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

  慕瑶想笑,还真笑出声了。

  她能说什么?

  难道说一句没关系。

  还是算了吧。

  料想他也不想看到自己。

  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撕得不成型,赶紧转身整理起来。

  几片薄薄的面料,再怎么整理也只是徒劳,遮前不遮后的。

  慕瑶心烦意乱,索性放弃。

  转身准备离开。

  “你怎么就混到这个地步了?慕瑶,你还要脸不?”

  陆景琛一把扣住她的手腕,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

  听出那声音里的讽刺,慕瑶只觉得一股怒火直冲天灵盖,随时将要呼之欲出。

  她忍了忍,尽量心平气和道。

  “先生,请您松手。”

  您?

  听到她的尊称,陆景琛手心紧了紧。

  索性一扯,将她拉进了自己怀中。

  一手握住她小巧的下巴抬起,四目相对,她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多少钱?开个价,我包了!”

  话一开口,他又后悔了。

  他其实想问,这么多年,你去哪里了呢?

  慕瑶厌恶地躲开他的碰触。

  “一个亿。陆先生不是很有钱吗?一个亿,一晚上。”

  陆景琛脸上没有丝毫犹豫。

  “好,穿上衣服,跟我走。”

  他站直身子,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身上。

  闻到他衣服上那股熟悉的烟草味,慕瑶下意识想要拒绝,他已经拉着她大步出了包厢。

  刚走出包厢,她抬起脚上的高跟鞋,对准他的脚背用力一踩,转身便跑。

  “慕瑶!”

  陆景琛脚上吃痛,手上却并没有松开。

  “来人啊,非礼了,快来人啊。”慕瑶见状,对着四周大喊。

  “慕瑶。”

  正在到处找人的宋宇飞听到这声音,第一时间冲了过来。

  见此,二话不说,对着陆景琛就是一拳。

  “你tm是谁?连我的员工也敢欺负!”

  宋宇飞来得快,打得也准。

  甚至连顾北都没反应过来,陆景琛的鼻子已经挨了一拳。

  宋宇飞刚刚一直在找慕瑶,知道她今晚替自己挡了不少酒,从她出包厢便一直留意着。

  久不见回,便出来寻找,没想到遇着这样一幕。

  “陆总,你没事吧?”顾北惊呼。

  宋宇飞听到这称呼,再细看陆景琛的面容,同样惊呼。

  “陆总,你是陆景琛?”他虽刚回国,可关于陆景琛的商业传奇,还是有所耳闻的。

  他这是。

  打了陆景琛。

  a城的商业巨鳄。

  看了一眼身旁的慕瑶。

  一脸的不可置信。

  陆景琛非礼你?

  身价几千亿的陆景琛非礼你一个古板老气的黑框眼镜妹?

  慕瑶额头被撞出了一个大红包,一边脸颊被打肿了,嘴角还流着鲜血,里面的衣服被撕得不忍直视。

  外面虽披着西装,可一看就跟陆景琛身上的裤子是一套。

  此情此景,由不得人不胡思乱想啊。

  陆景琛也在看着慕瑶,刚刚在包厢里光线昏暗,他压根没注意到她脸上的伤。

  刚刚宋宇飞说他的员工,她在宋氏上班?

  慕瑶已经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

  “宋总,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逃也似地跑了。

  顾北看了陆景琛一眼,意思是要不要追出去。

  陆景琛摇头,既然已经回了a城,还怕找不到她吗?

  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把那个王少的资料送过来。”陆景琛吩咐,也离开了走廊。

  ……

  慕瑶第二天请了一天假。

  她租的房子要拆迁了,必须尽快找到新的房子,外加脸上有伤,她也不想这么快回公司。

  宋宇飞也没有多问,想到她昨晚的伤,顺便加了一句,要不要报警。

  慕瑶拒绝了。

  四年没回a城,她没想到变化这么快,找了一天,竟没有一处合适的房子。

  不知不觉竟又走到了慕家老宅。

  老宅在她出国那一年就已经卖出去了,现在住着一户李姓人家。

  慕瑶远远看着慕宅的人间烟火。

  一些回忆就这样接踵而来。

  她视线一阵模糊,逃也似的离开了。

  回来的路上,她坐在公交车上,接到了小芒果的视频。

  “妈咪,你找到爸爸了吗?”小芒果在视频里奶声奶气地问。

  s..book543152612075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带崽离婚后,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