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第8章 帮我

小说: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作者:怪灵 更新时间:2021-11-25 09:49: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真好吃,姐姐,你还是吃点吧,这狗肉可是姥爷在乡下送过来的,养的肥肥胖胖,肉质鲜美,可有营养了。”

  听到这句话的陆依顿时就不淡定了,扔下杂志,下床查看,果然是狗肉,该不会是……

  像是猜到了她的想法,陆依故意凑到她的耳边,眼神凶狠地说道:“没错,这就是小时候妈妈不准你养,你偷偷送到乡下的那一条,你以为我们不知道?”

  为什么?她都已经这么惨,他们却一条狗都不放过,他只是一条无辜的生命,为什么要受到自己的牵连。

  “你连一条狗都不放过,真是连畜生都不如。”

  “我也不想杀它,不过,谁让她跟错了主人呢?要怪就只能怪你只能还要逞强。”

  陆依心里的愤怒值已经到达了,盯着她那张吃过她的爱狗,却依然说出一些恶心的话语,她终于骨气了一次,抬起巴掌就狠狠地抽了过去。

  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做的陆悠足足被她打得连退两步,原本想还手的陆悠抬起头却看见站在门口的顾泽宇,语气一下子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姐姐,我做错了什么吗?你为什么要打我?”

  “我打得就是你。”

  “陆依,你又趁我不在欺负小悠了。”顾泽宇走过来挡在陆悠的面前,身后的女人正向陆依挑衅。

  “她把我的狗给杀了,还假惺惺的端过来要给我吃。”

  “不是的,我是担心姐姐的身体。”陆悠可怜兮兮地躲在顾泽宇的背后。

  顾泽宇扫了一眼桌上的碗筷,冷着脸说道:“不就是一条狗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别说是狗,就连你,只要对小悠有好处,我都能把你给炖了。”

  陆依看着她绝情的模样冷笑一声,是啊,他们不是没有善心,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人,没有心。

  他的话说出口,还端起桌上的肉汤递到陆悠面前:“小悠,吃吧。”

  “可是,我怕姐姐会不开心。”

  “没事,有我在,她不敢怎么样的?”

  陆悠在心里窃喜,表面的动作却装得很怯懦,舀了一勺故意盯着陆依要往嘴里放,心灰意冷的陆依这次决定不会再让他们如愿,她不要她心爱的宠物给这群恶心的人吞下肚子。

  “不准吃。”陆依在她快要放进嘴里的时候拍掉了碗。

  一碗肉汤全部洒在了陆悠的身上,烫的她皱起眉头,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抓着顾泽宇的衣服:“泽宇哥哥,我胸口好疼啊,我好害怕。”

  看到她这副可笑的模样,陆依不禁失笑,不愧是她的爱狗,牺牲的时候还不忘替她报仇,不像他们,狼心狗肺。

  顾泽宇抱着脸色逐渐苍白的陆悠,觉得陆依实在是碍眼极了,直接用力地将她一把推开了:“滚开,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陆依重心不稳,肚子直接撞上了桌角,闷哼一声,眉头紧锁,瘫在地上,不过一会,地上就出现了鲜红的血迹,她捂着肚子意识逐渐薄弱,用尽全力爬到床头,艰难地从抽屉中拿出名片,用最后的力气拨通了电话:“救我……”

  说完这两个字的陆依就彻底地昏厥了过去,睡梦里,她仿佛置身于一个冰冷的舞台,刺眼的灯光照在她的身上,台下没有观众,却不时地传来话语。

  “顾先生说了,立刻给陆悠小姐做换肾手术。”

  怎么回事?

  她的孩子没了吗?最终,她还是一无所有了。

  “姐姐,你听得到我说话吗?不是我非要针对你,是你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东西。”

  这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人给自己带来的痛苦。

  “我看你也没机会再离开这个手术室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啊,你不是妈妈的孩子,你的亲生母亲,早就在你刚出生的时候就被爸爸赶出家门了。”

  原来如此,难怪从小都没有人爱她,原来,她是没有妈妈的孩子,可怜她死到临头了才知道这个真相,已经太晚了,来世,她要让这些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还有,你肯定很好奇为什么当年是你救得泽宇哥哥,可他却从来没有在你面前提到过感谢吗?是因为,那个时候他在泳池里溺水了,是我在医院守着他醒过来,我骗他,是我救的他。”

  这个女人为什么那么的能演戏?现在想来真是懊悔,她居然相信了这个女人十几年,一直相信她是无辜的,清纯的,真是讽刺啊……

  陆依浑身都没有力气,只能被动地躺在病床上,听着她说着这些话。

  “姐姐,我把什么都告诉你了,也算是让你死得瞑目了,现在,你可以好好的上路了,争取来世投生到一个好家庭,也算是妹妹对你的一个祝福吧。”

  她不可以死?要报仇,为了孩子报仇,为了没见过面的亲生母亲,为了那些爱她的人……

  病房外的顾泽宇接到公司的电话,说是找到了那块地皮项目的合伙人,急忙忙地赶回去公司了。

  手术的时间一直进行着,陆依的情况却越来越糟糕:“不好,病人刚流产再进行大规模手术,身体承受不住出现了大出血,快去通知家属。”

  “不行啊,外面根本就没有人。”

  “她是罕见的熊猫血,医院的血库不足,再这样失血下去,怕是无力回天啊。”

  医生和护士们尽力地抢救,可仪器上的心跳显示却是越来越弱,经过长达半小时的抢救,终究是在“嗯——”的一声后归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