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第26章 断片

小说: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作者:怪灵 更新时间:2021-11-25 09:49: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看着眼前这迷人的景色,墨上锦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垂着眼眸观赏这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终究还是别开了脸,用非常大的力气将她的手从自己脖子上给拉下去。

  没了依靠,陆依翻了一个身,抱住一旁的枕头,睡姿四仰八叉的,墨上锦整理着衣服,很是无语,本想直接转身离开,最后还是好心帮她盖上了被子。

  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墨上锦准备今天早点休息的,可是陆依那边突然传来了奇怪的声音,他眼睛里多了几分疑虑,房子周围有很多的保安,不会有人可以闯进来的啊?

  “陆依?”他推开门想查看,床上却不见她的身影。

  难不成被人给打包带走了?

  他在房间里四处查看,洗手间里也没人,来到阳台想看看是否有人闯进来的痕迹,可是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平静,转身一望,却看到了摔倒在床底下的陆依,在地上打滚,还十分心大地把自己给吐了一身。

  本来就有洁癖的墨上锦对眼前的局面表示不能接受,陆依跌跌撞撞地爬起来,看见眼前有一个模糊的身影,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突然傻呵呵地笑了,用食指一抖一抖地指向墨上锦,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怎么又爬窗进来了?你肯定是会飞吧?”

  说着,还踉踉跄跄地向墨上锦跑了过来,墨上锦对她身上的脏污感动头痛,在她快到触碰到自己的一刻,眼疾手快地躲闪开了,陆依整个人直接扑到了墙壁上,与它来了一个亲切的碰撞,只觉得脑瓜子嗡嗡地,下一秒,就晕倒在了地上,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什么。

  墨上锦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喊来保姆,将眼前这混乱的一幕给打理了。

  ……

  被这么一闹,墨上锦的作息时间也被打乱了,快两点的时候才躺倒床上。

  不知道自己昨晚出了这么大的丑的陆依睡得倒是舒坦,快要九点的时候才迷糊地睁开惺忪的睡眼,手下意识地摸向额头,刚一触碰,就感觉到了疼痛,照了镜子才发现起了一个大包,心生疑惑,怎么回事啊?

  她努力回想着,却发现一点记忆都搜索不出来,看来,是喝断片了,难不成是墨上锦趁自己喝醉后做了什么?

  想到这里,她惊奇地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换成了睡衣,她昨天晚上没洗澡啊。

  她推开门想去问一下墨上锦,看到他已经去公司了,刘姨给她准备好了一碗姜茶,让她醒醒酒,不经意间抬头看了一眼时间,终于想起来今天需要去顾氏报道,急忙跑上楼换了一套干练的职业装,刘姨塞给她一瓶牛奶,让她在路上喝。

  她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公司,公司的大堂空无一人,她乘坐电梯来到总裁办公室,一路上,看到每个人在十分认真地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她顿时感到了不好意思,第一天上班就迟到,她怕是顾氏有史以来最有勇气的一位员工。

  “顾总,真是对不起,我来晚了。”顾泽宇在看文件,她先是鞠了一躬,很是诚恳地道歉。

  顾泽宇见她,淡淡一笑:“没事,方小姐别说是迟到了,就算是上班时间不来,我也不能说什么。”

  按照陆依这么多年他的了解,这个语气就说明了他此刻正在生气,难不成真的是自己迟到惹怒了他,在陆依的印象里,他也不是对工作特别认真的人啊:“顾总,这次是我不对,您按照公司的规矩,需要扣工资就照办,大家一视同仁。”她的外之意,是想告诉顾泽宇,她不会仗着墨上锦在公司里作威作福。

  “不必了,我等会还要跟合作商谈合同,你先出去吧。”顾泽宇一直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陆依也不是很在意,简单地应了一声后便转身离开了。

  看她离开的时候那满不在乎的表情,顾泽宇不由得心生怀疑,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让人感到奇怪,长相,身份奇怪,连出现的时机都是这么的奇怪,要是真的像陆悠所说的一样,她们都是墨上锦安排在他身边的眼线,那陆依死亡的时间和这个方思瑶的出现,是不是证实了两个人就是同一个人?

  助理给陆依置办了一张办公桌,收拾得干净整洁。

  顾泽宇并没有给她安排什么工作,陆依只是闲来无事地敲敲键盘。

  突然,隔壁桌的电话响了,只是刚才她有事暂时离开,电话一直响个不停,陆依上前接听。

  “把这次的项目的数据表格拿进来给我。”顾泽宇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根本不给陆依开口的机会就挂断了。

  陆依的目光在桌上扫着,最后锁定在一个蓝色文件上,打开一看就是项目的数据,就走进办公室交给顾泽宇:“顾总,这是您要的表格。”

  对于是她来送文件,顾泽宇也很是疑惑,但客户在对面,他也没法询问,只能继续下面的流程,倒是对方很是八卦:“顾总这是夫妻齐上阵啊,莫非顾董事长已经准备退休了?”

  陆依只是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她倒是想看看顾泽宇是怎么回答的。

  “没有的事,她也不是我太太,只是长得很相似罢了。”

  对方感叹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长相如此相似的两个人,整个过程中,陆依十分殷勤地给端茶倒水,一直到谈判结束。

  “方小姐的工作能力很强,不过屈身鱼一个小秘书的职位,还得做一些粗活,不觉得很屈才吗?”顾泽宇若有所思地问道。

  “不敢当,虽然读过几年书,但我一点工作经验都没有,还是你们肯收留我,要是我做错了什么,你可一定要指点我,不要觉得我不可管教就放弃我呀。”

  下之意,就是顾泽宇刚才的态度中流露出了这样的情绪,他当然也明白了,轻轻一笑:“好,那到时候也不能怪我对你太严格了。”

  “当然。”陆依笑得很甜美,顾泽宇微微愣住了,他可从来没有在陆依的脸上看到这么美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