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突围 第21章 利益交换1

小说:仕途突围 作者:黑色暴雨 更新时间:2021-11-28 00:3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原来,县纪委收到一封匿名信,举报陈德纲私生活不检点,与酒楼老板娘发生婚外情,并在信里附上一个u盘,u盘里有好几段陈德纲和酒楼老板娘厮混的视频。

  视频不是ps合成,举报内容属实。

  “蒋乡长,听说县纪委正在讨论处理陈德纲。”刘军听到传闻后,立即来蒋旭的宿舍里汇报。

  陈德纲被纪委调查这件事蒋旭早在两天前就听说了。当时听说后,他认为机会来了,为此还跑了一趟老领导的家里,请教策略,并说陈德纲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其他问题,问老领导要不要给陈德纲的这把火再浇上一勺油。

  蒋旭的老领导就是叶汉良的老岳父,当时就瞪了蒋旭一眼,第一句话就是警告蒋旭静候不动,“陈德纲这件事人家本来就怀疑是周围的人干的,只有周围的人才清楚这些,你这个时候跑出来,不是等着王森他们今后打击报复?再说了,就算你添勺油把陈德纲这把火烧旺,告了下来,其他人知道这事是你做的,今后只会对你避而远之,谁敢用你?”

  刘军是自己人,这在乡里是人尽皆知的事,所以,蒋旭想起老领导的警告之后,立即对刘军说:“是,我也听说了。这件事既然有人举报,相信组织会调查,会处理。我们呢,干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这个时候,千万要冷静,不能给乡里添乱。”

  “蒋乡长,我觉得这是个机会,何不趁着这个机会争取争取。”能当上乡长的,上面肯定有人,陈德纲倒下,蒋旭就有机会,所以,刘军不甘心,继续劝说。

  “小刘,你还年轻,欠考虑,这里面的复杂不是你所能想象的。”蒋旭说刘军年轻,他自己何尝不也是欠考虑,欠修行,说到这里,他端起茶杯,掩饰尴尬。

  刘军对自己忠诚,但也年轻冲动,为了稳住刘军,蒋旭又说“小刘,别人举报是别人的事,现在是敏感期,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人怀疑你是背后的搞事者,这事与我们无关,安静做好我们自己的工作,看戏就行了,好吧。“

  机不可失,时不我待,该出手时就出手,好不容易才搞出的动静,刘军怎么也想不通蒋旭就这么浪费掉。

  刘军心有不甘,从蒋旭的宿舍出来后,他打电话和陆远说了这件事。

  这段时间因为郭家村项目,刘军和陆远经常沟通,两人关系非常熟络,再说了,陈德纲前些时间让陆远公开检讨,让陆远出丑,陆远心里肯定会恨死陈德纲。

  陆远确实恨陈德纲,想扒掉陈德纲这颗狗牙,所以当初他才通过“无意中”的方式将陈德纲的信息透露给刘军,不过,陆远也认为蒋旭不宜乱动,没人会喜欢一个背后搞小动作的人,说不定,上面在处理陈德纲的同时,也会对蒋旭的岗位进行调整。

  陆远当然不希望蒋旭被调整,毕竟蒋旭在老隆,对自己是有帮助的,如果换别人来,说不定又是另一个“陈德纲“。

  想到这里,陆远不得不劝说:“小刘,蒋乡长说的对。你呢,不要多想,好不好?”

  “不是,陆哥,我是想,如果做这个能帮到蒋乡长,我倒不在乎什么打击报复,大不了我……“

  “小刘,大家都知道你是蒋乡长的人,你想想,如果你出面,能不影响蒋乡长吗?所以你听我说,既然组织在查,肯定会处理,相信组织,好不好?“

  陆远说得没错,陈德纲这件事,纪律部门很快就统一了意见,此刻,县纪律部门一把手老方正坐在县委书记战伟杰的办公室里汇报这件事。

  “……因为这件事是你情我愿,女方没有成家,不存在家庭方面吵闹等社会影响问题;再一个,这件事只是匿名举报,没有在网络上发酵,还在可控的范围,所以,纪委内部的初步意见倾向于党内警告,调离原单位。”

  以往老方汇报工作时,都是简意赅,基本上说完经过后就讲处理结果,而这一次,他是经过说完后,又把原因解释一大通,才说结果,战伟杰听出他有保王森的意思在里面。

  在常平,老方与王森来往密切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而王森仗着文宇涛的支持,自从当上代理县长后,隐隐有与自己这个外来户搞分庭抗礼的意思,战伟杰对此很不满,他原本是想着趁举报这件事,将陈德纲彻底拿下,陈德纲是王森的人,他要以此警告王森。

  “这个处理结果不能服众吧?”战伟杰内心不满,但仍然保持着笑容,盯着老方问。

  “这是纪委内部初步形成的意见。”

  “你刚才说你情我愿?这里面没有隐情,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会心甘情愿跟一个五十多年的糟老头?这个隐情是什么?有没有利用权力进行利益输送?调查了吗?我的意见是把问题搞清楚再说。”战伟杰态度强硬。

  陈德纲的事明摆着,老方就算有心保,也不能硬着来。出了战伟杰办公室之后,他打电话和王森说了战伟杰的意见。

  王森有文宇涛的支持,上任代理县长后,急于出成绩,平时做事有些高调,不过,王森的高调也由引来文宇涛批评,毕竟目前还是代理县长,这个时候和战伟杰矛盾公开化,不利于以后转正,让他做事“收”着点。

  因为文宇涛之前的警告,王森一开始本不想搭理陈德纲这件事,怕沾上包庇之名,不过,老方的话也有道理,如果生怕担心沾上包庇之名,会寒了一大群跟随自己多年的手下的心,今后还有谁愿意跟随自己?

  看来战伟杰是掐着自己的这点,想拿陈德纲祭旗,想通过这件事,达到离析自己根基的目的。

  风雨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