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瑶抬头。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他说区里对我的设计图很满意,所以,宋氏中标的概率很高。还有,宋总,你很闲吗?竞标的资料准备好了?”

  宋宇飞还想说什么。

  慕瑶瞪他一眼。

  “你要是闲得慌,我立马帮你约薇然小姐。”

  宋宇飞一听这个,吓得立马转身跑了。

  他对薇然小姐早就不感兴趣了。

  陆清本来对圆博会这个项目势在必得,直到有人告诉她,宋氏上交的设计图很是受市里的器重。

  她这才有些慌了。

  赶紧给沈长琴去了一通电话,无意说起圆博会竞标一事。

  沈长琴满口答应。

  “这件事情我听老白说过,桓盛有这个实力,你放心好了。”

  “可我听说宋氏上交的设计图,上面好像挺满意的。”陆清不动声色的提醒。

  沈长琴一惊,立马否定。

  “怎么可能,等老白回来我问问他。清儿啊,咱们是什么关系,你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陆清这才松了一口气。

  两人又说到了白秋水与陆景琛订婚仪式一事,陆清想到白秋水的话,立马挑了一个日子,就在下个月1号。

  沈长琴自然是满心欢喜。

  陆清挂完电话,又给陆景琛去了电话,提醒他把下个月1号的时间空出来,订婚的日子已经确定好了。

  电话里,陆景琛沉默着没有说话。

  “景琛,都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成家了。秋水大方得体,又为你吃了不少苦,再说她还是白振凯的女儿。你娶她再合适不过了。”

  “姐,你看上秋水,到底是因为她大方得体,还是因为她是白振凯的女儿对公司有帮助?”

  “这有差别吗?景琛,你别以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难道忘了我的双腿是为什么而残疾的吗?”

  四年前,陆景琛送白秋水去医院的途中,出了车祸。

  白秋水的孩子没了,陆清双腿也受了重伤。

  当时,陆清躺在手术台上,以不愿做手术为要挟,逼陆景琛跟慕瑶离婚。

  结果,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她的双腿,再也没有站立起来的机会。

  陆清觉得,这一切都是慕瑶的错。

  自从慕瑶踏进陆家,陆宅就没一天安生过,特别是……

  想到往事,陆清的声音带了颤音。

  “我跟你说,只要有我陆清在陆家一天,慕瑶她这辈子,都别想进陆家门。”

  陆景琛没有说话,也没有挂电话。

  陆清早就习惯了他这个态度。

  虽然陆景琛听了她的话,跟慕瑶把婚离了。

  可自那以后,她这个弟弟的话就越来越少,甚至是直接从陆宅搬了出来。

  “我已经跟沈伯母商量过了,明天你陪秋水去选订婚礼服,记得把公司的事情推一推。”

  “姐,你都已经安排好了,还打电话跟我商量什么,直接通知我的助理改好行程不就好了。”

  陆景琛说完,第一次主动挂了电话。

  陆清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忙音,有些气愤地挂了电话。

  有了陆清的指令,第二天,白秋水老早就在陆景琛办公楼下等着了。

  一直等到快中午了,才见他大步流星地从电梯里走出来,身后还跟着顾北,手里拿着一份资料。

  “琛哥哥,你这么忙,还亲自陪我去,我好感动。”白秋水一见到陆景琛,就像膏药一样贴了上去。

  “你不用感动。”陆景琛躲开她的碰触。“我只有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速战速决。”

  说着,将手中的文件递给顾北,示意他可以下班了。

  然后大步走出公司大门,上了车。

  白秋水立马一路小跑着跟了上去。

  两人去了a城最大的礼服城,白秋水一直兴致盎然,像个鸭子似的聒噪过不停。

  陆景琛觉得吵,等白秋水进去试衣服的时候,转身去外面抽烟去了。

  就这当口。

  慕瑶与苏瑾也一起进了礼服店。

  ------题外话------

  来一波推荐票票吧

  把我砸晕吧

  s..book543152612076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带崽离婚后,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