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野玫瑰 野玫瑰7

小说:沦陷野玫瑰 作者:花子花枝 更新时间:2022-05-14 12:03: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话音未落,秦仕华已经直接推开了办公室那扇紧闭的门。

  力气太大,把手狠狠撞在墙后,砸出的声音想来连楼下两三层都听到了。

  秦溪岿然不动,在右下方签上名字,继续拿下一本文件。

  办公室内外的几人焦急不堪,等待着秦溪如何开口,否则所有人都得在这里站着,不敢动弹分毫。

  “全部都给我出去。”

  是秦仕华下的命令。

  可惜,没人敢走,因为秦溪还没开口。

  这番静默举动让秦仕华气得上前去一把夺过秦溪手中的文件,摔在地上,有好几张飘了好几秒才终于落地。

  偌大的办公室内针落可闻,连带着外侧的人也没发出一点声音。

  终于,秦溪放下了笔,视线从桌面上移开。

  “出去吧。”

  “是,秦总。”

  如蒙大赦,出去后轻手轻脚关了门,用眼神示意余下几人快些工作,别不要命的听自己这些人不该听的事。

  秦溪往后仰着,姿态懒散又惬意,仿佛秦仕华怒气冲冲破门而进的事情没有发生。

  更仿佛眼前站着的不是父亲,而是一位不想浪费时间搭理的陌生人。

  “你不听我的管教也就算了,我也不想管你,但你现在竟然敢教唆着明景也不听话了,你当真以为你能一手遮天了?!”

  秦溪换了姿势,单手支着额头,听他把话说完,才悠悠开口:“不好意思啊父亲,您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太好了,我的确能一手遮天了,这点还需要我给您重复几遍才能记住?我知道您很生气,可惜您没办法。”

  她说的满含歉意,可也贴满嘲讽,毫不留情。

  “秦溪!”

  “您说,我听着呢。”

  “啪——”

  一巴掌直接甩在了秦溪的脸上,瞬间留下五指红痕,嘴角红肿起一大片,腥咸的血顺着嘴唇进入口腔,可见力气之大。

  秦溪抬着手背蹭了两下,往垃圾桶里吐了两口带着血的唾沫,腥气却挥散不去。

  而后抬头,神色冰冷地看着手还举在半空中没来得及收回的秦仕华。

  这一眼,竟让秦仕华如坠冰窖,身子一颤,没站稳地往后下意识退了一步,甚至觉得她想打两巴掌回来。

  “您继续说,我在……继续听着呢。”

  秦仕华整了整恐惧压不下去的表情,强行维持冷静。

  非但没有一点愧疚,甚至在看到秦溪连态度都没有一点变化后怒气更甚。

  “你爱怎么做事就怎么做事,我管不了你,也不想管你了,出了什么事都由你自己付出代价,但你如果还敢让明景和我疏远,那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父亲您这可就是在为难我了。”秦溪抿了半口清茶,涩意冲散了几分血味。

  “秦明景长大了,长大了也就会自己思考事情了,您这个做父亲的都管不了,我这个做姐姐的说的话他又怎么会听呢?”

  秦溪的眼尾微微上挑,是一双好看但又极具攻击性的眼睛,瞳孔的颜色很黑很黑,盯着你看时会觉得浑身冰凉,犹如牙齿中带有剧毒的蟒蛇,下一秒便能要了你的命。

  危险、不可靠近。

  饶是秦仕华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女儿所说的确不是狂妄自大。

  她的确能够一手遮天。

  否则她怎么可能大胆到连林家的面子都不给,直接把被下了的面子甩回去,让林周礼成为圈子里的茶余饭后之谈资。

  又怎么可能连自己这个父亲都不放在眼里。

  s..book543022611775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沦陷野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