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景琛自上次在餐厅见到她跟宋宇飞成双入对后,就没睡过一天好觉。

  心里一直憋着一团无名火。

  一开始,他还不知道是为什么。

  直到今天再次看到慕瑶,他故意在她面前露出对白秋水温柔的一面,却见她压根毫不在意。

  陆景琛突然明白了。

  他是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找了她四年,她却完全将自己丢于脑后,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

  “陆先生,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他再怎么花名在外,也比某些婚内出轨的人要好吧。要说恶心,陆先生不觉得自己更加青出于蓝吗?”

  慕瑶本来不想理陆景琛的话的,但实在忍不住了。

  她胸腔里也憋着一团火,随时将要呼之欲出。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她若是手中有把刀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割断陆景琛的舌头。

  他凭什么这么自大,都离婚四年了,他有什么资格再过问自己的事。

  别说她跟宋宇飞没什么,就算是真的有什么,他也管不着。

  “慕瑶,当年的事你问过我吗?就一竿子将我打死,我后来在想,是不是白秋水的出现,恰好给了你离开的理由。连离婚协议都准备得那么充分。”

  慕瑶简直火大。

  “姓陆的,你再说一遍,离婚协议是谁准备的?”还准备了两次。

  “我准备的你细看过吗?”陆景琛也提高了声音。

  总是这样,每次只要一面对她。

  他的涵养,他的素质,他的喜怒不形于色,全都抛诸于脑后,再也不见。

  他准备的离婚协议,其实并不具备法律效应,他准备那样一份,完全是用来敷衍陆清的。

  可她呢?

  她拿出的那一份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分开的四年,他不止一次地想。

  她那份离婚协议或许是一早就准备好了的。

  只是在等一个契机,将它公之于众。

  “你简直不可理喻!”慕瑶实在不想回想当时的情况。

  这四年来,那天发生的事。

  后来一次又一次地像放电影般出现在她的梦中,每次醒来枕头都是湿的。

  能心平气和地跟着宋宇飞回到a城,她以为,以前的事,她就已经放下了。

  可眼前这个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过来挑拨。

  将她曾经的伤口血淋淋地撕来。

  他还是人吗?

  慕瑶简直要气死了。

  伸出五指对着他的侧脸就是一挠。

  他英俊脸上瞬间被她挠出五道血痕。

  “姓陆的,你个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你放我下去!”

  脸上火辣辣地疼着,陆景琛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慕瑶,我是不是太给你脸了。”

  海阔天空里,她用高跟鞋踩了他一脚。

  医院门口,她给了他一耳光,外加一口牙印。

  现在,脸上又被她挠出了五道血痕。

  重逢后,他们总共也才见四次而已。

  “陆先生,你我早就没有瓜葛了,我需要你给我脸么?你这样一二再再二三地出现在我面前,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我是不是可以误认为你想吃回头草?陆先生,想吃回头草还是先问问你亲爱的姐姐大人同意吗?”

  陆景琛听出她话中的嘲讽之意。

  “慕瑶,你不是不知道你跟陆清的症结在哪儿,为什么从来不做丝毫的解释,这就是你对咱们这段婚姻的努力?”

  “砰。”

  就在车里的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之际。

  车窗玻璃突然被一股大力砸开。

  两人同时转过头,就见苏瑾一脸气喘吁吁地站在车窗外,手中举着一个十几斤重的大铁捶。

  “姓陆的,你今天若是不把瑶瑶放出来,我敲碎你的脑袋!”

  s..book543152612076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带崽离婚后,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