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第11章 不想欠人情

小说: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作者:怪灵 更新时间:2021-11-25 09:49: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我想现在的我还是没有办法全心全意替你办事。”陆依看着窗外的风景,神情低落。

  “自然,现在也还不是最好的时机,我会替你将一切都布局好,在最恰当的时候出现给他们最致命的一击。”

  陆依回过头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心里有几分疑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你误会了,我们只是合作关系。”墨司励整理着自己的手表,漫不经心地说着“我为你做的事情,日后你也得为我付出什么。”

  “哦~”陆依恍然大悟地应了一声,没了接下去的对话。

  在她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墨司励的助理拿出照片放到桌子上,静静等候在一旁。

  “你看看这些照片,可能有需要,想要我帮忙的可以让佣人转告我。”

  “嗯,谢谢。”

  在墨司励他们离开的时候,陆依魂不守舍地坐在角落里,仿佛还没从死亡中回过神来,过去的生活一幕幕地浮现在她的脑海里,渐渐地,她眼神里满是愤怒,手掌紧握成拳,在心里下定了决心。

  顾泽宇,陆悠,我一定要让你们为自己所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几家欢喜几家愁,顾泽宇正抱着酒瓶买醉,胡英对他的举动感到不解“先生,你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太太呢?”

  “她啊!”顾泽宇的语气里满是悔恨“被我给弄丢了,她再也不回来了。”

  “怎么会呢?我了解太太,她那么爱你,只要你去找她,肯定能把她找回来的。”

  听,顾泽宇更显几分心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胡英的规劝,一不发,一杯杯地往肚子里灌酒,好像明天醒来,一切都会重来一次一般。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陆依的身体慢慢地恢复过来了,这段时间她为了隐藏自己还活着的真相每日都躲在狭窄的房间里,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将过去所受的屈辱一扫而光。

  她拿出抽屉里的名片拨通了一个电话,随后便有人来带她来到一个宽阔且明亮奢华的房间里。

  “请在这里稍等一会,总裁正在会议室里开远程会议。”

  “好。”陆依礼貌地点头后,平静地坐在沙发那里等待。

  房间里非常安静,除了陆依平稳的呼吸声再也听不到其他,突然,过了一会儿,踏踏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陆依如惊弓之鸟般抬头查看。

  “陆小姐,真是抱歉,让你久等了。”墨上锦身穿黑色西装,戴着金框边的复古眼镜,不紧不慢地走进来,很是绅士地向陆依道歉。

  “没事,墨先生工作繁忙,我等你是应该的。”

  墨上锦嘴角微扬,对两人之间客气的寒暄感到好笑,坐在了她的对面,这才进入正题“陆小姐这次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觉得自己调整好状态了,墨先生,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其实不用这么着急,可以再休息一段时间的。”墨上锦翘着二郎腿神色轻松。

  陆依暗自叹了一口气“不了,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既然陆小姐这么豪爽,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不过,在让你帮忙之前,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听到这句话的陆依感到疑惑,开口问道:“是谁?”

  “明天你就知道了,今晚好好休息。”

  陆依迟疑了两秒,但还是点了点头,表示清楚了,两人同时起身,陆依跟着他一起往外走,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片漆黑,双腿猛然无力,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前面倒了过去,却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几秒后,眼前才重见光明,发现自己竟倒在墨上锦的怀抱里,他的双手搀扶着自己的腰和胳膊,低头观察她的脸色:“你没事吧?”

  陆依清醒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站直不自然地整理衣服,摇了摇头:“只是头有点晕,休息一会就好了。”

  “那就好,陆小姐现在可是我的得力助手,要是病倒了,对我可是得不偿失,要保重好身体才行。”

  也是,不管是墨上锦还是以前的顾泽宇,对于他们而,她的存在不过是还有利用价值,想到这里,陆依不禁感到心寒,不过,从现在开始,她的存在价值要由她自己来创造,不依靠任何人。

  “我知道了,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陆依回到房间里,查看了之前墨上锦交给她的照片,眼看时间不早了,便收拾好心情休息了。

  不知不觉中就进入了梦乡,再一次和之前那些不想回忆的过去当面对峙,又是在惶恐不安中惊醒。

  叩叩叩~

  耳边传来了敲门声,陆依擦拭了额头上的冷汗,蹒跚着下床开门,是墨上锦的助理,他已经在外面等候了,她只好赶紧换上衣服和他见面,乘坐豪华的黑色轿车离开这里。

  还有十几天就过年了,可城市的冷风依旧冲击着每一个准备归家的游子,许是满载而归,又或是迷茫,陆依看着窗外的风景,冷风拂过她的脸庞,秀发不时飘动。

  真是世事难料,半个月前她还是那个一心想留下孩子的顾太太,而如今,她就要和顾泽宇成为不共戴天的仇人了。

  就在她的遐想之际,一件带着薄荷香味的西装外套还残留着舒适的温度,轻轻地披在陆依的身上:“陆小姐,别着凉了。”

  陆依看着他温润如风的脸庞愣了两秒,随后才慢吞吞地点了点头,客气道:“谢谢。”

  她也这样安慰自己,墨上锦不过是为了自己的计划罢了,商人嘛,哪来的真情实感,就算有,也不会是她这个平平无奇的女人。

  车辆穿梭在城市的某个角落,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车辆也终于是停在了一栋奢华的建筑前,保镖为两人开门,一下车,映入眼帘的是整齐有序,穿着统一的佣人。

  院子中一片绿油油的园林区,整栋建筑透露出高调与豪华,却不失格调与张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阵仗的陆依大吃一惊,这可比顾家隆重多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