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第9章 她真的不在了

小说: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作者:怪灵 更新时间:2021-11-25 09:49: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刚把事情忙完回到医院的顾泽宇看到护士推着陆悠从手术室里出来了,却不见陆依的身影,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怎么样了?”

  “陆小姐的手术很成功,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另外一个呢?”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只见医生面色凝重,很是为难:“我们尽力了。”

  顿时,顾泽宇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地响一片混乱:“什么意思?”

  “顾太太,她……她刚摘除了子宫大出血,又马上开始大手术,她本就身体虚弱,再加上,她自己丧失了活下去的想法,我们也抢救不了一个决心想死的人。”

  听到这句话的顾泽宇突然感到一阵悲伤,那个女人死了,他应该开心的不是吗?为什么,心里有种莫名的难受?

  陆依已经被推去了太平间,他没有勇气去看他,晃荡着身体回到顾家别墅。

  这个房子一下子变得空荡许多,以前,陆依总是会等着他,哪怕他不管不问,只是为了和他多讲一句话,这个家一下子没了好多的温暖。

  ……

  第二天,医院那边传来了消息,说是死者家属已同意将尸体火葬,现在要将骨灰盒送过来……

  他们的速度很快,一个被黑色布料包裹着的古典风格盒子放在了顾泽宇的办公桌上,他看着上面的一张黑白照片,女人笑颜如花,只是再也触不可及了。

  他也搞不懂自己有什么好悲伤的,这个女人那么狠毒,残害自己的妹妹,给她戴绿帽子,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死了是她应得的报应。

  他心事重重地把盒子拿回家随便塞进了某个角落里,自欺欺人,眼不见心不烦,可当家里的保姆问起她的下落,他却没有勇气说出她已经不在这个人世的真相。

  这边的陆依尸骨未寒,那边的陆悠就按奈不住的野心,赶紧给他打来了电话,撒娇着说他好久没去看她,让他去医院。

  心烦意乱的顾泽宇没有过多的回应,只是心不在焉地应了一个好。

  陆悠的病情得到好转,已经被转到了普通病房,看到出现在门口的顾泽宇,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虽然陆依的死跟他有着绝大部分的原因,可这个女人不是一直口口声声说着心疼姐姐的吗,为什么现在却跟个没事人一样,这个笑容那么的刺眼。

  “泽宇哥哥,我好想你,你好久没来看我了。”

  面对她的热情,顾泽宇提不起兴趣,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陆依死了。”

  多么吃惊而又意料之中的消息,可对方却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满心期待地说着:“泽宇哥哥,你之前承诺过,等我好了以后就会娶我,还说话算数吗?”

  顾泽宇感到震惊和无奈,自己的亲人死了,她却可以开心地谈论这些事情,他再一次郑重地,像是在宣布什么重要的信息地说道:“陆依死了。”

  “我们不要再说这些晦气的事情了,那个女儿作恶多端,没让她去坐牢已经是仁慈的了,死了最好,免得小悠以后还得被她霍霍。”颜若娟脸上没有半点伤心的情绪,反而带着几分的愤怒责骂那个已经死去的女儿。

  顾泽宇嘲讽般地冷笑一声,原来,只有自己这么虚伪,伤心什么啊,伤心她死得一点意义都没有吗?

  “也是啊,你们说得对。”顾泽宇神色黯然,敷衍地同意了他们的观点后,慢慢地起身往外走。

  “泽宇哥哥……”觉得他有些奇怪的陆悠不安地喊了他一声,更怕他会突然反悔,但对方并没有回身,只是冷淡地回了一句:“你放心,我答应过你的就会实现,婚礼的事情你们决定就好。”

  得到了肯定回答的陆悠这才松了一口气,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这不愧对于她之前所做的一切。

  过几天的新闻基本都围绕着顾氏总裁要与陆家二千金喜结联姻的故事,对于陆依的存在,被颜若娟母女二人包装成了为了钱财不惜婚内出轨,强迫丈夫离婚的坏女人,没有人知道她死了。

  对于这些事,顾泽宇的态度都是不反对也不认同的,他一直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不闻不问。

  ……

  在一间宽阔的房间里,暖黄色的灯光布满整个空间,装修简单而不失奢华。

  一双大长腿交叠着,端正地放在沙发上,白皙纤细的手指沉思般地点着沙发边缘。

  “总裁,到了我们可以实施计划的好时机了。”

  男人深邃地眼眸中带着沉稳和狠厉“人呢?”

  “还没有醒。”

  墨司励不紧不慢地站起,助理在身后跟着,一同进入一间灯光明亮的房间里,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庞。

  “她什么时候能醒?”

  “药效还没过,可能得到明天。”

  墨司励和穿白大褂的医生简单地对话。

  知道情况后,两人离开房间,男人性情冷淡,面无表情地说道“开始我们的计划。”

  “好。”

  ……

  陆悠把新闻弄得满城皆知,导致顾泽宇在公司很难站得住脚,顾胜明本想撤掉他的职务,但无奈他不接受,再加上他手上有一笔大项目,对方要求负责人必须是他,也只好暂时忍受他了。

  顾泽宇一直没去管陆悠的举动,没想到她直接把婚礼定到了下个月五号,只剩下不到二十天的时间。

  他本来想打电话告诉她,自己想安静一段时间,婚礼推迟,助理就进来报告“总裁,墨总约您今晚八点到月色酒吧商量合同事宜。”

  现在,也只有工作可以麻痹他那莫名其妙的神经了“好。”

  剩下的一点时间,他查看了项目书,时间不知不觉竟到了七点四十分,知道助理提醒他才回过神来。

  ……

  喧闹的酒吧里灯红酒绿,空气中藏着几分脏污,角落里坐着一个面容俊朗的男人漫不经心地把玩手中的酒杯。

  “总裁,他到了。”

  助理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了这句话。

  “嗯。”墨司励应了一声,随即薄唇轻启“把给他的礼物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