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野玫瑰 野玫瑰26

小说:沦陷野玫瑰 作者:花子花枝 更新时间:2022-05-14 12:03: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最后三人是在停车场道了别,临走时陆书砚再次开口嘱咐秦溪生日时不要忘记邀请自己,语一如既往地温和,是无论什么时候都难以让人拒绝的模样。

  回去的车是秦溪开的,温青竹坐在副驾上,他似乎只是随意开口:“陆书砚回来你开心吗。”

  若要说开心,看上去是没有的,毕竟刚刚见面时除去意外后也只是如常寒暄,并不见表达开心情绪最好的热泪盈眶或唇角高扬到放不下来。

  只是,她的回答是不同的,至少是贴合这句主题的:“嗯,有些。”

  往后一路无话,车子打了一把方向盘停进了车位,足足两大购物袋东西都被温青竹一人拎着,秦溪按了电梯。

  密码还没按完,门就已经被从里面打开了,秦明景探出了大半只身子,兴奋又勤快地上前去接购物袋:“我听到按密码就知道肯定是你们回来了!”

  秦明景玩了半个上午的电脑游戏,现在还想继续,却被秦溪赶回屋里写作业去了。

  原本还想反抗一下,但在自己一个字也没写的“罪证”被发现之后也只能蔫蔫儿地去了。

  这间两室一厅的公寓是秦溪名下的,也是她常年居住的地方,从意义上来说这算得上是一个家,不过这家里的厨房她压根没踏进过几次,几乎每次厨房被用起都是温青竹的功劳。

  秦溪在一旁帮忙择菜,毕竟其余的东西她也不会做。

  芹菜的根茎又细又长,叶子的颜色要更深些,一一择个干净。

  秦溪说:“这两天你帮我准备一下生日的事,人我自己联系,其余的你看着安排。”

  刚才在超市里时温青竹回来过后陆书砚又当面提了一次,所以他知道秦溪突然起了办生日宴想法的原因。

  秦溪去年的生日是他们两人一起过的,也只有他们两人。

  一个手工蛋糕上插着一根蜡烛,特意关了一盏灯,小小的烛火微微摇曳,在温青竹的提醒下,秦溪许下了生日愿望。

  本来秦明景也该来的,只是没赶在周末,只能在学校里望眼欲穿了。

  然而今年不会一样了。

  “好,我明白了。”

  虽说中秋本该是个和家团圆的日子,可谁也没有回那座秦家老宅,哪怕电话已经快要被打炸了,也不过是拉黑就能解决的事。

  秦明景说着温青竹做的饭好吃,又说着只能蹭着吃,自己真是太惨了,撒泼耍赖间拍了几张照片。

  晚间又将这几张照片发在了朋友圈。

  照片里,秦溪只露出半边侧脸,灯光自上而下撒在她的发丝、肩头、衣衫。

  满桌菜品前总共摆了三副碗筷,而做出这桌菜肴的温青竹正低头给秦溪倒着可乐,气泡在透明的玻璃杯中滚滚往上冒,冰镇过后的温度使得杯壁迅速结了一层冰露。

  晚饭过后秦明景嚷嚷着让秦溪辅导物理,说是怎么学都学不会,秦溪便打发着温青竹去接这摊子了。

  秦明景对此当真求之不得,毕竟比起秦溪的暴力教学来说,他当然更喜欢温青竹教自己了。

  只是这话是万万也不敢说出口的,否则这暴力可能就不仅仅只用在教学上了。

  ……

  秦家老宅里却并不安稳,也不见中秋佳节的欢愉,秦仕华仍然在发脾气,每个字都在指摘批判着秦溪,杨如柳在一旁劝说,但明显称之为煽风点火要更合适些。

  秦明栩突然起身:“我还有作业没写完,吃饭不用喊我了。”

  s..book543022611778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沦陷野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