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第17章 前妻

小说: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作者:怪灵 更新时间:2021-11-25 09:49: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跑回公司了陆依神色慌张,在办公室门口撞上了迎面走来的墨上锦,抬头对上了他的眼睛。

  “陆小姐,这么急急忙忙的,是想对我投怀送抱?”

  陆依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并不是很想理会她,但想到在咖啡厅里的陆悠,还是把心态调整好“我在公司附近看见陆悠了,她和你那个秘书是好朋友。”

  “是吗?”墨上锦一脸不在意的样子“我都不知道还有这层关系呢。”

  “当然,你是大老板,不需要去了解小员工的信息。”

  虽然她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墨上锦心里清楚,这个女人肯定在心里偷偷地骂自己,还觉得她口不对心挺有意思的。

  “那需不需要我帮你炒了她,毕竟你还得再来几次,免得你看见她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

  陆依才不相信他有这么好心,而且那个女孩也没有针对过她,带她去咖啡厅也只是好心,就这样把人给开除了,显得自己太过计较“不必了,没必要。”

  “那好吧,我还有事情,陆小姐请自便。”

  有些事情还是必须得自己面对才可以,他的身影渐渐离去,只留下陆依一人暗自神伤。

  过了一会儿,那个女孩就回来了,看见了她就跑过来询问,陆依向她简单地介绍了自己离开的原因,她也没再过问回去工作了。

  陆依坐在这里实在是无聊,一点设计思路都没有,便打电话告诉墨上锦,她要出去外面走走。

  在墨氏门口的陆依吹着冷风,拦下一辆出租车:“师傅,我们在这附近转转吧。”

  “好的。”

  车内的温度比较暖和,陆依惬意地看着杂志,窗外的风景一闪而过,车辆却越来越偏离轨道,陆依很快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警惕地问道:“师傅,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哦,我带你去一个很有名的景点。”

  陆依从小在这里长大,怎么会不知道这里有什么景点:“还是算了吧,我还有事,你在路边停下就好了。”

  “那怎么行,这里很偏僻,没什么车的,你放心,我不是坏人。”

  他越是这么说,陆依就越是不安,眼看附近的环境让她感到陌生,大声喝令道:“给我停车。”

  啊!

  司机猛然刹住了车,陆依因为惯性直接撞上前面的靠椅,闷哼一声,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车门就被一个身形高大的黑衣男人给打开了。

  “你们是谁?要干嘛?”

  他们没有回答陆依的问题,直接拖拽着她往一个隐蔽的房间面,直接用力地推了进去,陆依重心不稳摔在地上,双手贴在地面,感到一阵刺骨的冰凉。

  没过两秒,房间里唯一的光源伴随着房门的紧锁而失去了。

  “放我出去,你们到底是谁?我有钱你们要多少?”

  “我们不为钱财,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不要仗着有几分美貌就去勾引别人的未婚夫。”

  他们的话让陆依很是稀里糊涂,她背靠着房门坐下,这种幽暗的空间让她又回到了当初被顾泽宇锁在房间里的情形,但这一次,她不可以再坐以待毙了,她已经死过一次了,这些不算什么了。

  她打开了手电筒,查看整个房间的情形,这里是一个储冰室,有专业的制冷系统,哪怕是夏天都冷得哆嗦,更何况是在零下几度的现在,除了陆悠,她不知道还有谁这么痛恨她,难不成刚才在咖啡厅陆悠就已经认出她了?

  她冷得牙一直在响,找不到其他的出口,手机也收不到信号,她寻了一个角落坐下要保存体等人来救她。

  漫长的时间过去了近一个小时,手机电量只剩下百分之二十,她无意之中看向墙壁,意外地发现那个有一个排风口,说不定可以从这里出去呢?

  她意识薄弱,强撑着爬起来,往那个排风口砸冰块,希望可以把它给破坏掉,在不知道砸了多少块冰块,陆依几乎消耗掉了全部的体力,看着有近三个她之高的墙壁,她没抱怨什么,将稍微平整一点的冰块堆砌在一起,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往上爬,脑袋从狭小的风口中钻出来,身体却无法通过,她艰难地掏出口袋里的电话,恍惚地看了一眼,太好了,外面有信号。

  ……

  此刻在公司里的墨上锦正和顾泽宇谈合同,在接到陆依的电话时眉头一皱,接了起来,没等他开口,只听见对面传来了陆依虚弱无力的求救声:“墨上锦,我被困在冰室里了,快来救我。”

  听到这句话的墨上锦心中一慌:“你在哪里?”

  “我不知道这……”

  啊!

  电话那边传来了吃痛的惨叫声,随后是巨大的碰撞声,手机便失去了连接。

  ……

  陆依体力不支,直接从三米高的排风口掉了下来,晕厥了过去。

  顾泽宇被敷衍了事地送走后,墨上锦让手下的人根据陆依刚才的通话确定出了她的定位,是在偏远的城郊外,原本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墨上锦他们只花了二十分钟,几个大汉一起砸门,坚硬的锁链终于在三分钟后成功地砸开了,墨上锦猛地踹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晕倒在地上,脸色苍白无比,甚至失去了心跳和脉搏的陆依。

  墨上锦将其打横抱起,快速跑上车,命令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去医院。

  “陆依,你醒醒。”墨上锦轻拍着她的脸,可是她却一点回应都没有:“陆依。”

  她全身上下都被冻得僵硬了,但凡是个正常人,都已经无力回天了。

  “陆依,你给我清醒过来,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救出来,又对别人撒谎,你还欠我一千万没还呢,你要是就这样死了,那我岂不是人财两空。”墨上锦轻轻摇晃着她的身体。

  在话语间,行驶的车停了下来,墨上锦捉急地问了一句:“怎么不开了,遇到碰瓷的?他既然不怕死就直接撞过去啊。”

  “不是。”司机很是为难:“总裁,我们要等红绿灯。”

  脑袋埋在墨上锦肩膀上的陆依听到吵闹的声音,眉头紧锁,轻轻地闷哼一声:“好冷啊。”

  终于得到她的回应,墨上锦很是欣喜:“陆依,你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