主任了,再说了,你现在还是我领导,我们说话随便点,不需要用‘您’这个敬语。”陆远拍了拍刘军的肩膀,接着说:“我看你大概二十二三岁吧,我今年二十五,比你大了点,所以,以后有人的时候,你叫我陆远,没人的时候,你可以叫陆哥,怎样?”

  陆远的表现让刘军糊涂了,愣了一下,他问:“陆哥,这……”

  “没事,检讨就检讨嘛,有啥大不了的。”陆远一脸轻松,说完,他就开瓶倒酒,然后向刘军举杯。

  本来陆远想着吃完饭连夜赶郭家村,既然陈德纲要求自己明天上午会上作检讨,陆远索性也不回了,打算吃完饭就在酒楼上面开间房,等明天会开完了再回郭家村。

  吃完饭之后,陆远马上办住宿手续,然后在服务员的带领上,来到楼上的房间。

  就在服务员打开房间门时,陆远突然发现陈德纲从旁边不远的一间房间里走出来,紧接着就是酒楼的老板娘,陈德纲在前,老板娘在后,两人很快地走下楼去。

  这里是乡里定点接待酒楼,陆远之前几次跟着张启文来老隆乡检查工作时,陈德纲每次都带着大家来这里吃饭,而每次来,这个声音嗲娇、五官俊俏、身材凹凸有致的老板娘都会进来向大家敬酒,所以,陆远对她有印象。

  陆远之前就觉得这个老板娘与陈德纲这个老家伙有一腿,因为每次进来敬酒,这个媚到骨子、风情万种的女人总喜欢往领导身上挨,特别是知道张启文是常务副县长之后,身子几乎都靠了上来,惹得陈德纲的眼神每次都是异样。

  陆远是秘书,玲珑剔透,善于察观色,陈德纲的这种眼神才有那些有关系的人身上才有。想不到,当时的猜测,陈德纲和这个女人还真有一腿。

  陆远不是善茬,今晚的意外发现,让他在吃惊的同时,也如获致宝,乱搞男女关系,搞婚外情,是官员的一条红线,既然你陈德纲今天对我下狠手,那就别怪我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

  进了房间之后,待服务员放下热水瓶,陆远从身上拿出五十块,递给她。

  五十块在常平这个穷困县,特别是在老隆这穷乡僻壤的山区里不是小钱,女服务员吓了一跳,以为陆远有不良图谋,不敢伸手去接,声音发颤,说:“老板,这……”

  陆远本来是想给服务员好处,想从她嘴里套话。但从她的反应来看,马上就意识到从她这里套话不妥,万一服务员说出去,可就打草惊蛇,走漏风声了,于是急中生智,说:“麻烦你下去帮我买两包烟,哦……玉溪,要硬盒的,其余剩下的,给你了。”

  “好。”服务员拿着钱,美滋滋地离开了。

  服务员走了之后,陆远差点骂自己心急,陆远不抽烟,要不是突然想起吕广明每次都抽硬盒玉溪,并问了价钱,他可真说不出什么烟,那样就穿帮漏馅了。

  ……

  且说刘军吃完饭之后,一转身就来到蒋旭的家里,把当晚和陆远吃饭的情形全部告诉蒋旭。

  “不错,能伸能曲,是一个人物。”蒋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可是,在会上作检讨,那多丢脸啊,今后还怎样抬起头?”刘军年轻气盛,他既认为陆远这样做是没有骨气的表现,更不理解理解蒋旭的这句话点评。

  刘军是自己亲信,人品可靠,机智灵活,大学毕业刚满一年,仍然年轻气盛,欠缺磨炼,于是蒋旭点拨说:“小刘你觉得这是耻辱不能接受,是不?别忘了,韩信还有胯下之辱呢,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小刘,你还年轻,以后有机会多跟陆远学点。”

  服务员离开之后,陆远的手机微信响了几声,有李惠玲发来的,还有叶汉良也发来几条,再有一条,是县政府里的另一位同事发来的。

  陆远回了同事和李惠玲的信息之后,就打电话和叶汉良聊了起来。

  叶汉良在电话里说了蒋旭刚给自己打过电话,并说他一开始就不同意陈德纲让陆远在会上做检讨的决定,但陈德纲是一把手,并且说要以这次通报为契机,整顿工作纪律……

  叶汉良说完蒋旭来电话的内容之后,马上就骂起来:“陈德纲这个马屁精做事太过分了,落井下石……”

  “是过分,非常过分,今天这件事,老子给他记着帐。”生疏有别,陆远在刘军面前不说,但在老同学老朋友好兄弟叶汉良这里,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

  “好兄弟,你很坚强,哥看好你。不管以后还有什么事,都要象今天这样给我挺住,加油。”这段时间,陆远身上实在是遭受太多的打击,叶汉良担心陆远一气之下,做出偏激之举。

  “我倒是想走啊,只是我父母不让。”陆远如实说了,“放心,既然让留下,那咱就留下,我还真不信了,我一辈子呆在郭家村。”

  ……

  当晚,两人在电话里聊了很久。陆远不是软包,不能由着别人揉来捏去,放下电话后,他躺在床上就想,怎样利用陈德纲与这家酒楼的老板娘有染这件事做做文章。

  只是,做文章必须有真凭实据,自己在老隆乡没有信得过的人,而且自己还被下放到郭家村,郭家村离这里距离十多公里,要找到证据,还真不容易。

  怎样才能取得陈德纲的证据?陆远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没有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