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慕瑶的腰部撞上身后的办公桌,痛得她泪眼昏花。

  他的唇已经覆了上来。

  慕瑶睁大了双眼。

  这人又是在发什么癫?

  两手伸出拼命将他往外推。

  他早有预料,只用一只手便握住了她的两只手腕,轻轻往头顶一按。

  她再不能动弹。

  温凉的薄唇在她的唇上肆意品尝着。

  是记忆中的味道。

  又似乎不是。

  时间太久了。

  除了上次醉酒时的浅尝辄止。

  他有太久没有闻到她身上的味道。

  久到他都有些恍惚了。

  慕瑶简直要疯了。

  她整个被他反按在办公桌上,一点招架的能力都没有,双脚悬在半空中,还在不停地扑腾着。

  他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烟草香,还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她以前特喜欢闻。

  现在只觉得恶心。

  侧头,想要躲开他的火热。

  目光却不小心注意到他办公桌上放着的一张相片。

  待看清上面的人时。

  她整个人就那样僵在了那里。

  那是她和他的合影。

  他们俩人唯一一张合影的照片。

  她不喜欢拍照。

  婚礼办得匆忙,没有宾客,就连婚纱照都没有拍。

  唯一一张合影便是结婚证上的照片。

  后面也换成了离婚证。

  可是,他把那张照片撕了下来。

  过了胶,还用相框裱起来。

  好好的放在办公桌上。

  他每天触目可及的地方。

  她以为离婚后,关于她的东西,他全丢掉了。

  是的。

  她就是这样做的。

  在她那里,没有任何有关于他的东西。

  陆景琛感觉到她的呆愣,知道她看到了什么。

  想到自己这四年来的思念与坚守。

  一个吻已经完全不能够满足他了。

  大手抚上她的腰间。

  有裂帛的声音响起。

  慕瑶感觉到腰间突然而至的冷空气,整个人立马清醒过来。

  他温热的大手就贴在她果露在外的肌肤上。

  还有继续往上走的意思。

  不。

  慕瑶摇头。

  脑海里不由自主浮出他躺在那张黑色大床上的场景,旁边还站着只围了一条浴巾的白秋水。

  这场景。

  是她多年来的心魔。

  恨意,瞬间侵占了她的头脑。

  好脏!

  好屈辱!

  可她不能动弹,就像做梦一样。她多次梦到那个场景,却无法醒来,每次醒来,枕头总是湿的。

  她闭上眼睛,一滴泪悄无声息滑过眼角。

  他却感觉到了。

  整个身子一僵。

  唇上的动作终于停止。

  如一盆冰凉的水从头淋到脚。

  所有的思念,不甘,欲望,顷刻间化为乌有。

  有的只是不敢置信。

  他这是在干嘛?

  准备对她用强吗?

  看到她的手腕上被自己无意中掐出的红痕时,他整个人犹如被雷劈了一般,突然就没了力气。

  陆景琛缓缓松开她的手。

  身后的办公室大门突然被一把推开了。

  “琛哥哥……”

  白秋水一脸惊讶地站在门口。

  “你们在干嘛?”

  她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平日里在她面前总是一副冷冰冰禁欲模样的陆景琛,此刻像饿狼一样把慕瑶压到办公桌上。

  慕瑶的的衣服坏了,脸上还有泪。

  地上一片狼藉。

  有一个漂亮的粉色盒子。

  还有一套情|趣内衣。

  白秋水觉得她的世界观一下子就被颠覆了。

  s..book543152613350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带崽离婚后,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