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突围 第36章 孙老爷子

小说:仕途突围 作者:黑色暴雨 更新时间:2021-12-02 14:2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快出来,我马上就到你门口。”

  话筒里传来孙悦这个疯女人的声音。

  还要打?没完没了了!

  陆远气急,披起一件衣服就走出门口外面。

  丰田霸道发出一道刺耳的刹车声音,孙悦跳下车,马上说:“快,快,救我爷爷。“

  刚才在校场口时,陆远已经从孙悦接电话中得知孙老将军身体不测,于是连忙说:“我不是医生,你快点去找医生啊。”

  不由陆远多说,孙悦拉着他就上车,接着丰田霸道发出“轰轰”的加油声音,身边的树木和房屋在飞快后退,很快,孙悦带着陆远来到了校场口,那里早就停着一辆直升飞机。

  孙悦急刹车,拉着陆远跳上直升飞机。

  直升飞机腾空而起,一小时后,降落在端州市一间陆军医院草坪上。

  就在刚才,孙悦说孙老将军突发疾病,需要动手术,但老将军属稀有血型,目前端州市血库这种血型告罄,所以,查到陆远属于这种血型,就找到上门来,希望陆远能够献血帮老爷子。

  陆远当然没有两话,且不说孙老将军是自小就是自己的偶像,就是平常人,他都会帮忙,所以一听说后,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舱门一打开,陆远跟着孙悦跳下去,并跟着她冲进医院里面。

  ……

  “大夫多抽一些,我年轻,身体好,没事。”前面已经抽过两次,这第三次,陆远一脸苍白,但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说话声音很虚弱。

  “谢谢,谢谢。”孙悦一脸泪花,不停地对陆远说。

  陆远笑了笑,但很快就睡着。

  老隆。

  方少扬醒过来后马上发现环境不对劲,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上吊着一盏非常好看的吊灯,而且,房间馨香,墙壁紫色,被子非常洁白,床垫也非常松软,而最要命的,是旁边就躺着酒楼的女老板,双肩就裸露在被子外面。

  方少扬吓了跳,紧张地坐上来,但马上感觉到全身散了架似的乏力。

  “嗯,别闹好不好嘛,昨晚折腾人家一夜,让人家再睡会嘛。”女老板眼睛仍然紧闭,翻了一个身子,抱着方少扬的腰,声音声音慵散,但非常酥嗲。

  本想偷偷溜走,却没想到动作太大把对方惊醒,方少扬大骂自己脑残的同时,声音颤抖,问“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咋回事?”

  “嗯,你明知故问,昨晚象一头牛一样横冲直撞,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人家。”

  女老板越说,方少扬就越是头皮发麻,连忙说:“昨晚喝多了,误会,误会。”说完,方少扬不顾身子疲惫,拿起掉在地上的衣服,慌慌张张地套上,然后就往外跑。

  昨晚一夜太过诡异,回到办公室后,方少扬心里仍然慌乱不已,很久都没法安静下来。

  “乡长。”一直瞅着方少扬从对面回来的朱育才带着早餐进来,将早餐放在茶几上后,就开始泡茶。

  方少扬回到办公室后仍然慌张不定,生怕对面酒楼的女老板跑过来闹事,就想着逃离乡政府大院,说:“你去问一下蒋书记今天出不出门,不出门就把车子要过来,下去各村走走。”

  朱育才一听就感到为难了,乡里就一台破吉普,按约定成俗的习惯,主要是乡党委书记使用。陈德纲在的时候,蒋旭作为乡长,下乡从来都是自己骑电动车,方少扬这次想用车,似乎打破了这个规矩,再说了,方少扬要用车,应该是他自己去和蒋旭说,而不是派自己去讲,这样做,一是不尊重蒋旭,二是显得自己这个党政办公室主任是他一个人的属下……

  唉,方少扬咋就这么不懂人情世故呢?

  还好,蒋旭没有为难,不过,蒋旭的表情,让朱育才有恨不得钻进地缝里面的感觉。

  方少扬虽然因为战伟杰的一句话把陆远当成对头,但内心里,他还是佩服陆远的点子,坐车出门后,他马上吩咐司机去郭家村。

  事先没有通知,方少扬到达后,吃了闭门羹,村委办公室大门紧闭。

  过了四十分钟,郭老栓带着几个村干部闻讯赶回来。

  方少扬训斥:“大白天的,没一个村干部值班,咋回事?”

  “这几天果子熟了,大伙都忙着到采摘,所以就没安排人值班。”

  “胡闹。再怎么忙,也要留人值守,如果耽误乡里通知,你负起这个责吗?”

  农民靠种地吃饭,农忙时抢种抢收,就没有安排人值守,这是几十年来的规矩,并且,乡里这个时候也不会安排什么工作。方少扬初来乍到,一上来不问青红皂白就斥责,郭老栓心里不快,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当众斥责了,斥责自己也就罢了,上一次还当众斥责陆远,陆远是谁?郭家村的恩人,凡对陆远不待见的,郭老栓都不会有好脸色。

  郭老栓嗡声嗡气回答:“农村都是这样的,种地才有饭吃,农忙时,大家都抢收抢种。不下地干活,难道等着田地的庄稼果实烂在地里?”

  “你……”郭老栓虽然说的是实情,但说话一点情面都不留,方少扬气得说不出话来。

  “陆远呢?陆远在哪里?”

  郭老栓不高兴归不高兴,但方少扬是乡长,说话也不好太针锋相对,于是态度放下来,回答说:“陆干部在乡里仓库,指导大家打单和帮忙包装……”

  “胡闹,组织让他下来村里扶贫,他却跑到乡里躲清闲,朱主任,记录一下,到时反馈给县里。”郭老栓刚才的态度让方少扬不满,再加上陆远这个名字,不满之情一下子爆发开来。

  方少扬的态度彻底激怒了郭老栓,脸色又板起来,申辩:“我刚才说陆干部在乡里帮忙指导打单,单打不出来,货就寄不出去,怎么就成躲清闲了?”

  “郭老栓,这是方乡长,说一句你顶一句,你这是要干什么?”朱育才连忙制止。

  “目中无人,目无领导。”方少扬气得发抖,”我要撤你的职。“

  方少扬对郭老栓,郭家村印象差极了,包括陆远在内,在离开郭家村的路上,他一直想着怎样才能撸掉郭老栓这个村支书。撸掉一个村支书需要班子表决,尤其需要蒋旭的点头同意。对于蒋旭点头同意这一点,方少扬没有把握,但不管怎样,自己是乡领导,如果被顶撞都不能找回面子,今后工作还怎样开展?

  一定要收拾郭老栓和陆远!

  ”去郭家村仓库。“回到乡里,方少扬突然改变主意,对司机说。

  郭家村仓库,几个人忙得顾不上理会方少扬等。

  ”陆远呢?陆远在不在?“干活的都是陌生面孔,方少扬转了一圈,看不到陆远,就问一个工人。

  ”陆干部有事外出。你谁啊?找陆干部有事?“

  ”这是方乡长,方乡长过来视察工作。“一看回话的人态度不友善,生怕对方说出不好听的话,朱育才赶紧上前亮明身份。

  ”上班时间无踪影,无组织无纪律,成何体统?朱主任,记录一下,汇报给县里。“方少扬如获至宝,待朱育才记录好之后,就扬长而去。

  陆远归扶贫办管理,上次陈德纲就抓过陆远的劳动纪律问题,有了上次的经验,朱育才向方少扬建议,建议找刘军过来,当面直接问陆远的去向。

  刘军也不知道陆远的去向,自然回答不出来。

  方少扬脸色阴沉,手一挥,不容置疑地说:”打电话,用免提,问他在哪里?“

  陆远电话响了三次都没人接听,第四次,最终接听了,但声音一听就知道还没有睡醒……

  刘军在电话里说方少扬找,实则是提醒陆远尽快回来,并暗示方少扬做工作,免得事态扩大。

  不过,这一次献血过量,陆远想赶回来,但因为体弱,直到第

  二天上午,他才恢复了体力,拒绝了孙悦的劝阻,坚持赶回老隆。

  陆远接电话时,孙悦就在身边,大致明白有人要拿劳动纪律这件事做文章,所以,在安排车子将陆远送走之后,她拿起手机就要打电话。

  孙老将军躺在床上,看到孙悦的动作,自然明白她的心思,阻止说:“不要打电话。”

  陆远因为被自己拉过来献血而导致误工,爷爷的做法有些不近人情,孙悦不明就里,嘟囔说:”爷爷……“

  孙老将军术后身体虚弱,刚才的一句话,似乎透支了精力,此时,他闭上眼睛,没有理会孙悦。

  孙悦虽然不理解,但她还是按照孙老将军的吩咐办了。

  一件小事,陆远处理起来应该没问题吧,孙悦放下手机后,也就没有再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