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慕瑶一直处于混沌状态。

  她又做了那个梦。

  她满心欢喜拿着孕检单想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推开房门,看见的却是只围着一条浴巾的白秋水……

  画面一转。

  他抱着白秋水上了车,留给他一个冰冷的背影。

  她坐在地上,摸到一手的鲜血。

  她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

  “陆景琛,陆景琛……”

  ……

  慕瑶是哭着从梦中醒过来的。

  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这个梦了,自从小芒果出生后,关于从前的事,她想的越来越少。

  但并不代表不记得。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全是泪水。

  她又闻到了那熟悉的消毒水味。

  跟着陆景琛的三年,她数不清自己到底跑了多少趟医院。

  喝不完的中药,做不完地检查,受不完的白眼。

  她不想再回忆,对医院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

  外面天已经蒙蒙亮了。

  她头上的伤口包扎好了,脚腕也涂了药,身上的划痕没什么大事。

  经过一夜的休息,她整个人显得精神多了。

  但她不能多待。

  她翻身下床,发现自己的手机就放在床头。

  她第一时间订了最近一班飞法国的机票。

  小芒果还在医院等着她。

  她向护士打听了陆景琛的情况。

  护士说他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但身上有不少伤口,可能实在是支撑不住才晕过去的。

  慕瑶想到昨天下午那场雨,还有晚上他同王硕打斗的场景,应当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伤。

  终究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她出去买了两份早餐,将其中一份放回了他的病房。

  他还在熟睡着,脸颊被划破了好几道,神色苍白,手背上插着针头在挂水。

  可能是有些热的缘故,他身上的被子有一半掉在了地上。

  慕瑶走过去,轻轻拾起地上的被子,小心翼翼地盖在了他身上。

  刚准备起身。

  手突然被一股大力抓住。

  “慕瑶。”

  陆景琛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眼,正双目炯炯地将她看着。

  慕瑶一惊。

  挣脱着想要离开。

  陆景琛却已经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他动作很快,不小心碰落了输液的瓶子。

  “砰”的一声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你放开我!”

  慕瑶挣扎。

  她订的九点的飞机,眼看着就要来不及了。

  “我不放,我一放手,你就又跑了。”

  陆景琛越发用力抓住她的手腕,不肯松。

  输液瓶碎了,有血液顺着他的手背流到输液管里。

  她惊呼。

  “你流血了。”

  “死不了,你还走不走?你准备去哪儿?”他想到昨天在楼梯间看到的皮箱,还有下午她所说的话。

  他的心就一阵抽痛。

  “你管不着。”慕瑶见挣脱不了,索性故伎重施,张嘴咬上了他抓住自己的手腕。

  “啊。”陆景琛闷哼,手臂传来钻心的疼痛,却依旧没有放手。

  “怎么回事?”护士听到动静赶了过来。

  看到一地的碎片,吓了一大跳。

  “你们在干嘛?你的手回血了……别动。”

  慕瑶趁护士过来的时候,猛然一下子抽回了自己的手,撒腿便往门外跑。

  “慕瑶,你敢走!”

  后面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陆景琛牵扯着输液管摔倒在地,背上的针歪进血管。

  他却感觉不到痛似的,伸手拔掉针头便往外追。

  赤脚踩在地上的玻璃碎片上,留下一路的血迹。

  s..book543152612077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带崽离婚后,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