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第27章 她不是陆依

小说:报告墨少,夫人她又在装死了 作者:怪灵 更新时间:2021-11-25 09:49: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很快,他就清醒了过来,眼前的女人并不是陆依,从桌上拿过几分文件,交给她:“你把这几份文件做一下,不懂的就问别人。”

  她点了点头,抱着文件从办公室中退出来。

  陆依简单地看了这些文件,难度一般,她很快就可以全部解决了,但觉得这样并不妥,必须得赶紧跟顾泽宇拉进关系,不然她后面的计划很难进行。

  随意挑了一个文件,胸有成竹地敲门。

  “怎么了?”

  “我有地方不懂。”陆依有些不好意思,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娇羞欲滴。

  “不是让你去问别人吗?”

  “我跟别人都不熟,而且我怕我太笨了,会耽误别人的工作进程。”

  顾泽宇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期待的成分,想要拒绝却无从开口,最后只能答应了:“你哪里不懂?”

  陆依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到她的身边,指着文件中的问题说道:“就是这个。”

  听,顾泽宇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两秒后,开始给她讲解方法。

  陆依假装听得很认真,其实她根本就不在乎他究竟说了些什么,故意调侃道:“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了,果然没错。”

  见这小姑娘是在大量夸赞自己,顾泽宇倒是不好意思了,但还是故作严肃:“你听懂了?”

  “听懂了啊。”

  “那你讲一次给我听听。”

  她扮成老师讲课时的模样,头头是道地把顾泽宇刚才的话复述了一遍,甚至她的方法更加的简便快速。

  “嗯,理解很好啊。”

  “那还不是您教的好。”

  顾泽宇不由得苦笑,这个女孩倒是和墨上锦的性格大相径庭,很圆滑。

  “油嘴滑舌。”

  “我才没有呢。”陆依嘟囔着嘴否认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行吧,有个这么欣赏我,还长得这么好看的女孩,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那我先出去工作了。”陆依说话的时候还故意无意间撩了一下自己额头间的碎发,将那个不知从何得来的大包漏出来。

  果然,顾泽宇很顺利地观察到了这件事,疑惑地问道:“你这个额头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呀!”陆依抬手用头发盖住伤口,不好意思地说道:“就是早上睡过了,怕迟到,跑得太快,撞到门了。”

  还真是一个迷糊鬼,顾泽宇从抽屉中拿出止血带,起身要帮她贴上,没想到遭到陆依的拒绝:“不用了,贴这个太丑了。”

  发展到这个地步,顾泽宇心里对于她就是陆依的怀疑是越来越减淡了,因为,陆依绝对不可能在他的面前表现出这个状态,更何况,两人现在是不共戴天的关系。

  “有伤就得治,留疤了岂不是更丑。”

  被他这么一说,陆依也只好装出一副被迫答应的神情,很是乖巧地让他帮自己处理伤口:“顾总,您帮我处理伤口,顾太太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啊?”

  顾泽宇在半空中的手顿了一下,神情恍惚了几秒:“我和她已经离婚了。”

  “真抱歉,我不知道是这个情况。”

  “没关系,这是事实,没什么好隐瞒的。”

  陆依转悠了一下眼珠,调皮地问道:“这样,我是不是可以追求你啊?”

  “什么意思?”顾泽宇真是捉摸不透这个女人,疑惑地问道。

  “你猜?”陆依故意吊着他的胃口孤鸿玄虚。

  顾泽宇不知所措地苦笑:“猜不到。”

  陆依很是得意地笑了:“我不告诉你,以后你就会知道了。”说完这句话,她就直接转身跑开了,不给顾泽宇说话的机会,让他一个人愣在原地思考人生……

  一整天下来,陆依并没有什么工作,日子显得有些无聊,相安无事地到了下班时间。

  她和顾泽宇在电梯口相遇,顾泽宇嘴唇微张,想开口说些什么,陆依低垂着眼眸,娇羞一笑转身跑开了。

  她的这个表现,让顾泽宇不由得心想,她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从公司出来的陆依突然转变了表情,刚才的笑容和娇羞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是厌恶和无情,她刚准备叫辆出租车,一辆熟悉的黑色跑车就出现在了她的身前,窗户被摇下,是墨上锦。

  “你怎么来了?”他的出现,让陆依还挺奇怪的。

  “看看你第一天上班怎么样?”

  “很可以啊。”

  陆依坐上副驾驶,车辆缓缓行驶,墨上锦第一眼就看到了她额头上的止血带:“怎么弄得这么丑?”

  “这个是顾泽宇给我弄的,我忘了拿掉。”

  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墨上锦心里很是不爽:“看来,你和他混得不错啊。”语间,他已经动手把那个止血带拿了下来,嫌恶地丢到了窗外。

  “乱丢垃圾很没品的。”陆依不以为然地打趣着。

  “它影响到了我的审美,当然要让她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原本陆依只是想嘲笑他一下,可是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那哽在喉咙的话又活生生的咽了回去,因为,她好像感受到了空气中弥漫着奇怪的酸味,这种感觉很奇妙。

  “我可以理解成你是在吃醋吗?”她试探性地问道。

  “当然不可以,陆小姐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墨上锦直接了断地否认了她的话。

  这个问题的答案,陆依早就知道了,墨上锦怎么可能会对自己有意思,肯定是自己演了一天的戏,出现幻觉了。

  她本来想安静一会的,但想起了断片了的昨晚,早上被换掉的衣服,由不得不开口问道:“昨天晚上,我喝醉了,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吧?”

  “有啊,你忘了?”

  听到这句胡的陆依很是尴尬,还真的有啊:“我做了什么啊?”

  “你把我给扑倒了。”墨上锦的表情很是平静,像是在陈述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硬拉着我,要让我陪你睡。”

  完全没有这段记忆的陆依很是苦恼,昨晚该不会真的是自己兽性大发了吧,墨上锦没理由骗她啊:“抱歉啊,我也不知道自己喝醉后会这么失态的。”

  “没事,你负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