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第5章 合作

小说: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作者:怪灵 更新时间:2021-11-25 09:49: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你可不能这样过河拆桥啊,这些年我都替你做了多少事情了,你可不能害我啊。”男人倒是装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姐姐,他是什么意思啊,难不成,那些伤害我的事情的罪魁祸首真的是你吗?”陆悠痛心疾首地看着她,陆依仿佛掉进了一个无底洞,不信任她的顾泽宇让她失去了解释的能力,哑口无。

  “陆依,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多的事情瞒着我,这么想来,你肚子里的孩子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呢,我看,你还是跟警察好好解释吧。”顾泽宇的眼神中多了几分轻蔑与厌恶,让陆依不由心寒。

  “泽宇哥哥,你别这样,可能姐姐有什么难之隐,她只是因为太爱你了。”

  “爱?”顾泽宇只觉得好笑:“就她,也配谈爱?”

  顾泽宇让两个保镖进来要把陆依带去警察局盘问,陆依知道自己无论怎么解释也没用的了,要是被抓走,按陆悠这么歹毒的性格,非把所有的错都扣在她的头上,不行,她还有肚子里的孩子要保护,想到这里,她孤注一掷,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外逃脱,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医院。

  眼睁睁看着陆依跑掉的陆悠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却在顾泽宇要追上去的时候抓紧了她,她大口地喘着粗气:“泽宇哥哥,我好痛。”

  顾泽宇抱着她下去找医生,在手术室外的他吩咐手下的人继续寻找,一定要把陆依找出来。

  陆依身无分文,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雪花一点点飘下,天色暗了下来,在路上走了一整天,哪里才能是她的归宿呢?

  她迷茫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抚摸着肚子,好不容易才能把他多留一会儿。

  “陆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头顶上传来了男生低沉的声音,陆依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墨上锦绝美的容颜。

  “你跟踪我?”陆依现在已经什么人都不愿意相信了,陆悠这件事情是自己这些年最愚蠢的事情。

  墨上锦轻笑,心想这个女人果然是很聪明,自来熟般地坐在他的旁边:“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我是真心实意地想来和你做一笔生意。”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陆依现在的脑子一片混乱,随时提防着顾泽宇会追上来,哪里有空去思考他的话。

  “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我可以帮你。”

  眼前这个男人就和自己有过两面之缘,怎么就和自己谈生意:“你不怕得罪顾泽宇吗?”

  “他啊。”墨上锦思量着,两腿交叠:“当然怕了,不过,我更想把他拉下台。”

  “你就那么肯定我会帮你,可别忘了,我是他的妻子。”

  “如果陆小姐是一个自轻自贱的人,在经过了这么多非人的待遇还能一心一意地爱他,那算我看错人了,如果不是,我愿意和你成为一条船上的蚂蚱。”

  陆依实在是搞不懂这个男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不过,他说的话也有几分的道理,顾泽宇从来没有爱过自己,更是一次又一次地被陆悠蒙蔽双眼,他们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不可挽回了。

  墨上锦拿出一张名片放到她的手里:“想好了就告诉我。”这时,他突然嘴角上扬,凑到她的耳边说道:“你的顾先生来了。”

  听到这句话的陆悠惶恐不安,转头一望,几辆黑色的跑车将她的四周全部包围了起来,再回头,墨上锦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她撒腿就跑,可是没跑出几步,就被一道黑色的身影给束缚了。

  “刚才那个男人是谁,你就那么贱,一天见不到男人就浑身难受是不是?”

  他扯着陆依的胳膊,低声骂道,叫身边的保镖去附近找可疑的人。

  “我没有,你别胡说八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他。”陆依一边解释着,一边把墨上锦的名片偷偷地塞进了衣袖里。

  “我只相信我的眼睛看到的。”

  “所以你才会被陆悠一次又一次地欺骗。”陆依现在也是豁出去了,既然怎么样都得被欺负,还不如有尊严一点。

  顾泽宇二话不说,抬起手打了她一巴掌,苍白的脸庞顿时出现了鲜红的巴掌印。

  “你自找的,不准侮辱小悠,你不配和她比,你这种狠毒恶心的女人,刚在医院里陷害自己的妹妹,转头出来就跟野男人私会,你有什么资格说她。”

  虽然已经不抱希望了,但听到从他的嘴里说出这些伤人的话,还是止不住的心痛,想要开口解释,却只能被他拖着走。

  再次回到这个令人胆战心惊的医院,她被拖到陆悠的病床前,顾泽宇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无情地说道:“跪下,给小悠道歉。”

  陆依不从,顾泽宇便让保镖动手,硬是把她往地上按:“这是你应得的惩罚。”

  被束缚住胳膊的陆依只觉得可笑,她还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说有,也是错信了陆悠这个女人,嫁给了他。

  “姐姐,我不怪你想要伤害我,可是你,居然背着泽宇哥哥在外面乱搞,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我一直以为你是因为爱他才会和他结婚的。”

  病床上的陆悠可怜兮兮地说着这些令人作呕的话,可惜顾泽宇偏偏就吃这一套:“小悠,你现在才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我早就知道了,要不是你太善良,一次又一次地替她求情,我早就把她送进监狱了。”

  “不行的,泽宇哥哥,再怎么说,她都是我姐姐,我怎么忍心看着她前程尽毁呢,肯定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才惹姐姐生气的。”

  陆依听着两人在那里一唱一和的真是恶心到了极点,肚子又再次疼痛起来,意识逐渐朦胧,身体摇摇晃晃的,终于支撑不住晕厥了过去。

  “先生,她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