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第15章 借钱

小说: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作者:怪灵 更新时间:2021-11-25 09:49: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谁让你进来的,文件放在那里就好。”墨上锦侧过脸,一脸严肃地对楼下的秘书说道。

  她原本是一脸八卦地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无奈她近视八,今天没带隐形眼镜压根什么都没看到,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长发飘飘的身影,被墨上锦这么一问,立刻精神了许多“这份文件急需用到,需要你立刻签名。”

  “等会。”

  墨上锦原本是准备让陆依回到书房,可就在这个时候,楼下的保姆好巧不巧地喊了一声“先生,陆小姐,可以下来吃饭了。”

  陆……

  气氛一下子就尴尬了……

  楼下的秘书也捕捉到了细节,还好陆依反应敏捷,回应了一句好的,然后就躲进书房了。

  过了将近十分钟,外面传来了保姆的声音,那个秘书已经走了。

  饭桌上,墨上锦因为刚才的时候对保姆做出了劝告“刘姨,以后在外人面前不要提起陆小姐这三个字。”

  “刚才是我疏忽大意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嗯。”墨上锦简单地回应。

  这件事情没有引起很大的反响,第二天大家都没有提起,通过这几天对顾氏的了解,陆依知道了顾泽宇就要和陆悠结婚的消息,心里顿时就升起了愤怒,倒不是被人鸠占鹊巢的那种伤心,而是那种被奸人所害,可对方却生活得有滋有味所带来的落差感。

  顾泽宇,陆悠,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昨天晚上已经给自己制定好计划的陆依今天一大早就开始实行了。

  墨上锦虽然说不会帮她,但也偶尔旁敲侧击,顾氏那隐秘的服装原料制造厂也被发现了,但想要他们帮忙自然少不了资金,事到如今,也就墨上锦可以帮她了。

  “墨先生,有件事需要您可以帮一下忙。”

  墨上锦翘着二郎腿,背靠沙发,低垂着眼眸“陆小姐,你是不是有健忘症?我记得我说过的。”

  “我没忘。”和他相处过一段时间,陆依虽然搞不懂他,但也没了当初的恐惧感“但现在也只有你可以帮我了,你可不可以借我一笔钱?”

  “借?”墨上锦嘴角带着笑意,抬起眼眸端详着她“你拿什么还给我?”

  “你也可以选择不借我,但如果最后失败了,我完全有理由可以把推卸给你。”

  陆依这下子还是选择了博一次,如果他不借钱,那什么都做不了。

  她的这一举动确实是引起了墨上锦的极大兴趣“没想到陆小姐还是个无赖呢。”

  “没有,我只是在讲述事实,而且,我会还你利息的。”

  “我还是那句话,你拿什么还给我,我是一个商人,没有保障的事情我不做。”墨上锦说话的时候语气坚定,也做好了决定不会轻易地做出让步。

  陆依被他的这一个问题卡住了,回答的话语堵在喉咙里,迟疑了好久,才缓缓开口:“我不会让自己失败的,要是真的那么不幸,我就给你做牛做马,这辈子肯定能还清的,再不济,你钱那么多,就当做我扮演你未婚妻的酬金呗。”

  “陆小姐真是看得你自己啊,明明是我帮了你,反倒给你钱。”墨上锦调侃般地说了句。

  “那我现在也是没办法啊,以后我真的会想办法还给你的。”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见墨上锦还是没半点变化,她一咬牙一跺脚:“实在不行,我就以身相许,只要你不嫌弃我结过婚,怀过孕,我倒是很乐意的。”

  墨上锦端详着她,起身缓步靠近,伸出手将她圈禁在墙角里,语气轻柔地说道:“我不介意,想要你现在立刻兑现你的诺,来成为我的人……”

  听到这句话的陆依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真挚的眼睛,一下子不知所措了:“你……”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对不对?”墨上锦看着她入了神的眼睛,嘴角浮起了一抹有趣味的笑,继而伸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想太多了。”

  “我没有这么想。”陆依有些无奈,先开始这个话题的人明明是他。

  墨上锦也不想再打趣她,回到位置上坐下,开口询问:“说吧,要多少钱?”

  见她终于松了口,心里有几分窃喜,思考了两秒:“先暂时借我一千万吧。”

  墨上锦不可思议地盯着她,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虽然他见过的场面多了,但一个没有从商过的女人开口就是一千万确实夸张,或许,这个女人是真的打算把自己逼上绝路,不让自己有失败的机会:“一千万,陆小姐怕是一辈子还不清啊。”

  “所以我不会再自己失败。”

  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样:“那要是失败了呢,我看陆小姐还是有几分姿色的,要不到时……”

  墨上锦的话戛然而止,因为陆依投来了警告的眼神:“原来墨先生也是如此轻浮的人,不过,能够让您感兴趣,也算是我的荣幸,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你口味这么独特的。”

  墨上锦被她认真的表情给逗笑了,情不自禁轻笑了一声:“陆小姐总是要误会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若你还不起,就在我的客户里选一个对你有兴趣的,你去替我商业联姻,也算是给我做了一件好事。”

  听到他的话,陆依表示很无奈,并不想搭理他,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

  “墨先生,我没有时间跟你浪费,你还是先把钱给我吧。”

  “这么着急,不先写张借条?”墨上锦继续调侃着她。

  “我人就在这里,逃不了,不过,你要是实在信不过我,我也无所谓写不写。”

  “我当时信任你了,就开个玩笑,陆小姐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要不是陆依现在还得依靠他,真是忍不住自己的冲动,要给他一拳。

  顾泽宇是该死,他是欠打,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拿到钱的陆依赶紧找到那个厂家,在不暴露自己身份的前提下把事情给办妥了,毕竟,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

  ……

  顾氏的合作对象是国外享誉名声的原创服装公司,老板是一个中国人,名字叫何莹,年龄四十八的女人,最近回国了要寻找商机,作为国内外都打开了知名度的顾氏当然就入了他们的眼。

  当然,她也在陆依的破坏计划里面,但人家有头有脸,怎么会同意见她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辈,但从侧面打听到,何莹是一个对有实力的年轻极具心力的人,或许,她要是有了一个能拿出手的作品,就可以顺利见到她了。

  可是时间只剩下两天了,她的时间所剩无多了,还好,她大学时期有了解过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只是结婚这两年都耽搁了,现在临时抱佛脚的难度也不算太大,搬出了一系列的时尚杂志,抓紧时间了解这两年关于服装的新颖的设计风格。

  陆依是属于那种一旦确定了某一个目标就一定要去付出全部力气去实现的人,她抱着资料在桌前一看就是一下午,连房外传来的敲门声都没有听到,不久后,只听咔哒一声,门被推开了:“陆小姐这废寝忘食的模样真是像极了古人悬梁刺股的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